潍坊大法学员肖静森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肖静森,男,30岁,大专学历,潍坊市寒亭区人。自1999年7月以来多次依法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历尽艰辛,却屡次受到非法迫害,毒打,以及被潍坊不法官员欺骗家属将其关到精神病院迫害得形似精神病人,通过炼功才恢复好身体。

1999年7月21日,肖静森第一次坐火车去北京依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西侧被恶警以查身份证为由强行抓到一个不知名的运动场,因肖静森不说地址,被几名恶警倒立起来,往地上撞头。当时有人亲眼目睹。后被单独盘查。大约在22号凌晨五点左右,肖静森被山东省司法厅押至济南,后押送到潍坊市潍城区政府大院内,又被昌大集团机施分公司拉回单位,非法拘禁7天。期间,当时任机施分公司经理的朱九州,曾扬言:再炼把床撤出去,泼上凉水。之后,又逼肖静森写保证书。并逼家人对他進行逼迫。

同年11月份,肖静森再次骑自行车進京上访,历时5天,身上只有八角钱。在去北京的路上,用五角钱买了一个火烧,在路上捡到放在树墩上的两个烧熟的玉米棒。没有钱了,肖静森就用衣服换个馒头充饥。后来自行车突然扎了带,肖静森就把围巾给了修自行车人的女儿,做为费用,修好了自行车。肖静森行至一个大山镇,用雨披换了九个馒头。到了天安门广场,肖静森往家里打电话,被其姐告诉了单位,单位从北京把他押回到昌大保卫处关押了三天后,炼功时,被机施公司材料科长杨守斌告发,被保卫处的副处长刘之梅(音)等人毒打。恶人把坐椅翻过来,把肖静森压在底下進行迫害。奎文区公安局对肖静森進行非法审讯,11月14日,肖静森被刑事拘留,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期间,肖静森因炼功,被吊铐、皮管子打臀部,狱头殴打,强迫编玉米皮,编得双手几乎要出血,每天只有三个小馒头。早上是一顿玉米糊加一片咸菜和一个小馒头,中午晚上的菜被他们称之为“海、陆、空”(上面是虫子,中间是水和菜,下面是沙子和泥),还要干活。晚上还得值班二小时,早上五点半起床,逼背监规,唱他们编的歌。

2000年3月份,肖静森步行,第三次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路上以乞讨为生,捡过地上别人扔的地瓜皮,捡过垃圾堆里的烂苹果、白菜疙瘩、烂西瓜等,饥寒交迫改变不了肖静森進京的决心。到了信访局以后,肖静森在门口就被冒充同修的恶警所骗,恶警打电话给驻京办事处,肖静森被押到办事处,又被原单位押回,直接遣返回老家寒亭区。

3月份,肖静森再次离家,因身无分文,又步行進京,10天后,抵京。肖静森在信访局门口又被潍坊驻京办事处押回后,被单位遣返到其姐家中时,当时的书记滕忠斌骗取其家人信任后,送肖静森至潍坊昌乐精神病院。期间,每天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打针、吃药,肖静森曾隐藏药物,被发现后强迫其吞食。每天强行用药的费用达50元之多。当时给肖静森打第一针时,是一种黄色药水,不知叫什么名,大脑就好似胀裂一样,全身无力,一点力气都没有。没有医德的大夫滥使破坏脑神经中枢的药物,导致肖静森眼睛瞳距缩小,每天非常难受,两眼发呆。本来送去时正常的肖静森被迫害得形似精神病人。两个半月后,肖静森被强迫交纳了好几千元的所谓治疗费,由家人接回。这时家人才知上当受骗了,好端端的一个孩子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家人后悔莫及。回家后,肖静森数日不会自己吃饭,筷子都不会拿,用勺子吃饭时,往鼻子上放,都是母亲用勺子喂着吃。好端端的人为什么被害成这个样子,这些人怎么这么心狠,要是他们自己家人舍得这么对待吗?

肖静森自己当时几乎无思维,炼功后身体恢复很快,就连最受江氏毒害的父亲也说:多亏了他炼功才恢复好的身体。

2000年10月5号,肖静森第五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真、善、忍”横幅时,被广场上的无数便衣强行连打带拽塞進警车内,在车上因喊“法轮大法好”被一个便衣打了好几个耳光。当时有好几千同修全被拉到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一个院内,又被一批批分离。肖静森被拉到北京密云拘留所,强行搜身、拍照,然后分到一个只有一个大铺、没有厕所的房间内,人满满的,连躺的地方都没有,后被潍坊市驻京办事处押回。在办事处,押回潍坊时,肖静森不上车,被一恶警用橡皮棍子打得眼角发黑,最后被四个恶警抬出驻京办事处,抬的路上,肖静森大喊:“他们是警察。”当时路旁都是围观的群众。四人故意忽高忽低抬上抬下的,往地上摔他。上车后恶警用两个铐子把肖静森铐在汽车前面的铁棍上,不能动。押回潍坊后,8号肖静森被潍坊市东关派出所关至奎文看守所,被数人强制性罚蹲,他不听,被暴打了一顿。在此期间,肖静森绝食抗议7天。一恶警将肖静森铐至铁笼上,用马尾甩子打手背、手指,打的肿痛难忍。30号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肖静森被迫签了字。并非法关押進潍坊市劳教所,判刑三年。

肖静森被关押实际时间为三年零一个多月,期间,被铐子铐着的时间是八个多月,长期不让睡觉的时间约一个月,曾经被数人逼着蹲在地上长时间不让动,看管人数多时九个,平时三个包夹,逼在墙角不让动,动就挨打。蹲在地上弓着腰有至少六个人摁着,再用绳子等绑着手、脚。肖静森身上被犯人张金涛打的地方留下了伤痕,被电棍电过头、下颌、太阳穴、胯骨,头被用棍子打的地方头发还没有长好。

肖静森進所后,先被编進了二大队一中队,被强迫脱光衣服,進行非法搜查,后问还炼不炼?“炼”,就被拉至屋内,被数人按住,用鞋底打臀部。后又到了二中队,张金涛从床上爬起来,问的第一句就是:写保证书吗?不写就用拳头打。当时任指导员的陈××,用电棍电击、打肖静森,打的几乎痉挛。张金涛笑嘻嘻地说:我给你洗“凉水澡”。结果张金涛让肖静森脱光衣服,逼他自己去水房用盆往身上浇水,张金涛本人也用水管子喷。有一次肖静森早上炼功,结果被恶人举报,先是被张金涛用床底下的长方木打了一顿,到了晚上逼肖静森脱光衣服,被几个人拖到一个房间,按在地上,用长方木打臀部和腿,都打的出了血,然后,问还炼不炼功?肖静森说:“炼”。又被逼到厕所洗“凉水澡”。在此期间,田伟祥伙同一东营劳教人员将肖静森暴打一顿,周良勇,这个恶徒曾用皮鞭子、马扎子打过肖静森。张金涛给肖静森洗“凉水澡”时,还把窗户全部打开,当时正值11月,到最后张金涛自己穿着棉大衣,还不住的往肖静森身上喷水,持续大约五天,每天从晚上的十点左右到早上五点左右,还扬言说:晚上让你睡不了多少觉,白天干活干不了,你干活时有人还继续治你。到最后先是用凉水喷,再加上皮鞭子抽。

2001年,肖静森于9月份写了严正声明,恶警先是通过一些恶徒向肖静森散布恶毒的谎言,然后,让他熬了三天三夜之后,因缺人手,肖静森暂时被搁置。

在2002年春节前夕,恶徒又对肖静森進行了集中迫害,先是七天不让睡觉,过了大约一天时间,又七天连着不让睡觉。转过年来,又是一轮残酷的迫害。

2002年5月开始,七天不让肖静森睡觉,在此期间,恶徒向肖静森大声念辱骂大法的邪恶谎言,并且是轮班看管,后来是三人一组,一个班是三组,熬不倒肖静森。恶徒强制肖静森先蹲着,此动作看似平常,时间一长,腿疼得令人难以忍受,到最后大约有六人左右,将戴着铐子的肖静森强制在蹲着的姿势。有时候肖静森自己蹲不了的时候,就被恶人用带子把腿、手绑在一起。

之后,又至少两次遭到电棍电击。在此期间,肖静森曾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虐待,灌食用的管子直径大约有三公分左右,灌的食物里边加着药物。灌食后鼻孔中有血,过后又接着熬夜。

到现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还在继续,这里只是写出了冰山一角。在此,正告那些还在作恶多端的恶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不立即停止迫害好人,报应来时,后悔晚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