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六盘水市高玉峰老人的坎坷遭遇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1日】我叫高玉峰,今年八十岁,原籍河北廊坊市,现居住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铁路地区单身宿舍,我的单位十六盘水车务段退管办。

我小时候读过四书五经,《易经》、《周易》等书,十八岁在廊坊铁路卫生所当卫生员,学过用催眠术治病,1949年5月我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至1953年我参加过朝鲜战争,在志愿军联运司令部卫生列车上工作。由于我治好了很多伤员(有时用气功给他们治疗),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刘建章首长给我发功劳牌。

1957年反右运动中,我被开除党籍留党察看两年,四清运动中(1963年至1965年)我被开除党籍,文革期间,我被打成反革命,造反派们砸了我在老家的房子,抄我的家,致使我的一些书籍、证书遗失,妻子弃我而去,一儿两女随娘改嫁。从那时至今,我就失去了家,几十年来单身一人生活,1965年我被下放当工人,来到贵州,先在六盘水六枝上班,后又到了水城,在水城站上班(今六盘水西站),邓小平上台后,又给我恢复了党籍。

我在邪党篡政前就开始练气功,练了很多种气功,后有幸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以来,我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到一次又一次的残酷迫害

我被抄过七八次家,六盘水钟山区公安局、川心派出所、东风派出所、铁路派出所都来抄过我的家,不是法轮功的东西也被抄走,我一共两次被送进六盘水37拘留所,两次送中八劳教所,(第二次送去时劳教所不收我),我还被送进钟山区610洗脑班,遭受精神迫害。

2001年六盘水铁路派出所送我去劳教,送劳教之前,我单位(六盘水市车务段)领导邱作林、保卫科长毛庭谓逼我写退党申请书,我被强迫写完退党申请书后,他们就把我送到贵州中八劳教所,在劳教所呆了半年。

在劳教所,我们班十几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除我之外,其他同修都被强迫劳动,这里主要是加工宝石,做成装饰品,出口到国外。由于我年纪大,劳教所怕出现生命危险承担责任,就叫单位来人,把我接回单位。

从劳教所回来,我写了一封信,准备寄给江泽民、朱镕基、国务院。去六盘水邮电大楼寄信,买了四十多块钱的邮票,邮局工作人员(一个女孩)问我:“你写的是什么?”我说:“关于法轮功的。”她又问:“批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是科学。”她于是打了110。公安又把我抓了,抢走我的信和邮票,又去把给我复印信的那家复印店抄了。我先是被关在六盘水37拘留所15天。单位保卫科毛庭谓等人把我送到贵州中八劳教所,劳教所的人说:“要收这个人得经过劳教局。”毛庭谓等人又把我送到劳教局,劳教局的人说:“得经过政法委。”送我到政法委,工作人员又说:“不入所。”于是我又被送回单位。单位出钱给我请了一个护理员(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单位每月给他五百元的监视费),老头监视我大约四个多月,他和我同吃同住,二十四小时监视我,还偷我的东西,向公安报告我家有师父的法像、徽章,公安又来抄家,我给同修一包东西,老头又去告。2004年8月老头的儿子又来看我(实为监视),我去吃饭他也跟着,他们还把我家的箱子偷走。

2003年10月,我被抓进六盘水钟山区办的洗脑班,车务段退管办主任是陪教。在洗脑班,我被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听诽谤法轮功的讲课。六盘水公安分局李德高,佘才渊等人还强迫取我手印。

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共产党员,却被共产党搞得家破人亡,孤苦伶仃,到老了,因信仰“真善忍”而多次被抓,被拘留,被劳教。

六盘水市车务段退管办:邮编:553000
六盘水钟山区610主任:郭霞0858—8267850
六盘水公安分局李德高,佘才渊13885888824;0858—826288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