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第二监狱将本钢计控厂工程师周智迫害致死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26日】辽宁省本溪市大法学员周智,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放弃修炼大法,于2004年8月16日被沈阳第二监狱迫害而死。(明慧网曾经报道)

高精度图片
周智生前和儿子的合影

周智,男,40岁,大专毕业,原是本溪市本钢计控厂的工程师。2003年的5月,周智被本溪市公安局非法抓捕。11月份,在没有任何供词的情况下,本溪市平山区法院没有通知家属,没有判决书,秘密将周智非法判刑11年。

家属多方查找,没有音信,直到今年的四月,家人终于得知周智在沈阳第二监狱。当去探监时,警察逼迫家属诬蔑大法,一名家属不说,被赶出会见室。这是中国的哪一条法律――必须诋毁他人,才能见被非法关押的亲人。

家属见到周智时,他已经是骨瘦如柴,皮包骨,是被人架到会见室,身体已极度虚弱。6月初,家属再见到周智时,是被人抬到会见室。此时的周智已被折磨的不能行走,完全不能进食,打点滴从口里往出返。眼看周智的身体日渐严重,生命垂危,家属多次提出护理、转院,均遭到拒绝。7月末家属得到消息,说办保外本溪公安局不接收,要上报司法厅。此后,家属又多次打电话询问,答复都是研究再研究。

周智的病越来越恶化,他们还互相推托,根本就不想抢救周智的生命,他们在草菅人命。拖到8月中旬,大队长李闯告诉家属司法厅不同意转院治疗。这是什么条文,人不行了,转院还要司法厅批准。第二天,周智的亲属给狱证处周处长写了一封长信,说明周智目前身体状况确实很危险。然而,没有任何结果。

8月16日周智已经神智不清,下身尿湿一片,无人管理,家属强烈要求立即转院治疗,大队长李闯说:“正在研究。”当转到739医院时,一切都晚了,周智已休克两天,瞳孔放大,肺有炎症,且肺积水,晚9点心脏停止了跳动。周智就这样被沈阳第二监狱残忍的迫害死了。家中有年近80岁的老母亲和幼小的孩子。

周智在监狱里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拒绝说出其他大法弟子的名字,遭到毒打和各种折磨,周智抗议警察对自己的不公和非法行为,开始绝食,后被恶警长期插胃管等進行迫害,直到生命的最后。长达1年零2个月之久。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周智在医院24小时内去世的纪录

下面是周智的爱人李湄,讲述周智被迫害致死的详细经过:

周智,男,40岁,大专学历,本钢计控厂工程师,于2003年5月被拘留,6月被逮捕,11月被判11年,判刑没有通知家属,家属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书。家属从2003年11月开始寻找周智的下落,直到2004年4月得到沈阳第二监狱十四监区大队长李闯的回信,让家属前去探望周智,并做其工作。

4月14日,我和周智的姐姐前去探望周智,因我没带身份证,所以未让我见到周智,只有姐姐见了周智,这时周智的身体已非常虚弱,瘦得已皮包骨了,被两个人架着到会见室,会见结束,姐姐泪流满面走了出来。

4月23日,我和周智的嫂子去见周智,没想到这次又没让我见到周智,来到会见室,一群警察围了上来,他们让我诬蔑法轮功,因我不说,他们就把我赶出了会见室。

6月3日,接到十四监区大队长李闯电话,要求家属去做工作,6月4日,我来到监狱,看到周智,当时周智躺在担架上被抬到会见室,蓬头垢面,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当时看到自己亲人身体这种状况,我就对李大队长说:可否让家属到这来护理一段时间,让他的身体恢复一下,但是被李大队长拒绝了。6月22日我又去提出让家属护理的事,他说不行。

7月12日(星期一),我到监狱医院探望周智,发现他已经不能吃东西了,打点滴还从口里往出返,当即找李大队长要求保外治疗救人,他不是死罪,无论如何你们要救人,李大队长答应向上级汇报是否考虑家属意见。

7月15日,周智的哥哥去看望周智,发现周智身体状况确实很危险,立即和李大队长及其他队干部商议是否可以保外治疗,当时李大队长同意向狱长汇报,要家属听结果,家属一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7月20日(星期二),周智的姐姐又去看望周智,向周智的主治医生邓大夫询问病情,她说病情有所好转,每天皮试240ml液体,能保证身体的需要,只要他本人吃东西,慢慢就好了,听了她的话,姐姐稍微放了一点心,来到周智的担架前把邓大夫的话说了一遍。当时和姐姐同去的有狱证处的周处长和十四监区的队干部(姓张),问周智是否想吃东西,周智说想吃但胃里痛,周处长说:“你可以慢慢少吃一点。”周智答应了,姐姐就把带来的伊利牛奶喂给他吃(实际是细管自己吸),大约吃了半盒(120ml左右),他说不能吃了。姐姐想一次也不能多吃(当时是10点半),邓大夫说下午2点半再吃剩下的一半。姐姐把剩下的两盒牛奶和两盒八宝粥留下就告退了,因为当时医院干警督促快走,说有规定只许半小时接见。姐满心希望下午、明天能有人按时喂给他吃。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简单。

7月28日,我又去看周智,他告诉我说上次吃的牛奶一个小时后就全吐了,剩下的一点也没有吃,不知哪里去了。这次我还想喂他吃点东西,他说不能吃了,吃了也是吐,连苦胆都吐出来了,太遭罪了,所以这次一口东西也没吃。这次我又找到李大队长要求保外治疗,因为监狱医院的条件根本不可能使他的病情好转,李大队长说办保外是本溪公安局不同意接收,我们还要报上级司法厅,我说人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那是否可办转院治疗,救人要紧!李大队长说可以考虑家属意见,向领导汇报一下。回来以后,我多次打电话询问结果,一直都说要开会研究研究。到这时我们家属才明白,他们根本就是不想争取时间抢救周智的生命,大夫也根本就是治不了这种病的庸医。

8月3日(星期二),我和周智的姐姐去看望周智,他对我们说:“已经拖不下去了,近一个月一点东西都没吃,而且肚子痛,晚上整夜难眠,头脑昏沉。”我又去找李大队长要求转院治疗,李大队长说,要报省司法厅批准,下午给答复。我和姐姐就决定下午在二监机关大门口等候消息。当时天正下雨,我们在外面等待,直到下午4点多我们接到通知说:省司法厅不同意转院治疗。他们在骗我们!难道转院治疗还要省司法厅批准吗?这不存心想要置人于死地吗?

第二天(8月4日),姐姐抱着一线希望给狱证处周处长写了一封长信,说明周智目前身体状况确实很危险,希望他能出于人性善良的本性,伸出援助之手,救一救周智年仅40岁的生命。这期间我们一天几次打电话(因为家里是录音电话,均有打电话的时间和内容)询问周智的病情以及研究转院的结果。

8月12日(星期四),周智的哥哥给监狱打电话,一个姓李的队长说:周智病情稳定,还准备给他加药治疗。后我又打电话询问病情,并提出明天去看周智,姓李的队长说要等李大队长回来后再说。

8月13日(星期五),我又打电话找李大队长,他同意我星期一去见周智。并说有关领导找我谈谈。

没想到8月16日我到监狱医院看到周智已是神志不清,下身尿湿一片,无人管。我对身边一个护理的人说:好好照顾照顾他吧。可他说:我们每天只给他换一次。我又找到李大队长,对他说:人都这样了,怎么还不转院治疗啊!他说正在研究。最后到了下午,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同意转到739医院。当时周智已经休克2天,瞳孔放大,肺有炎症,且肺积水(原来干瘪的肚子已鼓起)。家属要求全力抢救,终因时间拖的太久了,已经晚了,抢救无效,晚6点血压下降,9点心脏停止了跳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