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象的同时归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以前,尽管证实法、讲真象的事我做了很多,但是主动去讲真象做得很不够。例如,资料光盘散发了不少,但是面对面开口去讲做得就很差劲。有时就是找不着话题,好像有一种很大的无形的障碍在阻挡着我,我为此苦恼了很久。

近来由于要办第二代身份证,我和母亲就想借此机会把我们在身份证方面遗留的问题解决了。说起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我母亲原本是城镇户口,由于在农村结婚不想放弃城里的户口(这是20几年前的事了,当时城乡差别是很大的)正好有方便的渠道在农村又办了一个户口,分了地。我的户口原本是农村的,后来因要上学,通过正常渠道转为城镇户口,但由于当地派出所的疏忽,原农村户口并未删除。这样,我和母亲就都有了两个户口。虽然那边的自留地我们没有要钱,但毕竟两个户口是不允许的。

师父在法中讲过“你们得注意这些事情。说人不好了,修炼的人做得还不如常人,那还不是个问题吗? ”(《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这样我回到了家乡,顺利地把问题解决了。有的亲属说我们傻,现在种地不但不收而且还给补助,你们把地交给村上不是傻吗?我笑了笑说,本来我们就不应该得这几亩地,便宜已经占好多年了,不能再占了。况且我们是学大法的,几年来的经历你又不是不知道,为的是什么呢?信就要真信,要不就不信。相信大法信就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通过不正当的办法得来的钱花了对自己也不会好的。他们就不再说什么了。办完此事后,我顿时感到心上的大石头终于拿掉了,自己的身体马上就不一样了。房子和地这对于在人间修炼的人来说也都是大事,在这样大的问题上如果不能走正的话,那会给自己的修炼带来多大的障碍!

那日在从家乡往回返的途中,遇到一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老者。他自称是广州人,现在为广东一个厂子招工同时兼任陕西一所民办大学就业安置办公室的工作,当过兵、当过律师。说来也怪,我们乘坐的那趟火车从来没有那么挤过,我帮他提一个很重的箱子,即使这样他拿着两个包裹还是很是费力,把老人挤的满头大汗。

上了车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我就开始和老人聊天。我先从文革说起,又讲到虚报粮食产量,三年 “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给老百姓带来的苦日子。我说,如果当时人人讲真话,顶住压力,揭穿亩产万斤的欺世大谎,会有那么多的人饿死吗?也许他觉得很突然,就为××党开脱几句。

我想,就从法律角度讲一下罢。于是我问,您曾经作过律师,您觉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大陆现实吗?他说:“不现实,因为在××党内部的特权意识、人情因素等等都不会真正体现出这种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我又问:那法律不就是给老百姓定的吗?对于他们不就是一张废纸了吗?当我说出口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偏激,说话语气有些不善,于是马上调整心态平静的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我们不想干涉政治上的事,这个党的好坏我们不干涉,我只是说,它在五十多年的统治中制造了许多谎言,误导群众,使群众受到欺骗,最后害了自己。今天这场持续五年多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完全站在谎言的基础之上的。象“中南海事件”完全是个阴谋,难道上访有罪吗?在天津公安部门抓了很多人,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到北京上访(其实当时我还想告诉他“包围”中南海完全是公安部的构陷,是武警领着学员形成了围一圈的形式,这很重要,因为众所周知,中南海是什么地方,是说靠近就靠近的了的地方吗?所以这一点必须讲到,但由于一打岔这句话就没有说出来。很遗憾。)当大法弟子离开时一位女警察指着干干净净的地上说:“什么是德?这就是德!”

当时老人听得很是震撼,四周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我和老人在谈论着。

当他说到胳膊拧不过大腿时,我说道:文革的结束是靠很多人的长期努力换来的。今天,一个在大法中受过益的人如果不站出来说句真话,那还叫人吗?我们不想充当什么英雄,我们只想活得真实一点,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一点。象您这样有一定地位的人,无论是什么官什么长什么头儿都得首先是个人。人有人的良知和道德准则,除去这两点就不能称为人。那些执行错误命令的警察和政府官员也是这样,不能拿“我们只是个专政工具”为借口来为自己助纣为虐搪塞,这是对于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

看得出来老人被我这番话打动了。随后我和他讲了大法在海外洪传的情况等等。这时火车快到站了,我就真诚的告诉他,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老人点点头和我握手道别。我转身下车,心里真是别提多敞亮了,自己终于在面对面讲真象方面又迈出了一小步。

讲真象时要讲清的问题很多,我个人觉得,首先要说明的是法轮功不参与政治,当然象中南海事件、自杀自焚的谎言等都要揭穿。我把这些称作是“基本真象”,然后再讲海外洪传情况和参与迫害大法的官员在海外被起诉的事,一点一滴的破开了他们心里的结。

心态纯净,才能针对对方提出的问题如意而答。一切都是自然的,慈悲的。尽量不给人留下刻意讲真象的感觉,才能真正达到讲真象的效果。

到家后回想起这次经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常人中,在同修中我都不愿意多说话,没想到今天在火车上连续的说了近一个小时而且效果不错。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继续在修炼中归正自己带来的变化,真是象师父讲的:“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当自己在证实法、讲真象的过程中受阻时,一定要先好好的归正自己,才能更好的作好自己该做的一切。我的经历已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个人体会,仅供参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