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经济学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记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讯】1999年7.20后,江泽民无端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残酷镇压,一时阴霾翻滚。潍坊经济学校的追随者们也紧步其后尘,不择手段的迫害“真、善、忍”和修炼者。

1999年6月,潍坊经济学校统计炼法轮功的人数,报名承认炼的有六位教师:崔凤玉、祝建平、姬乐明、鞠希民、周娜、玄兆强。为了逼迫他们放弃修炼,学校某些领导人费尽心机,大会小会点名、谈话、批评、围攻、漫骂、骚扰;还以调山区、下岗、开除工职、劳教相威胁;上下串通一气欺骗、绑架、关押,五年多的迫害无法用数字计算,他们还说“你不退法轮功,我就退你”、“你是法轮功,吴官正说的怎么处理你们都不过分”、“谁再炼法轮功,我就给他打断腿”。下面所写只是部分迫害事实。

一、校长亲自动手打人

1999年7月8日,责任校长管延健派人把崔凤玉叫到会议室,逼迫她放弃修炼 ,崔凤玉不答应,并且讲了许多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好处。管延健怒发冲冠,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恶狠狠的一顿拳头打在崔凤玉身上,崔凤玉一声不吭,直到在场的人拉开了他才停了手。管延健说:“你比刘胡兰还刘胡兰,不怕死?”

二、非法监控

在经济学校里,江泽民的追随者们在权力欲的驱使下,践踏法律,挖空心思的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由责任校长管延健带头,每个副校长看管一个炼功人,威逼他们放弃修炼,阻止他们上访,公然采用了签、值班、欺骗、关押、私闯民宅等一系列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监控活动。

从2000年12月起,学校的邪恶之徒逼这六名法轮功学员每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必须准时签到六次,风雨无阻,休息日、节假日照常,连大年三十也不落下,崔凤玉家离学校10里路远,早、晚丈夫陪她去签到。

学员白天在学校里上班时,学校的邪恶之徒安排干部和教师监控,不准这六人之间来往,如果他们之间谁和谁接近,说了几句话,马上就有人汇报给分管书记。八小时之外逼家人监控,如:学校某领导电话告诉崔凤玉丈夫的单位领导,安排崔凤玉的丈夫看管好崔凤玉,不见了马上汇报,不在校的时间若上了北京由家人负责。鞠希民由他爷爷和父母看管,祝建平由她丈夫看管,周娜由她丈夫和公公看管,出问题就不行。

姬乐明自己带孩子过日子,学校恶人就安排家属院某些人暗中观察行踪,盯梢,有事立即向学校汇报。1999年7月21日晚上7点来钟,校长管延健派保卫科姓尚的,把姬乐明从家中叫到学校办公室,并且和两个男学生坐在她跟前看守着,隔壁是值班科长和带班副校长,整个办公室的门全锁着。把姬乐明10岁的孩子扔在家中无人管,把姬乐明整整关了一夜。2000年12月12号晚,姬乐明刚吃完晚饭,听见敲门声,打开门看见学校图书馆长王桂祥等二男二女进了她家就不走了。这一夜姬乐明和她的女儿只好和衣在床上休息。这四个人就在她的床前打扑克,半夜12点又换了三男一女,一直到早上6点多才离开。这八人是经济学校的中层领导和教师,说他们是学校党务书记罗明池安排来监控的。

三、用调换工作岗位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

经济学校的邪恶之徒为了逼迫这六位炼功人放弃修炼,采用了各种手段。1999年7月,正值暑假,校长管延健逼迫姬乐明、祝建平放弃修炼,遭她俩拒绝,于是管延健先没收了姬乐明办公室的钥匙,再逼迫她带着10岁的女儿与祝建平一起在烈日下,到校园的操场上拔草。2000年12月,姬乐明由于星期天回老家晚回来,自己补假一天,书记罗明池大发雷霆,之后校长管延健逼着近五十岁的姬乐明去刨地;又让她到冰冷的仓库里反省,还说这是劳动改造,用这种方法强迫她放弃“真、善、忍”,没达到目地后又逼着她和临时工一起打扫卫生,一干就是近三年,直到2003年姬乐明内部退休。2004年5月8日,新任责任校长柳金东召集鞠希民等5人座谈会。在会上,柳金东问鞠希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鞠希民回答:“炼,因为……”,话还没说完,柳金东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说:“你在经济学校创到头了。”事后马上把鞠希民的工作岗位从打印室调去看大门。

四、采用欺骗手段非法绑架

经济学校的邪恶之徒利用手中的权力,对这六位修炼者进行迫害,同时还散布谎言,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毒害不明真象的教师和学生。2001年春天,在全国教育界迫害法轮功的“百万大签名”中,管延健、罗明池、郑立峰威逼全校师生员工都去签名,并录像,要求一个也不少。还把那块签有名字的大布挂在校园最显眼的地方,一连好几天。签名时,姬乐明把自己反锁在工具室里,他们没找到。可是不几天,妇女主任马瑞云和副主任王雪梅将姬乐明骗到市里洗脑班进行精神折磨,一连好几天不让回家,姬乐明12岁的女儿找不到母亲,只好住到同学家里。

在洗脑班上,姬乐明没被转化,回校上班后不几天,曹锦辉等恶警,把姬乐明从工作岗位叫到罗明池办公室,拿出传唤证,抄了她的家,抢走《转法轮》,然后送到兴华路派出所,关了三天三夜,在3月1日,从派出所直接被绑架去看守所。关押了31天后,逼孩子从学校借了三千元钱,由一个副校长领着去公安局610办公室交钱放人。交钱时狱警不给收据。

2002年7月17号傍晚,总务主任郭祥坤又在学校领导的指示下,去姬乐明的家敲门,当姬乐明打开门时,一群没穿警服的便衣一拥而入,当着孩子的面,先抄了家,又抢走《转法轮》,并且不让姬乐明向孩子交代一下,就把她从家中抓走,关在诸城看守所19号牢房,继续迫害了31天。后来她妹妹借了三千元钱给公安局,警察才放人。

2002年10月,曹锦辉等一些便衣让罗池明带路,闯到崔凤玉家,先翻了个底朝天,然后说:“你去公安局说几句话,马上回家。”但一去就不叫回来,戴上手铐。白天在转化班洗脑,晚上关在监狱,一共40多天。后来610的人叫她丈夫去交上了三千元钱,才肯放人。

五、对亲人的伤害

1999年7.20以后, 610和经济学校对姬乐明家的骚扰和对她一次次的关押,对她女儿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2000年12月11号,副校长迟明善和图书馆长王桂祥、妇女副主任王雪梅等,一起去实验中学,一次又一次的强行把姬乐明的女儿从课堂上叫出来,甚至一节课45分钟就叫出两次来,既哄又骗还吓唬,侵犯了儿童正常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孩子中午放学回家,只见迟明善、王桂祥早站在姬乐明家门口,强逼孩子开门让他们进去,孩子怎么也不开门,这两人连逼带吓唬,孩子哭了,最后邻居一个小孩叫她,才解了围。

特别是夜间,突然失去母亲并不知去向,独自在家,这对一个11岁的女孩来说,是什么样的心情?母亲被关监狱,一个小孩子一个月独自在家,日子怎么过?10来岁的孩子,正当孩子生长高峰,每月200元的生活费,母女温饱都不能保证,更谈不上加强营养。姬乐明的女儿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影响了学习,影响了成长,两年多不敢出门,怕见人,怕见同学,怕见老师,不敢去上学,把自己关在家中。

这分明是江氏一伙对青少年的迫害,是强行把修“真善忍”的母亲从孩子眼前抓走。可是江泽民的追随者们,还造舆论说:“姬乐明炼法轮功炼的不要孩子了。”作为一个教育领导者,口口声声说,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为了一切孩子。他们连对自己单位教师的孩子都这样不近人情,还能叫人们相信什么呢?

六、诽谤 与 侮辱

诽谤侮辱也是恶人迫害法轮功的一种手段 。2001年2月27日,罗明池、曹锦辉等把正在工作岗位上的姬乐明绑架到派出所后,二话没说,先戴上手铐,摆出一幅审讯犯人的样子,强行录了像,并在诸城电视台播放了几次。三八节前后,看守所里又在姬乐明不知道的情况下,录了一群女警围逼其洗脑的镜头,配上解说词,在诸城电视台播放,利用剪接、拼凑、栽赃、诽谤煽动仇视、离间民众。

七、经济迫害

经济学校的邪恶之徒还对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单凭校长的一张嘴,就可以罚款、扣工资。

1999年暑假刚开学,学校逼迫祝建平交上5000元钱,否则不得上班,祝建平的丈夫怕妻子失业,就去交上了。2000年12月,逼崔凤玉交4500元钱,崔凤玉的丈夫也只好交上了。

2000年12月,又逼迫这六位炼功人各交2000元法轮功押金,作为去北京上访时,校方去抓的备用金。崔凤玉、姬乐明、祝建平、鞠希民、周娜、玄兆强各交2000元,共计12000元。

2000年至2001学年,经济学校给教职工发福利费,而姬乐明、崔凤玉的全部扣发。

2000年12月始,姬乐明、崔凤玉还是和以前一样按时上下班,遵照师父说的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的教导,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但是,学校只发给她们每月200元左右的生活费,比城市居民生活保证金还少好几十元,其余工资全部扣发。现在物价这么高,每月200元钱能买什么?况且有的月还发不到200元,何以维持生活?截至2004年10月份,三年多来,每人已扣发三万多元,姬乐明内部退休一年多了,也没停止扣发。扣发的途径就是会计直接从银行工资卡上扣,根本就不和她们打招呼。她们去学校财务科问为什么扣发工资,回答是:“校长说的,什么时候写了保证不炼了,就给你。”

2002年9月,教师职称年度考评和12月年终考评中,在姬乐明、崔凤玉的表上校长意见栏里写着“因炼法轮功不称职”、“因炼法轮功不合格”,签名是分管校长迟明善,责任校长柳金东。就是这两人的这两句话,在2004年工资与职称挂钩及工资自然晋升中,姬乐明和崔凤玉的工资都没按职称兑现。

1999年7.20后,这六位炼功人共被公安局“罚款”、学校“罚款”、“押金”、“扣款”等,共计十万多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