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惊见临深渊,回首猛醒再修炼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1月27日】我叫万爱芬,今年五十二岁,于一九九七年一月四号有缘得法,体验到了恩师给我清理身体和开天目的神奇,得到了心性的提高和整体升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北京丰台体育场讲真象,同年十一月份去过天安门广场讲真象;二零零零年在街头和人多的地方多次挂过“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等横幅。还自费复印过讲清真象的材料到处传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2001年春节后,由于认识不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肩负的历史使命,在执著心的带动下,一种不正确的思想念头出现在我头脑里:感到同修们有点不对头,参与了政治,特别对有些真象材料不理解。心想师父明确指示,大法修炼者任何人不准参与政治,否则后果自负。有了这种不正确的想法以后,我就错误的认为:大法被××党定为××,不管对错是国家定的,再学就是参与政治。2001年3、4月我放弃了学法和炼功,把所有的大法书籍和材料处理掉,成了彻头彻尾的常人。2002年7月份查出肺癌,8月份做了左肺下叶切除术。当时有好多亲朋好友都说我不学大法才得病,我一点不悟。这几年当中我做了十三次化疗,药费除了报销外自己负担了十几万元,尝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生不如死的苦头。

2004年9月份,我的癌瘤又发展起来,住院化疗。当时悲观失望,对一切都没有信心。在这关键时刻,一位同修误认为我的病房是办公室,到了我的床前,对我说有不少人得了癌症,学了大法就好了。当时我说也学过大法,她问我姓什么,我告诉她后,她说听说过但不识。她说99年7-20你们那么多人从北京被劫持到青岛某处非法关押,你都买面包给他们吃,你现在怎么就不学了呢?她走后我头脑热(发热)起来。我好后悔啊!

输完液后,我坐在床上两只手结印心想,师父您还管我吗?我对不起您。小腹接着转了一圈,两只手心也跟着热了起来。多么慈悲的师父啊,弟子不争气,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师父不计弟子的过,还在管我,我激动的告诉母亲刚才发生的事,并让母亲到一位朋友那里请回了大圆满法。

看到大法后心情的激动用语言表达不出来的。我赶快默读起来,心想有的同修讲读出声威力更大,就读出了声音。我术后左胸肋骨凹下去了,因两侧胸骨不对称,主心骨被压迫得痛。我读出声音不一会儿,觉得左胸肋凸起来了,一摸主心骨也不痛了。

我热泪满面,又一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那一夜我睡的很少,本来还要化疗两次,根据医院确诊,我还有两个多月的生命。我是主治医师,我对自己的病很明白。我决心抓紧有限的时间,弥补我失去的一切。我决定把一切交给师父,坚信师父,走师父教导的正法之路。

从医院回家的第二天,我的手术刀口和左胸出现了从没有过的很不舒服的感觉,二天后,半夜大便一次像中药汤一样,足有一痰盂;肚子痛了三天。出院一个星期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全身出现非常舒服的感觉,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康人。因这几年化疗,我身体非常虚弱,无论春夏秋冬,我的头和脖子都怕风,手也不能着凉水,小腿、脚走路就痛,几年来都是丈夫给我洗衣服,现在我自己洗,做饭洗碗都能干,走路感觉有用不完的劲。

在外来的干扰下,我母亲和姐妹们都不炼大法了,现在她们看到了恩师的慈悲,都流下用语言难以表达的泪水,认为对不起师父,现在都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我们决心跟定恩师的大法修炼道路一走到底。

在此我用四句话表达我万分激动的心情:低头惊见临深渊,回首猛醒再修炼;恩师慈悲化顽石,跌倒快起莫迟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