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穷凶极恶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四川楠木寺劳教所在610恐怖分子的操纵下,是邪恶、恐怖的人间地狱,为了关押大法弟子专门成立了七、八、九中队,每个中队约关押200多名大法弟子,最多时关押有600多名,其中七、八中队是最邪恶、黑暗的地方,七中队至少迫害致死3名以上大法弟子,九中队因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减少现已撤销。劳教所八中队队长李琦、副队长胡××和尹丹、恶警李霞是最狠毒、最邪恶的,他们长期唆使最坏的犯人残酷打骂大法弟子,残害好人。

王红霞、张世清、张凤清、高慧芳、陶玉琴、蒋贤凤、占敏、祝跃辉、燕宝萍、吴士翠、刘凤霞、刘忠义、彭仕群、黄敏、罗梦、童国琴、凡英、喻斌、段文莲、黄丽沙等十几个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长期被强制在露天面墙壁罚站,其中黄丽沙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在邪恶恐怖下坚定正念,她们不服从邪恶的命令和指使,不报数,不喊报告,不做操,不唱歌,坚定的维护大法、制止邪恶的迫害。只要见到恶警李琦、李霞、尹丹、胡××等迫害大法弟子时,她们就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师父是大慈大悲的!”“还师父清白!”恶警立即伙同几个案犯一起冲向大法弟子,拳打脚踢,乱抓乱扯,用脏擦布塞嘴,用胶贴嘴,用电棍、警棒打,铐在大树上,恶警们象一群饿狼,拳打脚踢,嘴里不断的乱骂。

在劳教所表现不好的犯人要“严管”,而对这十几个大法弟子比“严管”还更“严管”,参与“严管”的人除案犯外,还有混进法轮功里的蛀虫、犹大、特务们,这些人有:刘国琴(南充人)、谢采乐、周义、刘述芳(成都人)、陈正芳(攀枝花人)、万庆、叶丹玲(成都双流)等,它们比案犯更坏,天天都在恶警面前说大法弟子的坏话,挑拨、教唆恶警和案犯往死里打大法弟子,它们常常被恶警指派充当包夹大法弟子的组长。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天还没亮,恶警就让犯人凶狠狠的将坚定的大法弟子监视到露天墙壁角落,坐军姿或站军姿(头、背伸直,双脚并拢,不准闭眼),不准讲话、不准动、不准看任何人。往往一站就是十天、半个月、二十天、三十天,每天站18到24小时不等。大法弟子高慧芳、罗梦、彭仕群、喻斌等曾经被连续罚站22天以上,最后七天每天连续24小时的站,不准闭眼,她们只有靠心里时时不停的背《论语》和师父的经文,并时刻发正念,才坚持过来了。

有一次打扫卫生,因床响了一下,犯人罗娜娜就认为是大法弟子汪慧英的声音,陈其、李红等三个犯人立即就把汪慧英摁在小房间里,拳打脚踢,用皮带抽,用拳头撑脸、头,穿着皮鞋踢肚腹。又有一次因桶碰桶响了一下,犯人故意找碴说是高慧芳、段文莲、童国琴三个大法弟子讲话的声音,马上吼骂,邓爱玲等犯人边打边骂把大法弟子推到三楼的小房间里,穷凶极恶的犯人拼命的打她们。

犯人里最坏的有:赵卫东(四川南充市人)、张雪梅(四川简阳人)、曾奇梅(南充人)、罗亚东(简阳人)、陈红(成都人)、李家情、陈其(音)(四川江津人)等,它们充当“民管”。其中陈其最邪恶、最无耻,她打遍了所有的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给她洗衣服,脱光大法弟子的衣服进行侮辱,邪恶们经常穿着皮鞋踢、踩大法弟子的肚腹……恶人们常常问一些恶毒的问题,谁不理他们,要遭暴打,被强迫回答了他们,也要遭毒打。24小时监视大法弟子,并作详细记录,第二天恶警就去收记录本检查。

后来邪恶更狠毒的迫害,全天24小时的半蹲:腰挺直,两脚、腿并拢,小腿大腿还要夹报纸,两手抬起平行地面,头顶书报,若报纸或书掉一次,就拳打脚踢,打脸,打头,打腰,穿皮鞋踢,用铁衣架打,嘴里不停的大骂,再强迫做500-1000次下蹲运动:两腿并拢、双手抱头,下蹲、起来的反复做。

有一次,有一位外国人去参观访问。听说她是新西兰的大法弟子,是为了调查那里设水牢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但她没有看到,因为水牢在另外一个地方,张凤清、祝跃辉和王红霞等都曾亲身经历过水牢。那天中午恶警李琦紧随着她一起走,她上下楼看,当走到三楼最角落那间屋时,看到十几个大法弟子都面壁站军姿,就问李琦“为什么这几个要站着?”它撒谎说:“她们喜欢站”。当时有四个大法弟子就纠正说:“我们个个都不愿意站,是它叫我们站的。”那位外国人离开后,恶警李琦就唆使犯人陈其(音),邓爱玲……等毒打汪慧英、彭仕群、罗梦、段文莲。门窗紧闭,五个犯人轮番打一个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硬塑料拖鞋死命的乱打,皮带双拆成皮鞭打,一个个的打倒在地上挛缩成一团。倒在地上时,它们还不死心,又乱踩、乱踢腹部,嘴里还不停的讲下流无耻的话,直打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穷凶极恶的犯人又在恶警李琦的教唆下,将四名大法弟子拖入一个僻静的小屋里毒打。高慧芳曾以常人方式抗争却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被罚24小时站军姿,整整站了一个星期。恶警李琦为掩盖罪责,硬逼迫罗梦写一个“没有被打”的“证词”,不仅给罗梦劳教加期,还用铁链铐在大树上一通宵,接着站军姿一周。四个人一个接一个的残酷迫害。

2002年的夏天,正是烈日炎炎,恶警李琦、尹丹、李霞把全八中队50多个不转化的学员,集合在太阳下训练一个月,邪恶的说:“你们是犯了罪的,就是要弄来调训!”它们觉得中队的二、三十个犯人少了,又到其它中队挑选了12个最坏的、牛高马大的犯人到八中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陶玉琴、刘忠义、吴仕翠、肖红俊、喻斌、凡英、龚树英、段文莲等人,坚决抵制,站着不动,不配合它们的命令和指使,说:“大法弟子是清白无辜的,没有犯错,更不是犯罪!”恶警立即喊来十来个犯人对一个大法弟子毒打,一动手就长达几小时、半天、一整天,一个个轮番打,个个都被打得遍体鳞伤,到处又青又肿,伤痕斑斑,脸肿了,头肿了,衣服被抓破了,鞋被打破了,腿肿了,身子也肿了,衣服都穿不进去了,重庆华银山市妇女主任祝跃辉被打断两根肋骨,喻斌则被打断四根,她自己都能明显的摸到断开的骨端,还不能说骨头断了,否则,被送到医院里就更惨。邪恶又抓又扯又拖又踢,每个大法弟子的腰部、胸部、腿、脚等处都被打伤,都被打得不能动了。大法弟子陶玉琴、喻斌、刘忠义、凡英等被打得站立不稳,邪恶还要强迫她们罚站,凡英站得昏倒在地,恶警李琦、尹丹还要拖她站起来,犯人对大法弟子说:“是她们(恶警)喊我们打的,那李琦、尹丹、李霞、吴所长等都在那边看着的,如果她们看到我们不动手打,我们就要挨整。”多邪恶呀!

两个坚定如金刚的大法弟子,张凤清和张世清,长期被单独关小间,她们所受到的残酷折磨非语言所能形容,四到六个犯人监管一个,戴着手铐脚镣,谁也不知道她们每天被恶警胡副队长等的电棍警棒毒打过多少次,被辱骂多少次?她们总是关着门窗藏起来暴打。有大法弟子见到张凤清,全身青紫,腿肿得裤子都穿不上,心里顿时一酸,泪水强忍着,不敢流下来……。

更邪恶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剥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暴打,连起码的人格尊严都被蹂躏了,它们一点人性都没有了啊!

还有比这更更邪恶:天天强迫大法弟子读诬蔑诽谤大法的书,那些书里全都是假的、恶的、捏造的、诬陷我们伟大师父的,开了天目的大法弟子看到那书里每个字都是蛤蟆精附体、又蹦又跳。那些邪恶的光碟,内容与邪恶书是一样的坏。恶警安排邪恶之徒做这些大法弟子的洗脑,每一个大法弟子前后都经历了四、五百名小丑的攻心战,她们从来不听小丑们的胡言乱语,不搭理它们的提问,想都不去想它们诱惑的言词,只感到他们可悲可笑。

大法弟子只知道要证实大法,要“助师世间行”,师父早就讲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得再高也是师父安排的你才能修上去,怎么可以不听师父的呢?邪恶又说:“你凭啥子要死拉着师父不放?”大法弟子说就是要坚如磐石的跟着师父修炼大法,这个心永不动摇!大法弟子时时都在背《论语》和“经文”,时刻都在发正念,闭口不说话,她们坚如磐石的跟着师父修炼的心没有变过。

有一名大法弟子被新转到一个地方,告诉那里的大法弟子背《论语》,有的坚持背,到最后也没被“转化”,而没有背的那些人几乎全部被洗脑邪悟了。有的开着天目的同修看到写了“三书”的人,她的金光闪闪的世界像流星一样爆炸了。有的被洗脑放出来后,看到师父的经文就明白过来了,而不看经文的就很难。“最怕的是不看经文,看经文就可以明白过来。”这是归正后的学员的普遍认识。

从2003年元月15日起,恶警李琦、尹丹、李霞魔性大发,大法弟子因为不读邪恶的书,三个恶警就叫犯人陈其、邓爱玲、李红等,脱光大法弟子的衣服暴打。在17日那天,又把彭仕琼、罗梦、刘忠义、陶玉琴、童国琴、段文莲的衣服脱光,四个犯人打一个大法弟子,一个个被打得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恶人先叫大法弟子站在离墙一尺多远处,犯人陈其从几米外起跑冲过去,跳起一脚蹬在肚子上,皮带双拆成鞭往光裸的身上乱抽,用硬塑料拖鞋死劲打,用胳膊肘打,拳打脚踢,打倒在地上不能动时,又在全身乱踩乱踢,邪恶还不甘心,又把六个大法弟子光裸着拖到里面一间小屋里暴打……其时正是寒冷的深冬,这血肉之躯被光裸着在冰冷又粗糙的水泥地板上拖拉!又用臭擦布、臭袜子塞嘴,这种惨无人性的暴行持续了整整一天。第二天又暴打了八个大法弟子,还脱光年龄最小的大法弟子罗梦(20多岁)的衣服,陈其连续毒打罗梦三次,将罗梦打倒在地,犯人李红等,用脏擦布臭袜子堵住罗梦的嘴,侵犯罗梦的阴部、胸部,对阴部倒冷水……。这种无耻下流的行为,就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中国劳教所里!就在穿着公安警服的眼皮底下!就是中国劳教所警察挑选的打手干的!

恶人又出邪招,每十几分钟强迫每个大法弟子喝一大杯冷水(约600ml),却宣布不准上厕所,或一天只能上一次,使很多大法弟子的屎尿流在裤子上,却不准清洗,只能穿干在身上。不准洗澡,一般要三个多月才能洗涮一次。如果屎尿流在地上,就要被犯人毒打。正值寒冷的冬天,别人都要穿很厚的棉衣棉裤御寒,大法弟子只能穿一条很薄的单裤。有一个大法弟子一个星期没有让她上厕所,却没有屎尿流在身上,一身干净,犯人都觉得奇怪。

2003年底,恶警越来越疯狂、残暴、恶毒,每逢她们三个恶警谁值夜班时,大家睡熟以后,深夜叫以陈其为首的三、四个犯人,抓一个大法弟子到楼下一个阴冷、潮湿、隐蔽的屋里,关上门窗,脱光衣服,毒打、谩骂、咆哮着:“你写不写悔过书?不写今天就打死你!”残酷的折磨、野兽般的侮辱……,在这种高压残酷的迫害中,实在是承受不住了,一些人违心的写了“三书”,但每一个都内心非常愧疚,这种痛苦的滋味真正比死了还要难受百倍。[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以上所写只是冰山之一角,其实邪恶比所写出来的还要残酷、野蛮、狠毒,真的是“登峰造极”了!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的七、八中队是最邪恶的地方,因关押的大法弟子多又新成立九中队(现已撤销),有迫害致死的案例明慧网上已报导。7队还有王红霞、燕宝萍、8队还有高慧芳、罗梦、刘凤霞、刘忠义、蒋贤凤、童国琴、孙凤华等60多名大法学员尚被关在里面遭受野兽的折磨。张世清于2004年4月份被转走,不知去向。

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各界政府、全世界有正义感的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和援助,立即制止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惨无人道的兽行,还人间正义与公理!

请紧急营救狱中的大法弟子。

电话: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八中队0832─5212174 ,队长李琦
七中队队长张小芳更加邪恶至极,曾迫害致死黄丽沙、龚树英、**群等大法弟子。
恶警:李志强(男)。

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黄丽沙,女,约20多岁,成都人,两次被抓,在七中队于2003年大约7、8月间被迫害致死。

龚树英,女,63岁,成都某学校校长,曾两次被抓,第一次关在八中队,被放回不到一个月,又无辜被抓走关在七中队,第二次绝食,被野蛮灌食,大约于2003年10月间不堪忍受撞墙而死。

**群,女,20多岁,成都人,约2004年4月在七中队被迫害致死。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给迫害死大法弟子的犯人减期。每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减教20天,打死**群的两个犯人各减教1个月以上。并且严密封锁消息,谁走漏消息给谁加期。**群被迫害致死后,张小芳、李琦非常害怕,不敢叫最坏的犯人陈其管其他大法弟子了。

唐梅君,女,重庆市铁路火车站工人。曾经全家修炼大法,其妹妹唐乐群被抓后,被洗脑邪悟出卖了自己的姐姐,唐梅君两次被抓,第二次被判劳教1年,关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几个月后被洗脑写“三书”放回,出现气喘、咳嗽等症状,于2004年元月去世,去世前说:“江泽民最坏,是江泽民害死了我。” 其妹唐乐群还不醒悟。唐乐群电话:0832-3941823,四川隆昌县火车站客运室检票员。

有许多邪悟后放出的人死了,大多数是病死的。还在邪悟中的人、还在给邪恶做帮凶的人真的应该好好想一想自己了,真如果等到那一天来临再悔悟肯定是来不及的。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这里的恶警、坏人采用的手段包括:

1. 不准大法弟子睡觉。从第一天早上六点钟到第二天凌晨四点,一直要大法弟子做苦役、苦力,或進行超负荷的体力折磨,中间伴随恶人对大法弟子的打或骂。

2. 一天24小时只准大法弟子上三次厕所,被严酷折磨的大法弟子只准一天解便2次或1次,根本不考虑大法弟子的正常生理需要。还强迫大法弟子喝大量的水,然后不准上厕所解便。

3. 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残暴的進行暴力灌盐水。

4. 用酷刑老虎凳折磨大法弟子。

5. 恶警、坏人脱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然后用绳子捆扎大法弟子。然后唆使吸毒犯用燃着的烟头烧、烙大法弟子,直到把大法弟子的皮肤烧裂、肉烧烂都不放手。

6. 把大法弟子的衣服用来打扫地上的屎、尿。

现在正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红霞、赵宗林、郑才先、毛开明、耿小俊等,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大法弟子,一个小女孩儿,也被非法劳教,遭受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