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昌乐县尧沟镇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11日】江氏独裁者出于私欲、妒忌、反人类的本性,法轮功实施群体灭绝政策,对法轮功修炼者施以非法逮捕、酷刑和非人的精神折磨,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酷、和邪恶,不仅违犯了国际公约,而且触犯了中国的宪法和诸多法律。

尧沟镇的恶人,追随江××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犯下同样的罪行,现揭露如下:

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镇压法轮功的开始,尧沟镇就对57名法轮功学员每人罚款500元;强迫写不学不炼的所谓保证;强迫交出大法书籍、音像制品;不准进京上访,不准出镇,不准彼此联系,限制人身自由。赵凤美、赵凤英、梁瑞玲、梁海玲、梁红伟、刘安杰、刘美荣(家中有个四岁的孩子没人照管)、刘万林八人被非法关押在计划生育办公室内。小屋门窗紧闭,正值酷暑,气温高得难以忍受。他们被逼看诽谤大法录像,或被强制坐在院子里水泥地上遭受烈日曝晒,腿必须伸直,两手伸平,形体稍微弯曲就被恶人用竹条子抽打。前后被关押八九天。恶人还逼迫十七名大法弟子每日签到两次,迟到就罚款50元,连续四十多天。还隔三差五的进行骚扰,把学员叫到派出所逼迫诽谤大法等。

99年冬的一天,学员们互相交流,毛文增、刘安杰签名,说明自己还要坚持炼法轮功。为此,派出所把他们抓去送到昌乐县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在昌乐看守所里受到牢头及犯人的侮辱、殴打,用鞋底打脸,打头顶,还用所谓的“点烟”、“小鬼推磨”、“红烧猪蹄”、“洗冷水澡”等手段,残酷对待他们。不让吃饱,一顿饭给一个小馒头并超长时间劳动,使他们在一个月内瘦了二十多斤。冬天下大雪,刘万林、赵凤花、赵凤美、赵凤英、孙桂香、王玉英、刘美荣、刘瑞玲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一间小屋里,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了四天。第五天晚上,镇上司法所里的人逼着学员写不学不炼了的保证。不配合邪恶者就把棉衣强行剥去推到院子冻着,镇上这些人穿着棉大衣还直打哆嗦,却让学员坐在雪地里一冻就是两个小时。赵凤花在计生办赤脚冻了一天,家里来人看到这种情况,一下把她推倒把她的两只脚暖在怀里大哭起来。

2000年镇派出所的不法人员多次到学员家搜查。一次政法委书记秦树平、派出所徐某到毛文增家乱翻,甚至连面缸里都去摸摸,水缸里也去瞅瞅。又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大家都睡下了,刘万林听到剧烈的砸门声,当他去开门时,片长王玉明嫌他慢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耳光,打的嘴、脸鲜血直流。

2000年3月一天,晚上十点多,派出所陆某某一身酒气带人去闯粱瑞玲家,手里拿着电警棍,以找人为名非法搜查,从梁瑞玲家拿走大法书、录音带、甚至坐垫,从刘万林家拿走录音带。第二天梁瑞玲、赵凤美、刘美荣到派出所要东西,政法书记非但不给反而叫公安局的人逼她们四人填“传唤证”要拘留她们。她们坚决抵制,晚上恶警们强行把她们拖到院子里在外面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她们到镇政府要书,被秦树平、张国农、王玉明等人拳打脚踢打出了镇政府。

2000年4月3日,刘美荣因写《给法轮功学员一封信》被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四天没吃饭。赵凤美、赵凤花家又无故被搜查并遭非法关押。只要是敏感日,就把大法弟子全部非法关押起来。

4月5日,赵凤美、赵凤花进京上访被恶警抓住,非法关押在昌乐县看守所一个月,强迫干活,挨打受骂,每人被罚款2200元。她们绝食五天,赵凤花被强迫灌食。

4月正值卖瓜高峰期,又把毛文增、刘万林、梁瑞玲非法关押在计生办,秦树平、刘金辉、李占贞、王玉明、付天成、赵伟、刘瑞山、郭某某等恶人用竹条、木棍、电警棍毒打他们,连同拳打脚踢,直到打累为止,连打了两个晚上。毛文增被电得脸上起泡,三个人三天没吃没喝。刘安杰、赵凤英在司法所里被610的李占贞带人毒打了一顿。刘美荣被非法拘留时因着急回家卖瓜,被政法书记秦树平敲诈10000元(现金3000元,欠条7000元);赵凤英也被秦敲诈1000元。

恶人们无缘无故就随意把大法弟子抓到镇上非法关押。它们把毛文增、梁瑞玲、刘安杰、刘万林、刘美荣用车绑架到司法所。秦树平罚刘美荣挑满一大缸水后对刘美荣说,你想上北京提高层次,我来给你上上层次。强迫刘坐在水泥地上两腿伸直,鞋被脱下,两胳膊伸直,让十几个人轮流殴打她六个小时,其中电警棍一直没停,从手指到脚趾,全身被电击无数次,电得浑身青黑不说,又用三十多公分长,五公分宽,半公分厚的木板尺卷上报纸蘸上水打手背、打脸( 蘸上水打,不见伤但很疼),用扫帚打手脚。一个扫帚的竹条全打碎了。用热水往身上泼烫,用凉水往身上浇,直到成了水人。秦树平恶狠狠的问:还炼吗? 刘美荣坚定的说:“炼!”秦说,炼就打,今天晚上非要教育好你。张淑芳被恶人用竹条、木板打手脚无数次,直到打累为止(从晚上六点开始直到午夜十二点多)。第二天还没吃饭又把刘美荣、刘万林、梁瑞玲推到院子里罚站一天,晚上再打她们,逼迫刘美荣坐水泥地上两脚伸直。王玉明用双脚站在上面踩刘毒打脚,用竹条毒打了一顿。梁瑞玲、刘万林也被恶人用竹条、木板毒打了一顿,刘万林被打的鼻脸流血。

就在这一年,八名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司法所、计生办无数次,均受到酷刑迫害。镇政法委书记秦树平、田副镇长、610头子李占贞、王玉明、司法所长张淑芳(男)、片长刘金辉等人变着法子整人,恶人们用竹条、木板、木棍、警棍打,脱光衣服用绳子沾水打,用电警棍点击,还有抱水桶、军训、挂牌游街、罚跪、铐暖气管、吊双手、吊头发、跪砖头、辣椒抹五官等等,等等。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用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强迫干活等等来惩罚大法学员。

2000年6月,因学员之间传看师父的《走向圆满》这篇经文,邪恶把刘万林、赵凤花、赵凤美、赵凤英、刘美荣、刘安杰、梁瑞玲等七人绑架到派出所。司法所政法委书记秦树平把刘安杰用布蒙头罚跪,脱掉上衣用绳子蘸上水抽打,直到打的出血、青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第二天早上,又用十八种死法折磨刘安杰。用到第四种时,刘的母亲来到司法所撞见儿子被打成这样,责问秦树平儿子犯什么罪抓来就打?被秦树平推倒在地。老人连气带伤住进了医院。

刘美荣、赵凤花进京上访走到纪台,被秦树平用车截回派出所。恶人将她们拽着头发从车上拖下来,用警棍没头没脸的毒打了一顿,使用了十八种死法。这次刘美荣被打得直吐血;梁瑞玲被恶徒张淑芳、郭富强一人架一只胳膊,一个踢一条腿打倒在地,直到胳膊撞到了墙上骨折,断茬跷起两公分多高才住手,又关押了十八天。

2000年9月初,毛文增、刘安杰等八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司法所七天不给饭吃。连刘安杰五岁的女儿也不放过,把小孩饿坏了。赵凤花与他们评理说,大人不吃不要紧,孩子不吃可不行,我领着她要饭吃。这样赵凤花就带着孩子出来了到街上要饭吃。晚上五岁的小孩也只许睡在水泥地上。秦树平还反咬一口说学员绝食与政府作对,企图用灌食继续迫害学员。被知情的医生知道制止了。秦才给每人一顿一个小馒头(一斤六个)。吃那么一点饭还对八个学员搞军训、跑步、做俯卧撑,变着法子迫害。

一个月后,毛文增、刘安杰被非法劳教三年;赵凤花被送昌乐138洗脑班。秦树平让另外五个学员想想还炼不炼。第二天,秦树平问刘美荣还炼吗?刘美荣坚定的说炼!秦说;还炼就跪下。把她摁到地下跪着,又拖到里屋跪在门坎上。梁瑞玲、赵美凤说炼,拖去罚跪暖气管并把双手、头发吊起来达二小时之久。只要恶人问她们还炼不炼,她们始终坚定的回答:炼!邪恶找来辣椒往脸上、鼻子、眼睛、嘴里抹了三遍。赵凤英被罚打扫卫生,罚刘万林跑步。秦树平等人毒打刘万林时用脚踢肋骨,将刘万林肋骨踢断裂并吐血,咳嗽不止,吃饭困难,行动不便。他们五人被挂牌游街十多天。刘万林因遭毒打行动不便,被张淑芳拖到大门挂牌,罚站,罚跪。赵凤英被关押40多天,刘美荣被关押68天;赵凤美 、刘万林关押87天;梁瑞玲关押90天。一年里,他们在家呆了不到半年。

2000年腊月二十五日,赵凤花又从138 洗脑班送往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到期又送司法所,被秦树平、张淑芳等人用布蒙头毒打,鼻子嘴流血,半边脸青黑,又被非法罚款2000元才放回家。

2001年3月,赵凤花又进京上访,被关押到昌乐看守所。她绝食25天。一个月后,将她转拘留所判劳教三年,送王村。在师父的呵护下她正念闯出回了家,邪恶没能得逞。儿子一看母亲被迫害得不成样子,对邪恶警察说:“送个骨灰盒回来就行,这样子回来,不要!”

2001年5月1日,赵凤花被派出所张磊、许某某拖至司法所关押,她绝食三天正念闯出。但三天后被绑架到昌乐劳教所洗脑班。在师父呵护下,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走出劳教所洗脑班。2002年正月十六镇委派出所郝建伟、张磊、王某某又把赵凤花非法绑架,送昌乐县拘留所被索绑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受尽了人间的痛苦,最后被邪恶灌食折磨而死。

6月28日晚,派出所赵爱东等四人闯入梁瑞玲家,强行把正在吃饭的梁瑞玲拖到车上带走,当时连鞋都拖掉了,象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次,最后被绑架到王村劳教三年。

中国宪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第三十七条规定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法院批准或决定或人民法院判决并有公安机关的逮捕令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或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人格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等。尧沟镇的邪恶官员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操控下的所作所为违犯了宪法赋予公民的所有这些权力,对法轮功修炼者犯下的滔天大罪,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