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非法迫害的经过及走出劳教所后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1月11日】我于2003年3月两会前被绑架到公安局。他们作假记录,不按着他们要求的说就打,他们说我到同修家炼功、学法,我说不是,一个年轻瘦警察就打我嘴巴、用脚踢。然后又抄我家,把大法书都拿走了,最后送拘留所关押。

公安局一个姓孙的恶警又提审我,问:“‘法轮功被迫害’表是从哪儿来的?”当时我想师父的法讲过: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听他们的命令与指使。我心想不能出卖同修,就说是捡的。姓孙的恶警拿起一个扫帚疙瘩就打我脑袋,审一会儿打一会儿,连续两个来小时,连打带骂说:“不承认就扒你皮、打死你。”手打出血了、脑袋打肿了、扫帚打碎了,他们就这样下狠手打我这六十来岁的老太太,把我打迷糊了站不住,脑袋打得象个大筐,送回号里犯人吓得不敢看。之后我在拘留所里发烧脑袋疼。拘留所恶警徐文飞就骂:死了喂狗。还骂脏话,骂师父骂大法,扬言上面给七个指标呢,打死一个他能提升局长,可见江××怎么指使,他们就怎么干,对大法弟子根本不讲法律。

转到看守所,我们有好几个大法弟子,因为他们非法关押我们是错的,我们是好人,我们要求释放。我们不穿号衣,绝食、绝水、发正念。龚铁副所长就领一伙人,拿木板子打我们,把我们打得坐不了板,然后绑上灌食、灌盐水進行迫害。我们讲真象,讲大法怎么好,身体怎么好,我们是好人,迫害好人会遭恶报。

有一个管教讲:你们是好人,我们也知道,但是我们没权放你们。我们十几个人坚决不配合邪恶,不听他们的命令与指使,不背号规,不穿号衣,不照相。有一次公安局警察石海林和齐立来给我们照相,我们坚决不照,双手捂脸大声喊:我们是好人,我们出去,以前所说、所讲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他们相也没照成。正如师父讲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后来我被判了一年劳教,关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里,那里到处充满了邪恶,黑天白日的轮番洗脑,让写决裂书,不让睡觉,好几个人看着,進行精神迫害,成天骂大法、骂师父。有一个大法弟子,听他们骂师父、污蔑大法,气得耳朵聋了。我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真正坚信大法,稀里糊涂签了假决裂,真是这边签决裂,那边邪恶就乐。我感到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不但没证实法,还起到了破坏法的作用。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讲:“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大法给了我智慧,破除我头脑中的邪恶,也看清了邪恶破坏法的伎俩,我下决心写严正声明。在学习时我看到了邪悟的人写一篇攻击大法的文章,我拿这个找帮教头,质问他们。他们吓坏了…。我悟到只要正念正行,邪恶是害怕的。

这期间我做了一个梦:看到别人洗衣服,到我洗脏衣服时,停电了,白被单掉地上粘上了黑泥,我吓醒了,往起一坐,床板掉一半,我当时悟到自己决裂错了,掉下来了,我发自内心哭了,我连夜背师父经文《论语》,反复背,我向师父请罪,同时下决心摔倒爬起来,放下生死一修到底,我想起《洪吟》中的“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起床后我修床,用铁丝绑,当时我正念出来之后,说也神奇,下午班长告诉我:你别怕了,宿舍串了,这回你的床板可好了。我心里感谢师父,还管我。我想到师父说:只要在法上认识法,无所不能。《转法轮》讲:“只要你能够踏踏实实的坚定的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有一天在操场,大队长找我问:是你要‘反弹’吗?我马上说:是,法轮大法好。她什么也没说。我想这是师父给我一次悔改的机会。由于成天背法、发正念,我的心性也提高了。我看有的人开始学佛教、看老子道德经等,当时很痛心,我利用各种机会告诉他们别学佛教,赶快学法,告诉他们经文,帮着学论语、洪吟。有人都麻木了。有一次,我告诉一个扶余的陈某:你别老让别人学佛教的东西,还学法轮大法吧,还是大法好,别走了错路。她把我报教了,然后大队长找進屋骂骂吵吵满嘴脏话。我也把陈某说了,我说你出卖同修,出卖法,站在同修肩头上往上爬,为了减刑昧良心干等,这些邪悟的看我不好对付,不敢正面看我了。我也不断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邪恶,他们也不那么猖狂了。

呆了一个多月时,我悟到这里不能再呆了,我得出去证实法,汇集到正法洪流中去。我有这一正念后,我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要出去。不到两天在操场做操时,名签掉地下了,我吐了一地昏过去了,血压也高,心脏也不好。这时某大队长说:让家里花钱出去吧,当时我也没想别的,恨不得马上就离开。后来我悟到不对,这是配合邪恶,向邪恶妥协,我把这场迫害当作人对人之间的迫害,用人情、钱用人的办法走出去。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正念闯出,才是给后人留下一条真正的证实法的路。

2003年5月13号,我和一个同修一起,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天,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所写的决裂书作废,要坚修大法到底,平时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废。刚写完心想怎么送出去,这时管教来了,我当时就想到这是师父安排的,我向管教讲:大法如何好,大法怎么指导我们当一个好人,以前多病的身体怎么好的。这么好我不能不学,在这里不让学法轮功,多少人都有病,我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我把严正声明给了管教。管教说:你们是好人,今后再也别吃眼前亏了,以后再别来这里,这把大岁数了,在这里有病多难啊,把我写的声明拿走什么也没说。我这时想,这个管教得救了。

不到下午我突然血压高240、低130,心脏不好、身体抽动,惊动了大队,他们怕我死里承担责任。五月十四日,在长春劳教所医院诊断为心肌劳损,保外就医,就这样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呆了一个半月出来了。回家后我才知道黑嘴子劳教所某大队朝我儿子要五千元钱,并请吃饭花了二千元,我痛心极了,不是心疼钱。我儿子说:“少了怕不放,怕你被整死在那里,家里我爸二次脑出血、糊涂,没人管,装老衣服(死时穿的衣服)都作了,咋整啊,好好回来就行。”

我反思我是师父演化病出来的,根本没有病,一分钱不花也能堂堂正正闯出来。而我却心不正,有想用钱出来的念头,被邪恶钻空子了。劳教所里有位双目失明、双腿不能走的大法弟子为什么不放?劳教所队长、管教讲:没有好处谁使那个劲啊?言外之意不给好处、不拿钱不放她。我助长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没钱死也不放你,有钱就好办事的邪恶气焰,使没有钱的同修遭到更严重的迫害。大法弟子应该堂堂正正闯出魔窟,在大法的光辉大道上笔直的往前走,给后人留下一个伟大的正法之路。所以我写出来,告诉广大同修及其家属再别用钱买同修出来,要用正念,拿起法律武器,把狱中的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接出来,不要再犯我这样的错误,要正念正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师父还告诉我们:“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