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证实大法之旅(图)


【明慧网2004年12月22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看到同修一批一批的往曼哈顿证实法,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我一定要去的念头,我知道修炼人发出的第一念是最纯真的,我不能被人的观念障碍着,任何外来的干扰都不能影响我。原本只打算去15天,因为之前同修交流曾提到:“去曼哈顿能早去的就不要晚去,能长住的就不要短住”,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着,后来和先生、儿子(也是同修)交流后,就决定去一个月。师父慈悲看到了我急切的心,别人都是很早就报名等安排,而我是决定后的五天就踏上曼哈顿证实大法之旅。

高精度图片
在曼哈顿雨中发正念
高精度图片
在曼哈顿演示酷刑揭露迫害

因为已事先了解了曼哈顿的情况,所以很快的就進入状况,我们一到曼哈顿就被安排参加演出酷刑展,因为酷刑展点很需要人手,一开始我就被安排演被迫害者,接下来的几天也都是演被迫害者,第一次演示时帮忙化妆的同修告诉我表演者该注意的一些细节,我认真的听也时时的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认真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下场后同修跑来告诉我说太感动了,很多人看了之后都感动得落泪,包括她在内,行人频频问到那是真的人吗?真的有这种事吗?更多的人拿照相机或手机(可以照相的)对着酷刑点拍照,我告诉她我只是在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而已。
 
 因为天气较冷又干燥再加上化妆,几乎所有演迫害的同修的脸都破皮了,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同修就不想演了或演出时间减少或去做其它事情,因为人的执著心与怕心而影响了整体,那是大法弟子该有的状态吗?我们来的目地是什么?不是来证实法的吗?不也是在考考大法弟子的那颗心吗?再透过同修之间的交流和向内找,大家都知道只有放下人心和怕心,才能走好走正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路。再冷再痛也比不上大陆同修被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的那种痛苦,也是考考大家对法坚不坚定的心,之后大家取得了共识互相配合,有不足默默的补上,在整体上大家有了共识,过后的几天脸也没有脱皮也不痛了,皮肤也变细了更光滑了,天气也不再那么冷了,真是自己放下多少,师父才会帮我们拿掉多少,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曼哈顿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人们每天忙于金钱和利益中,生活步调都很紧张,每天匆忙的穿梭于地铁和街道间,旧势力把邪恶都集中在曼哈顿,让人们沉迷于利益之中,对周围发生的事漠不关心,态度高傲,但是经过一批一批大法弟子的讲真象,他们渐渐的有了善念,也渐渐的了解真象,我们的酷刑展点都是选在行人最多的闹区或景点,当人们走到酷刑展点时有人会停下脚步来看一下,了解一下在中国正在发生着这样一件惨无人道的事,有些人更是不可思议的问道:“这是真的吗?”甚至有人当场落泪,要帮助我们。也有一些来自各地的观光客拿起相机拍摄一些镜头说要回去给他们家人看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中国还有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有人还要拿钱给我们,我们告诉他说:我们不要钱,我们来自台湾,在曼哈顿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大法的学员,我们的目地是要告诉大家在中国有一群人因修炼法轮功,做“真善忍”好人,而遭受到中共江氏集团这种极残酷的迫害,死了很多人,目前还有很多人还被关在劳教所里,希望他们了解真象,再把迫害真象告诉更多的人。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只有整体的力量,才能把证实法的事做好,它体现在方方面面,要做到整体提升、整体升华,必须要放下自我的观念,要能做到凡事向内找、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关心着我、我关心着你,同修有不足默默补上,大法弟子是在证实法,而不是在证实自己,如果大家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也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刚到曼哈顿时大家的正念都很强,一切证实法的活动都很顺利也配合的很好,不论派单或演酷刑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媒体大量的报导着大法弟子在大街小巷讲清真象的感人故事。但是有时心不够纯正时或者把这一切当作工作时就会有干扰。

记得有一次因运送刑具的酷刑车慢到,大家只想要把事前的准备赶快完成而忘了发正念,马上就有警察来干扰,要我们出示申请核准单否则要马上离开,当时我意识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干扰,大法弟子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大法弟子说了算,怎能由邪恶左右呢?我马上叫大家发正念,同修一边跟他讲真象,后来警察就说叫你们负责的人来,我说等一下你再来,他就离开了,后来警察也没有再来了。后来透过交流、向内找,认识到我们是修炼人不是常人,是来救度众生的,是修炼不是工作,不是为了讲真象而讲真象,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只要人们明白了真象就能得救。

还有一次我换到另外一个新的点,因为之前还没有到过那地方办过酷刑展,邪恶就来干扰,那天天气阴冷风又大,到达后有的同修就开始发正念,一部分同修准备道具及排放展板,风很大好几次展板都吹倒了,连签名用的桌子也倒了,同修持续发正念,风不再那么大了,但天气还是很冷。当天我也演受迫害同修,因为天气冷风又大,上场不久,北美同修说天气冷可以戴帽子和手套,心想这样应该比较不冷了吧!我就戴上帽子和手套又加穿了一双袜子,但还是很冷、是因为自己怕冷的执著心在起作用,一时没察觉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赶紧发正念铲除,之后就比较不冷了,但是邪恶还是不死心,但是已没有先前的力度了,但同修并没有退缩持续发正念,一直坚持到最后结束才收场。邪恶知道再恶劣的环境也没有办法打倒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第二天天气很好,北美同修在做准备工作了,他说你们的正念很强邪恶不敢来干扰,他说:我们还没到时只有他一个人,天气很阴冷又好像要下雨,我们一到就出太阳,一整天都是出大太阳,阳光普照。

大法弟子的路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的史前誓约也不同,在证实法讲清真象的路上,一定要坚定正念,正念正行,不要受外来因素的干扰而影响了讲真象救众生的神圣使命。

这次曼哈顿之行,把我一些平时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执著心都暴露出来,但很快的就能认识是人心及人的根本执著,再透过和同修的交流与向内找,很快的找到不足而去掉它。

我们是10月20日出发,包括台北、台南、高雄、屏东共有15位同修,其中有一位是出家弟子,因为来自各地彼此并不认识,但是大家的心都很纯正,只有一颗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心带到曼哈顿,很快的就形成共识,形成了一个整体、互相配合的很好,在整体上我们做到了不论早上的派报纸、传单或酷刑点,都做的很好,不论晴天、雨天都没有缺席,就做着大法弟子此行的目地“讲真象、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每次参与的活动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在要求着自己、凡事先他后我,处处考虑别人,遇到矛盾向内找,一起交流很快的又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酷刑展讲清真象的作用很大,因为是真人演出、很逼真,人们只要走進这个场,就能明白法轮功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酷刑展点需要较多的人手,演迫害、公安,还要有人发传单、解说、发正念、炼功,但是有些同修因为有执著不愿配合演迫害,造成人力不足,酷刑展是一定要办的,因为起到的效果是最好的。经过大家和这位出家弟子交流后,她也认识到了酷刑展的重要就同意演公安,但另外一个点也有人没有办法放下个人的观念来配合整体的活动。

没有了人心,没有了执著心,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在曼哈顿体现的就是整体,不分国界、不分种族,只要是大法弟子就是在做着同样的一件事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不辞辛劳的一次又一次的在地铁和街道发着传单讲着真象,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让曼哈顿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在中国受迫害的真象,人们也越来越有善念了。
  
整个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去执著心的过程,原本是一个月的时间因为要参加法会而延期,使原本已安排好的事有所变动,但是得到的却更多,也许我们这一团在整体上做的不错吧,机票延期不用加钱,住宿没问题(也没有加钱),参加大游行、法会师父讲法解法近5个小时,大型炼功排字等等,师父给我们的奖励吧!

在将近40天的讲清真象的过程中也发生不少感人的小故事也跟同修一起分享:

一、不分新老学员都做着同一件事

有位台湾同修得法才2个月就到曼哈顿讲真象65天,她是负责化妆部分,虽然得法时间较短,但救度众生的心并不输给老学员,虽然时不时会有常人心出来,透过同修的点悟也能马上向内找而改过,不论派单或负责酷刑点的调配,也是很认真负责,但是因为对法的理解不深,有时遇矛盾时也会向我抱怨,我会善意的告诉她多学法凡事向内找是否还有执著心,她也很乐意的接受了。
   
二、同修互相扶持

另有两位同修年纪较大,有一位行动比较不方便,另一位同修帮她,扶她40天,不论上下地铁站、上下车都小心的扶着她而没有任何抱怨,她们两个都一起演酷刑一起派单,资料发的特别好,有一次去买面包老板还不收她们钱呢!

三、正念除恶
   
在第三大道的53街办酷刑展时,有位中国人连续好几天都到酷刑展点叫骂,还说一些很难听的话,但同修还是耐心的告诉他迫害真象,但一直都无法改变他的观念。有一次他又来了,同修一看到他时,大家马上单手立掌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不到十秒钟他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同天的下午我和一位同修在另外的街口派单时又碰到他,他还是一样的态度,叫我们不要丢脸丢到美国来,中国政府的面子都丢尽了(他把我们当成是中国大陆的人),我就善意的告诉他,我们是从台湾来的,还不只有我们,还有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来到曼哈顿,我们都是自费的,我们都有工作和家庭,我们都是利用自己的假期到这里来,目地只为了告诉大家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事实,希望你能了解,如果你如果能理解更好,如果你不理解或不认同,也不用生气也不要有如此的态度,这样做对你并没有好处,希望你冷静的思考一下我说的话,再静下心来了解一下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事实。

他听完之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酷刑点。我想他应该明白真象了。
   
四、地铁讲真象
   
每天前往曼哈顿讲真象需要搭一小时的地铁,也是地铁讲真象最好的时刻,我们一出门就开始对来往的行人散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信息,或发传单或直接讲都起到很好的效果,有人还会多要一些资料给亲友。有时我们也会利用在车上的时间折纸莲花。

有一次有位女士带着一个智能较低的儿子(中年人),这位儿子一直看我在做莲花又露出渴望的笑容,我就送他一朵莲花。妈妈很高兴问我多少钱?我告诉她是免费,接着告诉她莲花的故事,说中国有一群小朋友失去了父母,只因为他们炼了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而被中共江氏集团关在劳教所、还有人失去生命,还有更多的人在中国遭受迫害,希望她能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明白真象,来制止这场邪恶迫害,并祝福她。

听完后看她眼中泛着泪光,告诉我说会的她会告诉更多的人共同来制止这场邪恶迫害,大家一起加油!

这有一次碰到一位越南华侨,当我们告诉他,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象后,他很激动的说他了解,他告诉我们说他一直怀疑他叔叔在中国是被害死的(中共说是自杀的),他现在可以肯定他叔叔是被共产党害死的,他要和共产党拼了。我们请他不要太激动,希望他能把真象告诉更多的人,他直说:会的、他会告诉更多的人他要揭穿共产党的骗局。

五、语言不是问题
   
因为英文程度有限,没有办法用英文细致讲真象,但我会西班牙文、碰到不会讲英文的但是会西班牙文的(因为曼哈顿有很多中南美洲人,中南美洲大部人都说西班牙文),同修就会找我,我会用最简单的、他们能理解的语言来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在中国被迫害的真象,他们大部分的人都能理解而接我们的真象资料。和我同组有位年纪较大的女同修虽然她不会英文,但她每次都会把她知道的最简单的单字凑在一起用,虽然发音不准确但效果也很好。有一次我站的位置离她不远,我隐约的听到她说good-peo,但仔细听才听清楚是good-people,虽然表达有差异但很多人都接了报纸。虽然语言有障碍没有办法讲的很全面,但是只要一句“法轮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使人们有善念生出慈悲来。

从曼哈顿回来,屏东的联络人就叫我写心得体会,当时怕心很重,怕自己没那个能力写不好,不敢写,怕闹笑话,怕别人看不懂,怕这怕那,千百种的理由和借口,甚至连打电话拒绝的勇气都没有,最后还是先生帮我转达的。因为之前同修一直鼓励我写修炼故事,好几次都是写了撕、撕了又写不知如何下笔,一个怕心就被障碍了。直到12月5日先生去曼哈顿证实法,我必须接手处理一些联络的工作,有一天同修打电话告诉我:屏东有位同修有篇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希望我帮忙群发给大家,但因为我不会群发,儿子回来后请他帮忙,但他第一句话就说:“妈妈你是不是该写了,美娘阿姨已经盯你很久了你还不写吗?”我听完之后没有经过思考就说好,儿子又问:真的吗?你不能后悔喔?我再一句“好”回答他,他又说:那你快写喔!我又说“好”,当时也不知道会回答他说“好”,其实我也知道是执著心,怕自己写不好被人家笑,爱面子的执著心和人的观念,就这样一直障碍着我,是师尊慈悲再一次的给我机会,让我把这根深蒂固的执著心挖出来并能够去掉它,再次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也鼓励和我一样有怕心的同修也能够去掉它,提起勇气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