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舍住持到法轮功学员——释证通的修行路(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得法、修炼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释证通的故事独特之处在于她是个出家弟子。她是怎样从一位精舍住持而后成为法轮功学员的呢?台湾大纪元时报的记者对释证通做了采访。以下是报道全文:

记者:我也曾是一位在家居士,很高兴能采访你,你是我见过的法轮功学员中的第一个出家弟子,我很好奇,你能做一下自我介绍吗?

释证通:我是个出家人,法号叫释证通,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出家的愿望,这也许是缘份吧!因为小孩子并不懂得出家要干什么。

从小不喜欢热闹,看到有山、有水、有树的地方就高兴。小时候放学后常常喜欢跑到附近一个叫慎修寺的寺院去,坐在树下享受那一片的宁静,寺里的出家人看我常常跑到那里,就问我要不要出家,也许是机缘不成熟吧,我直到中年以后才实现了这个心愿。

因为那时的心不在社会,不在事业上,也不在家庭亲人身上,每天早上一到公司办公室,眼泪就不停的流,心里要出家的念头不停的往外冒,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理解那种感受。

记者:你出家是因为心灵受过挫折还是就想出家修炼?

释证通:不是因为遇到挫折想逃避,就是想修行,我从6、7岁开始,出家的念头从来没断过。

出家后曾当过台湾南部一间叫洪济精舍的住持,当住持并不是我所追求的,也是应居士们的恳求才应承下来的,因为出家人讲上求下化,上求就是学法,下化就是把所学的教给一般的有缘人。

可是修炼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往上提升没有着力点,出家本来是要返本归真,可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返回自己的世界去,我又如何把那么多人带回去,我不敢误人误己,所以毅然的离开了精舍。

选择了行脚和云游的方式修行,想寻找一条返本归真的路,寻找一个能真正领我回家的师父。

那时我打着赤脚,背着行囊,走过一个县市又一个县市,磨烂了的脚底走在很烫的柏油马路上,睡过树下,睡过坟地,睡过户外,我身心所受的磨难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

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找一个能真正带我回家的师父,一般的人很难想像一个修行的人向道的心是多么强烈。

记者:请讲讲你那时在寺庙的生活吧?

释证通: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因传统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所以出家后更是百病缠身。身体非常难受。在98年初的时候,有一位学医的法轮大法弟子为我义诊,因为我是出家人。

当初我离开道场后,在台湾南部的高雄县找到一个村庄,租了一间小小的屋子,其实我当初离开道场的时候,有一位佛教的居士很诚心的要提供我非常舒适的修炼环境,但我还是选择了这间小茅屋,我至今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在这里我可以自在的做自己要做的事。

有一天这位大法弟子送我一本《转法轮》,我把这本书带回自己所居住的小屋,双手把书高高举过头顶,这是出家人表达恭敬的方式。

虽然我当时还不知道这是一本什么书,然而翻开书,一看到师父的照片,我的眼泪瞬间就落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对我们师父的身份来历了然于心,这种了然于心就是很明白师父是为救大众于苦中而来。

记者:《转法轮》是法轮功的主修书吗 ?

释证通:对。书中无边浩瀚的内涵让我常常感觉到这是无边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我明确的感觉到自己要寻找的师父就在眼前,这就像师父的诗《缘归圣果》中所说的“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

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何其有幸,能在今生得大法。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刚开始我不知道还有炼功的部分,修炼大法还能使身体健康,我只是从《转法轮》的法理上知道依照此修炼,能使自己不断的提高,后来才知道有炼功的部分。

记者:你看书多久才知道还要炼功啊?

释证通:我得法不久,送我书的那位同修告诉我,台湾中部有心得交流会,并且告诉我大家在一起修炼的环境很重要,因为当时台湾没有其他出家人在修大法,我的名字又叫释证通,台湾中部负责法会的同修见到我后说“我差点把你排在男学员那边”。

九八年初,台湾还没有其他出家人修大法,我是第一个,所以有的学员看到我总感觉有点奇怪,跟我一组学法交流时,有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点紧张。

在交流会上得以跟很多同修交流,当时有位学员说“明天早上有集体炼功”,我当时很纳闷“练什么?”,就是在这次交流会上,我才知道还有炼功的部分。

当我看到学员打手印的时候,眼泪又是止不住的往下流,似乎感觉这手印,我在哪里见过,所以,第五套功法的打手印,我没怎么学就会了,这大概就是缘份吧。通过大法的修炼,我的身体很快就得到改善了,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一样。

记者:我也听很多人讲过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很明显,你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释证通:是这样的。因传统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所以出家后更是百病缠身。身为一个出家人,已没有在社会上工作,一切日常生活所需都是居士们发心护持,如不好好用功已经很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再加上医疗费用,负担更重,内心深感惭愧不安,而且多年来一直四处求诊均无起色,因为长年的病痛已经严重的障碍到了道业上的修行,再加上找不到一条真正回家的路,内心真的是内外交困,顿感身心疲惫、痛苦万分。可以说是万念俱灰。

专修大法后,因为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身体很快就康复了,简直就像脱胎换骨似的,精神焕发,心神愉悦,从此脱离了多年病痛的苦海,与医药绝缘,因此在法理上也就更能心领神会。

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威德的体现。现在我除了不断的充实自己外,也到处洪法与学习,这是法轮大法与传统佛教很大的不同。

记者:请问你,作为一个佛教徒,为什么认为法轮大法才是你一生所要寻找的修炼返本归真之路呢?

释证通:我本来一直就在寻找这样一条路,所以不存在要否定什么再来接受大法,看到《转法轮》之后,就明确知道这是自己要找的。

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传统的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最大的不同就是《转法轮》用人类最浅白的语言,讲出宇宙最高深的法理,大法要求我们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跟真、善、忍背道而驰的就是坏的,大法的法理对我的修炼帮助很大。

我刚开始得法的时候,除了用心修炼自己外,还到处去洪法,因为那时在台南,大法还没有洪传开。

修炼大法后,身体的改变不是一个人、二个人,而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二年前在台湾中部的日月潭,有一次举行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庆祝活动,里面就有一项展示,法轮大法学员的健保卡都没有使用,而身体却都更健康。

我个人认为,修炼法轮大法后最大的受益不仅仅是身体的改变,而是心性的提高、道德的升华,每一个修炼的人都能够以更健康的身心投入到社会中去,无论对个人、家庭、社会乃至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我们师父是一九九二年开始传法,还参加了九二、九三年的东方健康博览会,获得大会的“边缘科学進步奖”、“特别金奖”,以及“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当时政府对法轮功是持肯定态度。

而且法轮功在九九年遭镇压之前,通过口耳相传,已有上亿人在修炼,为国家节省了巨大的医疗费用,我很不明白,为什么到九九年,江泽民要镇压法轮功。

记者:你怎么看待江泽民要镇压法轮功的?

释证通:以我个人的理解,我觉得不是因为修炼的人多而给他们造成压力,而是他们对修炼的人不理解。

修炼的人对名、利都是逐渐在放淡乃至放弃,况且我们师父明文规定,修炼人不能参与政治,干涉国事。他(江泽民)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人跟他所追求的不一样。

法轮大法已洪传五十多个国家,获得一千多个褒奖,这六十多个国家的政府都允许炼法轮功,只有中国不允许,到目前为止,镇压已经持续了五年,迫害仍然在继续,而且已经延伸到海外,比如,前一阵子的南非枪击案。

我是个出家人,离开传统的道场,选择了行脚云游,终于找到真正返本归真之路,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所以,九九年,镇压一开始,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什么。

我就开始行脚托钵,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问任何人要一分钱,打着赤脚,拿一个要饭的钵到处慢慢走,别人给我什么我就接受什么,哪怕别人给我一个不好的脸色,不好的声音,我也接受,我愿意接受。

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有太多的人不知道法轮功的学员在大陆遭受到迫害,我诚心的希望世界上善良、正义的人们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记者:虽然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持续了五年,但法轮功不但没被打压下去,反而越来越壮大,在台湾也是一样,这与台湾对信仰自由的支援有关吧?

释证通:是的,信仰自由是普世的价值观念,在台湾真是非常的自由、开放,去年的11月15号,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在台湾的总统府前集会,声援“全球公审江泽民”,这与大陆是多么鲜明的对比。

台湾的各级政府都很支援法轮功,全台湾各市、县的学校,到了寒、暑假都举办法轮功研习班,由于这些老师都按真、善、忍的原则教导孩子,学生们也跟着受益良多,甚至各县、市的监狱都邀请法轮功学员去开座谈会,教他们炼法轮功,学习法轮大法。

我曾经在台中碰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太太跑过来跟我说,她让孩子在学校读课外读物的时间读《转法轮》,因为她的邻居的同学的孩子的老师是炼法轮功的,还把真、 善、忍带到学校去,那个人的孩子学了法轮功后变得更懂事、更听话,身体也更健康,所以这位漂亮妈妈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学法轮功。

法轮大法现在在台湾几乎是家喻户晓,甚至高等法院的法官,检察院的检察官,他们中午午休的时候都在读《转法轮》。

记者:这跟大陆真是很鲜明的对比,在海峡的这边,法轮大法受到如此的欢迎,而在海峡那边,却遭到残酷的打压。

释证通:对,中国政府(江氏集团)的谎言毒害了全世界的生命,如果我本人不是修大法的,只是一般的出家人,我真的不敢相信一个政府可以对自己的百姓下这样的毒手。

在世界上,不仅宗教信仰自由是普世价值,人权更是普世价值,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的这五年中,始终以善心向人们讲述真实的一切,我不知道那些施用酷刑的人想过没有,如果是他自己的兄弟姐妹遭受这样的折磨,他是否下手也这样歹毒?

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自己的亲人想想。或许这个世道,人心真是变了,或许法律有欠公允,因为人心的不古,但因果报应是绝对公平的天理。

记者:你认为迫害法轮功的这些人是怎样的心态?

释证通:我真心希望这些人放下屠刀,回头是岸,不要再造下无边的业力。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要回大陆看看?

释证通:这几年来,我到世界各地去告诉善良的人们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经常碰到从中国来的学生,他们看到法轮功就表现出很害怕,他们的头脑中被灌输的都是中国造谣媒体所宣传的那一套,而在台湾,学生们享受着修真、善、忍带来的种种益处。

记者:你有没有向出家人介绍过法轮大法?

释证通:有。但绝大部分出家人都会认为他们修的是最好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人来修大法。我们师父从九二年传法到现在是十二年的时间,已传遍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

我原以为只有黄皮肤的人才懂得修炼,周游世界各国后,才发现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都有修大法的,而且他们修的那么好,我每到一处都能看到自己的差距和不足,我也越来越能感受到我们师父那无以言表的慈悲。

根本不像外界所谣传的“我们师父敛财,我们都是上当受骗”,大家想一想,全世界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如果我们师父想敛财,他只要让我们每人给他一块钱,他就是亿万富翁,这多痛快!我修炼法轮功六年多,没给过别人一分钱,(说我师父敛财)这些话纯粹是造谣。

还有“天安门自焚”,大家都知道,塑胶瓶是最容易受热变形,还有眉毛、头发最容易着火,可那个点火自焚的王进东两腿间的塑胶雪碧瓶、眉毛、头发都完好无损, 拿灭火毯的警察悠闲的站在王进东的旁边,等他喊完口号才把灭火毯象征性的盖在他头上,还有其他一些有破绽的地方,仔细想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记者: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释证通:我希望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政府、机关、团体、善良的人们都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这么多年来,我都很迫切的希望善良的人们赶快得法,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法轮大法不仅能让们身体健康,能使人的道德回升, 更能使修炼者返本归真,功成圆满。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