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说真话 六旬老父在锦州教养院遭酷刑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31日】我父胡凤奎,今年62岁。1996年6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糖尿病(四个加号)、低血钾、皮肤癣等病很快全都好了。从修炼大法的第三天起至今没吃过一粒药,为国家节约了一大笔医疗费。

19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从那以后,锦州市榴花街道、铁建居委会,榴花派出所的人经常到我家骚扰。除夕夜,街道的人在我家楼下守了一夜,看着我们。

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善良百姓,我们李老师教导我们做事要考虑别人,要求我们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为什么她(他)们象对待坏人一样的来对待我们?这太伤我们的心。2000年6月,我父本着善心,去向北京政府表达百姓心声,告诉国家领导人“法轮大法好”。希望国家领导人能尊重事实,为民做主,公正对待法轮功问题。然而对待我父的却是冷冰的手铐和非法的拘禁。

在锦州拘留所里我父绝食绝水,6天后被放回家。可是二十天后榴花派出所的片警高凤廷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我父从家中带走,关进第二看守所,两个月后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关押在锦州教养院。在那里管教对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强行洗脑,用残酷的刑罚迫害大法弟子,逼迫他们放弃大法。14个月后我父被放回家。

2002年6月的一天中午,几辆警车忽然开到我家住宅楼下,从车上下来二十几名榴花派出所的警察,身穿便衣,把我家的居民楼围得水泄不通。然后有几人来叫我家门,说找我父了解情况。大家想想如果只是了解情况,又何必带二十多人来呢?他们就是想抓走我父亲。所以我们没有开门。那些恶警见欺骗不见效,政法委孙治安带头,拿万能钥匙强行开我家的门锁。我们在屋里拽着门把手。他们就气急败坏的拿工具砸掉门锁,想进屋抓我父,我们用铁棒将门紧紧的插住。这样坚持好长时间,没办法,恶警们只好留下几人在楼下监视我们,其余人坐车走了。以后近一个月我父无法下楼,恶警们继续监视我们。他们抓不到人就与我父单位铁路线桥工程段的领导串通,停发我父的养老金,想用此手段逼我父到单位去,以此机会抓他去洗脑班进行迫害。在这种情况下,我与父亲到北京上访,讨个公道,在中途被邪恶的锦州610警察抓回。我求救师父加持,脱掉手铐,离开公安局,至今流离失所。而父亲再次被判三年劳教,又被关押在锦州教养院。

由于父亲坚持修炼大法,在锦州教养院二大队受尽折磨。恶警韩利华、冯子宾、张春风、李松涛、张加彬、杨庭伦、穆锦生等几名邪恶之徒,把老人家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使人站不起来,蹲不下去,不让睡觉,轮番折磨。2003年3月份,恶警闫国升曾恶狠狠地对我父亲说:“院长开会说了,只要打不死,打伤、打残没关系。”

2003年10月,父亲再次提出声明,在暴力强制下自己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话及材料全部作废,并表明坚修大法。为此恶警们恼羞成怒,把我父亲双手铐上手铐,恶警张加彬用电棍电击他。我父亲被迫害的走路困难,需要别人搀扶。

只为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我的老父竟遭受如此残酷迫害。善良的人请不要再听欺世谎言,请珍惜无数法轮功学员用鲜血和生命告诉你的法轮功真象!


附有关电话(区号0416-)

锦州教养院:
院长张海平 8983333,办2625600,宅4569666,手机13840696666
副院长金福利 办2625616,宅2324169
副院长冯振武 办2625601,宅2335526
副院长李凤林 办2625603,宅4162888

凌河区公安分局:
局长刘某 办2129038
国保大队队长孙(治安) 2120882,
政法委孙治安 手机1394169661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