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保定地区大法学员杨杏兰含冤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4日】杨杏兰,女,42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博野县北杨村乡小王村人,得法前面颊部长一肿瘤,疼痛难忍,生不如死,去北京医院经治无效。1996年正月有幸得法,修炼后疼痛消失,肿瘤得到了控制。1999年后,在江氏集团的疯狂镇压下,杨杏兰仍坚修大法,于2002年被乡政府恶人绑架到县洗脑班,遭恶警毒打,造成双目失明,于2004年11月14日被迫害致死。

在杨杏兰病危之际,告诉家人一定要把她被迫害的事实公诸于世。下面是大法弟子杨杏兰在临终前断断续续的叙述的部分受害经历。

我是1996年正月得法,得法后,镇压前,我象铁人一样结实,家中一切家务都是我做,公婆邻居没人说我不好的。2002年7月的一天,乡政府十几个人闯入我家,象土匪一样到处搜,抢走了恩师的照片,还把我绑架到县洗脑班进行迫害,给我戴上手铐,吊在铁栅栏上,昼夜铐着。

有一次恶人王继华边打边问我:“法轮大法好吗?” 我说:“好!”无论哪回问我,我从不改口,被迫害长达两个多月。校长王继华心狠手辣,有一天晚上进屋,我正在门口,他一拳把我打到对面墙上又弹回来,然后用拳照准我长瘤的面部猛击,打得我眼冒金星,后我就口吐脓血,吃不了饭。

我被打第二天,王继华怕承担责任,不敢承认打了我。并威胁我说:“谁打你了?你都不得告诉谁了?”我说:“你打我了,这里两班值班的都知道,这里的大法弟子也都知道,我家里人也知道。”

这还不算,第二天不法人员又把我送到涿州洗脑班继续加重迫害。涿州洗脑班见我被打成这样,拒收,要强留下的话,每人每月必需交4000元钱的“转化费”。博野县不交,又把我弄回县洗脑班。那时我每天吐血,生命垂危,痛得我死去活来,都不行了还不放我。

不法人员趁机向我家人敲诈了5000元钱,才放我回家。回家后,家人吓坏了,不让我再炼了,身体每况愈下,后又去医院做了手术花了1万多元也不见好转。肿瘤疼起来我直哆嗦,一直不能吃饭,由于某种原因我学不了法,炼不了功,后又双目失明,眼球凸出,直到现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