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涿州市现世现报事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24日】

  • 河北省涿州市现世现报事例

  • 洪湖市棉纺厂恶报事例

  • 河北省涿州市现世现报事例

    王枫是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村人,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前,王枫在南马村大队旁边开了一个小商店,自己还拥有一辆小面包和一个几岁的女儿,三口人的日子过得很红火,家庭有小康美名之称,美中不足的是两口子还缺个男孩与政治地位。如何达到理想与目地?王枫想出了一个没有人类道德规范、没有心法约束,而且还有可能火线入党,一举成名的办法,从此王枫积极的参加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为了得到主子的重用,他下大本开着自己的小面包车协同恶人,四处抓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提供炼法轮功的学员的情况。村干部看王枫在政治运动中能够冲锋陷阵,不但给王枫入了党,还奖励给他一胎不够生育期的指标。一年之后王枫之妻生了一个小孩,落生后小孩不正常,经医生检查有严重的内科病,住院押金有数万元。因现金不足当了商店,卖了面包车,最后孩子死了,财也伤了,目前夫妻之间的关系也不正常。这就是王枫在江泽民邪恶集团指使下协同恶人迫害法轮功的下场。

    张献良是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常村村干部。在1999年江泽民发动的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期,常村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平坟灭祖任务,常村个别的干部想出了一个伤天害理的坏点子,借着迫害法轮功的机会,按着文革时期对待管理四类的办法,逼着村里所有炼法轮功的人去平坟灭祖。时间正是高温酷暑的三伏天,被抓的人有60岁以上的老人,张献良不顾天气炎热和老人身体不方便,逼着人们快点干完好迎接上级领导的检查,得到奖赏。张献良在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失去了做人的基本道德规范,上犯天条、下违背民意。2004年5月初,张献良烦事缠身,无法解脱,自己带着剧毒出门,死在了荒郊野外,成了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殉葬品。

    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窑上村人刘红卫,他听村干部说举报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奖赏很多钱。刘红卫记在心上,白天打听誰是炼法轮功的,晚上再去蹲抓举报,经过几个昼探夜蹲,已经掌握了可靠情况,准备报告村干部,没等去报,刘红卫就出现了精神分裂,说话失常,而且精神病越来越重,最后赤身裸体在垃圾堆里觅食。现在刘红卫已走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也是刘红卫得到的报应。

    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黄屯村书记韩国民在2003年7月1日和涿州市国保大队恶人一起非法抓捕9名法轮大法弟子及诽谤法轮大法。2004年11月1日其大儿子在化工厂上班时,突然掉在40摄氏度的化学原料中,当即死亡(打捞后只剩一点儿骨头,肉已不见)。想必其子也受到其欺骗仇恨大法,造成如此悲剧。


    洪湖市棉纺厂恶报事例

    原洪湖市棉纺厂厂长王孝先,参与迫害本厂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7月被以贪污、渎职罪判劳改七年。该厂工会主席兼党委书记卢顶荣,伙同王孝先迫害法轮功学员,也遭下岗之灾,爱人朱国强狂欢豪赌,输去20多万元,得大病一场。

    原棉纺厂职工袁子秋及妻子因监视本厂法轮功学员,于去年7月被人骗走两万多元。其悔恨万分地说:我们不该做这种缺德事,这是报应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