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虽屡遭迫害,仍坚持向北京民众讲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我是95年6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心情非常激动,我见人就讲,逢人就说,总想把自己的真实感受介绍给更多的人。觉得这才是人生归宿,从此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

得法前,我从小体弱多病,几十年如一日病魔缠身,极度痛苦。参加工作后,经常休病假。在一段时间曾只能半日工作。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得到康复。使我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受到无病的快乐。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然而,1999年四月,天津无故抓了40多名大法弟子。得到这一消息后,4月25日我到中央信访办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的大法弟子。1999年7月20日,江××一手操控了对法轮功的全面疯狂镇压。中国大陆的各地城市一夜间抓捕了大批法轮功学员,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不断的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捕,被关進中国的各地劳教所及拘留所。

1999年7月19日上午,我被抓到当地派出所,24小时没让回家。20日早晨放我出来,我直接就去了中央信访办。从此我就成了被抓对象。恶警非法抄我的家,使我有家不能回,到处流浪。家里经常有街道,单位和派出所的人出出進進,让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1999年10月,我再次去中央信访办上访,再次向政府和平申诉我们的情况,我走進的是中央信访办的门,而他们直接把我抓進了后院的公安局。关了我几天几夜。从此我成了被迫害的重点,平时恶警随便到我家,随便把我抓走。

2000年9月底,就开始对我非法抓捕,我被迫离开家。10月3-4号我回家,仍不放过我,在家门口恶警守候,蹲坑。我在对面街上流浪一夜。10月,一天我走到天安门向世人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把我抓上警车,按倒在车内座位上,掐住我的喉咙,照我胸部狠狠的用拳击打,当时我感到窒息了一般,半天才醒过来。后又把我关進了看守所,释放后,在同年11月,我再次去天安门向世人证实大法,打出了横幅,恶警把我双臂拧到背后,因我喊法轮大法好,堵住我的嘴,推上警车。在警车上,用它们手中的对讲机,照我头部猛击数下,照我的面部,鼻子就是几拳,顿时我的鼻子鲜血直流,嘴唇面部肿起很高。成了乌眼青,头部鸡蛋大的包好几个。

接回当地派出所,恶警对家人说,这次送我劳教。心想,你们不能劳教我,我要在外边证实大法呢,听师父安排,没有配合他们,结果把我关進看守刑事拘留,很快就释放了。有一位同修,因配合了它们被劳教了一年。但从那时开始,家就不像家的样子。恶警经常到我家,被蒙蔽的街坊为他们作盯梢,电话被它们监控,便本加厉迫害我与家人。使我有家不能回,流落在外。

2001年,他们停发了我的工资,断绝了我维持生活的来源,并且把我上升到“在逃犯”抓捕。江××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折磨”,“打死算自杀”的灭绝人性的邪恶政策。全面对我進行迫害,但是我只有一个信念,牢记师父的教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

为了继续对我迫害,恶警经常找家里人,株连我的孩子,非法抓走我丈夫,并非法关押了他20多天,又一次非法抄了家,把家翻的乱七八糟,比强盗入室抢劫的还要厉害。

2002年春节到了,恶警天天不离开我家,派人蹲坑,暗下监控。春节除夕晚上,家家团圆欢聚一堂,可我家戒备森严,恶警在我家,守候一夜。大年初一清晨一群恶警一拥而進。连吵带闹不走。向家里要人,就这样几年来,每逢节假日我从未与家人团聚。

回顾这5年的证实大法历程,经历了坎坎坷坷,风风雨雨,总觉得自己肩负的责任和使命的重大,心里总在想,只要一天正法没结束,我的责任与使命就没有完成,几年来为了救度众生,无论北京多么邪恶,多么紧张,对我家怎样迫害,威胁,我每天发真象资料从未间断。不管春夏秋冬,严寒酷暑,冰天雪地,每晚走街串巷,挂横幅贴标语,曾经走遍了几个城区大街小巷,居民小区,千家万户,有人劝我离开北京同样证实大法、讲真象,但我觉得北京才是最需要我的地方。

2004年的一天,在一次发真象资料时,我被恶人举报,遭到绑架。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白天黑夜,手铐脚镣整天锁着。人间地狱般非人生活,长时间的迫害,使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身体突然出现严重病业。但我知道,不论它们用什么办法迫害,我牢牢记住师父的教导:“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正念制止行恶》)

我整天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就这样,恶警说,交5000元放你出去,因家里没钱(停发工资)。结果人保处在这期间动用大量的警力再次抄家,把孩子绑架進行迫害20多天。给家人带来巨大灾难。回家后,我身体很快康复,很快也溶入到正法洪流中来,坚定的做好三件事。

特别是北京的大法弟子,我们身处邪恶中心,离邪恶最近。这是有利条件,我们全体大法弟子,都要行动起来,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向北京民众讲真象。这也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们的机会,因为北京是邪恶的老巢,是邪恶之首所在地。是邪恶集中的地方,邪恶对北京控制封闭的最严,也是北京民众受毒最深。目前很多民众的认识还不清楚,必须我们要做很多讲真象的工作。可现在还有很多北京大法弟子,仍然怕心很重,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呆在家里学法、发正念,就是不能从人中走出来。

现在正邪大战,大陆的主战场在北京,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发挥北京大法弟子的优势,积极主动,用不同形式,广泛深入向北京民众讲真象,有很多外地大法弟子,利用出差,旅游机会,特意到北京来,参与声援,可是北京地区有些大法学员还是有怕心,就是不能从人中走出来。

再次呼吁北京大法弟子,积极行动起来,按照师父新发表的经文《放下人心,救度世人》的要求去做,这也是正法進程对我们的新要求,也是我们肩负的责任和使命。

行动起来,北京大法弟子。最后重温师父《洪吟》(二)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