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心走师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24日】我是黑龙江省大法弟子,今年56岁,只上过五年学。1998年7月得法,此前好几个人给我洪法,都不听,因缘没到而去看某种功,看完后刚出门,右眼就被什么物迷了,整整一下午不敢睁眼,晚饭后有一种感觉,总想到对门家坐坐。住对门一年多了,还是第一次到对门家串门,坐了一晚上眼睛一点没痛;回家刚一進屋,眼睛马上又痛了,觉得好奇怪。第二天和对门说起此事,借此人家给我洪法,说是我有缘得法,就这样有幸得了大法。后来我悟到是师父一把把我拽过来的。

修炼大法之前,我脾气很不好,多种疾病缠身,又赶上更年期,天天难受得不想活了。丈夫又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成天不是打就是骂,没有一天好日子过,轻生的念头不断加剧,走在马路上总想:车要把我压死多好啊,喝药死影响不好,安眠药买过,遗书也写过,最终被孩子小托住,心想等孩子成家再说吧。回想起来,真是大法善解世间一切渊怨。自从修炼大法后,人生终于有了目标,打骂声消失了。家庭也和睦了,我们两个人10多种病随着炼大法全都好了,身轻气爽的,做梦都想看书。

99年7.20迫害开始了,对于我来说,真是要了我的命一样,坐立不安,不知所措。那时还不知讲真象,就知坚信大法。那时没处讲理的,心情无法形容。99年春节前,我踏上了去北京的说明真象、证实大法之路。在天安门前的公安局三楼,把我想要为大法讨个公道的所有肺腑之言向警察说了个痛快,并要求他们如实上报,如不报下次还来。离春节还有二天,我被接回当地看守所,我被关在5平方米的小屋里,1.7米见方的地铺上关了9个人。

大年三十的晚上,10点多钟,不法人员把我和站长,还有一个功友叫出来,把我们的手绑在后面,用毛巾勒紧眼睛,头上又蒙上一件衣物,然后把我们推上车,拉到约100里外的一个农场的拘留所,异地关押。刚進屋没多会,就听到新年的鞭炮声,此地的条件非常恶劣,四面没窗户,还没有灯,最前屋是消防队,中间住看守干警,一米高的铁门,出進都得大弯腰,一不小心就碰头,只有40公分方形的小窗口,每天从窗口递给3个馒头和水,每天还收我们15元钱。

大年初七,当地的干警去那里非法审讯我们,问为什么去北京?是谁组织去的?我说是自愿的,并把去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的所有要说的话又说了个痛快,还证实大法如何好,电视如何造假,还说公民有上访自由的权利,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把他们气得没法。因当时这么一个小单位一下子去北京40多人,省里都挂名了,上级来人把场长、书记就地拿下,气的他们叫当地不法人员狠治我们,因此警察对我很凶。

我半点也没怕,还笑着说:我是好人,按照真善忍在做更好的好人,没干一点坏事。说实在的,真后悔没能上天安门城楼上打横幅。接着就给他们讲全国各地每天都有几千人到北京为法轮功讨还公道,打横幅有多伟大壮观,并和他们讲在天安门广场,警察把功友们都拽上车关上门要走时,我说别关门,还有我呢,当时有人说你怎么不跑呢?我说跑什么,我来北京就是为法轮功讨还公道的。当时的几个干警都笑着说:这人闹半天就是你啊,还说你这老太太也太有意思了。现在我想当时还是不应该主动被抓。

自那时起,只要有机会就证实法,揭露电视怎么造假、说谎。经过讲真象,后来每天让我们出来放风或给他们洗车。拘留所在公安局后院,左边是饭店,南边是客运站,我们一出来就有人到我们周围看,我们就借此证实大法如何叫大家做好人,炼功祛病效果如何好,最后讲得消防队长说:“我真服了李洪志了,他能教出这样的徒弟来,真了不起。”

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遭这么大的罪,还天天说大法好,师父好,而且连拘留所所长也说法轮功是厉害,如一般人在这关一个月就得倒下,说关了我们这么久,我们脸色越来越好看。当时我听了他们这话,心情好极了,真为大法感到骄傲。

在那里我们被非法关了100天,不法人员又把我们拉回原地继续关押,天天强制给他们干活。有一次所长叫我们给他杀鸽子,我们不干,他就骂我们,给脸不要脸。在那里恶警不高兴时,天天非人般的折磨人。2000年7月份我儿子结婚,不法人员都不让参加婚礼,山东的儿媳回来生孩子,也不让我看一眼。

2000年11月底不法人员办起了洗脑班,当时看守所关押很多大法弟子,第一批被强制去洗脑班四个大法弟子,我们交流说咱们是第一批,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办成,什么也不配合。不法人员们一進屋,我们就给他们证实法,讲真象,不法人员怕我们把他们给转化了,后来就开始毒打我们,对一位男功友拳打脚踢,从走廊南头打到北头,来回打。到第五天恶徒们一看我们还不配合,就把我们四个又分散到其它四个农场各一个,一直非法关到春节前10天,把我直接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二年。

刚到劳教所时,由于头脑不清醒,主意识不强,听信了人渣骗子的谎言,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后写了严正声明交给干警。当时我想反正都60来岁了,就100多斤,豁出去了,真的放下了生死,邪恶就不敢碰了。后不法人员又给我弄到强制洗脑转化队,犹大们象苍蝇一样围上来胡言乱语,我郑重的对他们说:你们少来这一套,你们的这套歪理邪说我早就领教过了,对我不好使。他们一贯的邪招就是你不听,她们互相之间在你面前胡言乱语,气的我就质问他们:师父说劳教所里的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在搞丑剧,是指哪些人说的,他们就转了话题,不回答。我一有机会就和坚定的功友做手势联系表示要坚定,及如何让这些邪悟者清醒。这些都被恶警知道了,后来没过多久,劳教所把我解教了。

在准备放我的前一个星期,有个恶警突然对我说:你的揭批得重写,我说:我都声明作废了,为什么还要重写呢?她大声的对我说:你想不想走了。我说不走了还不行吗?就这样一个多星期后,他们叫我给家人打电话去接我,也正好是五月初五、端午节那天。回来后当地公安和单位老是盯着我。2001年6月20日又来我家逼迫我写三书,并说不写就抓去办班。我写了一份学法前后的心得体会,他们也知道什么办法对我都没用。

2001年7月初,我和丈夫一起回山东老家看看,刚到家一个星期,单位的副书记和农场检查室主任,坐飞机追到山东老家,叫我写保证书,我觉得真是好笑,从劳教所都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了,现在还给你写保证,没配合,后来他们的意思是,我不亲笔写点什么回去不好交差,再三求我,看他们也太可怜了,被江××政治流氓集团吓成这样,就象打发小孩一样把他们打发走了。

2002年3月25日,山东儿媳因工作忙,把一岁多的小孙子送回来叫我照看,孩子刚送不到一个月,新一轮的迫害又开始了。4月14日一大早5点钟不法人员开始大搜捕,绑架三十多人,有的大法弟子是在道上被劫上车的。早晨5点钟,我就看到楼下马路的左边停一台轿车,一看就是公安局的车,三个人在车里蹲坑,就等下楼出门时再绑架。当时我发出一念很正,这回谁也别想动了我,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一直等到下午4点半钟,车里的三个恶警全出动了,有一个弄来一个大高梯子,支在窗户上,往上爬,另两个开始敲门,我开门让他们進来,我说:看你们今天的行为,象不象过去那个特务盯好人,你们不觉得脸红吗?我都替你们不好意思。今天你们休想动我,除非打死我抬走,否则休想。我说我什么犯法的事都没干,罚款一万,拘留所关押一年,劳教二年,至今还没完没了的,今天抓人,明天抄家的。这是哪一条法律,谁的规定,你们不打坏人,专打好人。我接着就给他们讲电视造谣,天安门自焚,讲得他们一句话不说。最后以我孙子小为借口就走了。

过了几天,副局长和政保科长又来问我还炼不炼了,我回答仍然是炼,并且核对打电话的事。四年来我家电话一直监控,我又给他们讲真象,并把一箱子药抱到他们面前说:你俩看这,电视造假说俺师父不让吃药,一炼功病就全好了,没病谁吃药干什么,我们两口子炼功五年了,一片药都没吃,没炼功前我丈夫哪年都得住院一二个月。此时政保科长把所有的好药挑出来准备拿回去他吃,我告诉他药都5年了,失效了,他又放下了。此政保科长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很卖力,拳打脚踢的打,现已得喉癌了。

不管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当你去掉怕心,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时师父一切都给你安排的非常巧妙。小孩子送来不到两个月,儿媳想孩子想得厉害,又来接孩子,并且非让我跟回去照看,我不想回去;由于家人劝说,车票也买了,没法就回去了,也正好讲真象去。结果走后第三天,不法人员又来抓我,没抓到我,把我丈夫给抓走了。直到春节前我带着小孙子回来了。小孙子也是有缘得法的,2周岁《论语》全能背下来。

回来后邪恶之徒对我实行多方面的监控,电话监控,公安花钱雇门卫一家监视我,出门就有人跟踪我。有一次在百货大楼楼梯上,邪恶之徒一前一后跟踪,我对他们说,整天跟踪好人,不觉得脸红,前面的一个听到了,后边的没听见。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一个电话都把他们吓得够呛。真是的,我经常给他家人打电话说他们的不法行为,还在电话里揭露他们,或讲真象。大法弟子做的事是宇宙最神圣的事,最正的,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这么严密的监控和跟踪,证实大法的工作一刻都没耽误。邪的毕竟是邪的,后来门卫也不监视了,我找他的朋友(也是大法弟子)给他讲真象,他听说我已知道他们的所为,很害怕,吓的一夜之间嘴上起泡了。后来我也给他讲真象,给他资料看,慢慢也就好了,一切都顺应了。

2003年12月,听说上边邪恶头子又下密令了,元旦前新一轮的迫害又开始了。不法人员来我家好几次,第一次来又问我还炼不炼了,回答当然“炼”。第二次来,告诉我写揭批,我问写揭批?揭批谁?他们又劝我写,我说我给你们写两个,写一个学法前后的心得体会,再写一个揭批迫害我的邪恶之徒,过几天来拿吧。不法人员一看没门,马上走了。 后听说不法人员春节前又要抓人去办班,被大法弟子高密度发正念破除了,邪恶阴谋没得逞。

今年5月20日因印师父的讲法,不慎被发现,610邪恶头子扬言要找机会抓我,洗脑基地的邪恶头子也一直想抓我,和好多人说过。这回他们调动了20多个警察進行绑架,抄家,当时我没在家,回来时发现家里坐了几个警察,没几分钟的功夫又来了很多,带着所谓的“搜捕令”,就要抄家,我丈夫说抄家行,如抄出来怎么办,抄不出来怎么办?就没敢抄,又问我资料是哪来的?

我很坦然的说:不管哪来的都没错,我以前学别的气功时都有资料,我又指着他们说:你们都是党员,你们是不是也有党的资料?我现在在学法轮功,当然就得有法轮功的资料,难道还有错吗?因我说这些话时,是发自内心的,而且半点怕心没有,把他们说的没有一个人说话,都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停了一会儿,政保科的一个干警说:你不知道国家不让炼吗?

我说:是江泽民政府违法宪法不让炼,他们大错特错。法轮功的宗旨是真善忍,按真善忍做好人怎么不对吗?祛病效果还特好。我炼多种功都没祛一种病。现在哪有老百姓的活路?老百姓为了健身,抻抻胳臂,抻抻腿都不让。

后来不法警察以了解资料来源,非让我到公安局去趟,我说不去,有事就在这说吧。一看不配合,一大帮人就拽胳臂拽腿的,把我绑架到车上。天气本来是晴的,不一会往车上抬时,下起了大雨。

我被绑架到洗脑转化班后,我的状态还没调整过来。经过学法,静下心来向内找,觉得自己漏洞很大。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法学不好,就不能做好大法的事。通过学法,心态好了,正念也强了。

通过绝食抗议迫害,我26天正念闯出洗脑班,又投入到正法中。回来后,有人问我,又是跟踪,又是监控,又绑架,你怕不怕,我说:从始至终,都没有怕过。因为我心里明白:我是好人,一点坏事都没干。怕什么?是他们在迫害好人,干坏事。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不管什么场所,邪恶怎么猖狂,我从来都没怕过,因为法早已装在脑子里了。

在我思想深处认识最深的就是,师父在瑞士讲法中说:“我今天传的这个大法有意开在复杂的常人社会,才能使更高层次上的人返回去。如果这个常人社会复杂的程度不够,也就说你没有那么大的难,没有那么大的干扰,来源于更高层次上的你们就永远无法回去。”在切磋时,经常谈这段法和关于严正声明的事。写声明对我的感受很大,我说两年前的事,两年后才悟到,写严正声明对走错路的大法弟子是至关重要的,是和旧势力彻底决裂。

回顾这5年多证实法的历程,在伟大师尊的呵护下,经历了人世间邪恶至极的残酷迫害,经过这5年多的坎坎坷坷,风风雨雨,顶着压力也算坚定的走过来了。现在我觉得特别自豪,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又是伟大的师尊直接在度我们,多么的荣耀。望不当之处,给予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