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位于济南市郊的边区――浆水泉,向南是一片墓地,四周是荒山和垃圾场。所长姜丽杭黑黄的脸上长着一双小眼睛,颧骨高高的。

从2000年开始,山东省大量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初到这里时,感觉非常恐怖,每天早上5点钟开始高音喇叭唱着革命歌曲覆盖着惨叫声、哭喊声,每天列队都要唱革命歌曲,谁不唱就是思想有问题,对社会不满的大帽子就扣上了。到了这里仿佛象是回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年代,恶警每个班组训话,逼着学员发言,深挖“思想”。

那时,二大队整个大队都在严管期,恶警大队长许瑞菊、副大队长曹冬燕、以及徐红、王晓伟操纵社会上的刑事犯对大法学员长时间殴打,以让她们坐得腿和上身必须成九十度直角,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深夜十二点以后,有时是整夜这样坐着;搧耳光,有的大法学员被社会上的刑事犯搧的脸都肿了;踢大法学员,让大法学员坐飞机(体罚的一种,头朝下)……那时为了抗议这种虐待,整个大队的大法学员进行绝食,在绝食期间,恶警故意让大法学员练队列,大法学员张秀丽被折磨的晕倒在地,手脚冰凉。恶警强行对绝食的学员野蛮灌食,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操纵恶人轮番进行围攻,整夜不准睡觉,还培养了几个恶人专打大法学员。大法学员石宁被恶人整夜殴打,浑身伤痕累累,面容惨不忍睹,打完后把她铐在床架上,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恶警徐红还用高压电棍电石宁,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宿舍。

这里的环境很恶劣,进门不开灯什么都看不见,夏天闷热让人窒息得喘不过气来,满屋到处是蚊子,咬得浑身都是包;唯有一扇小窗户通向恶警的厕所,不开还好,如果打开臭气、潮气都涌向这里;冬天楼道的阴风刺骨的寒冷,冻得浑身关节肿大,疼痛难忍,原来有片暖气被恶警关了。这样的环境是专门用来迫害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的,有的被铐在这里,有的关在这里,一关就是几个月,甚至有的大法学员还住在这里,由于在这里呆的时间太久,把身体都拖垮了,出去被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这里的大法学员每天都进行着繁重的劳动,从早上五点起床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多钟,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要干一夜,中间吃饭的时间很短,经常吃一半就要洗碗,有时由于时间短,饭热,烫得嘴里都是泡。这里的大法学员各年龄段的都有,长时间的劳动每天都处于紧张的应急状态,手中的活稍有怠慢就会遭到恶警曹冬燕的一顿训斥,所以车间里经常有晕倒的,有的手指被缝纫机针穿透,有的实在受不了躺在地上,有的每天出工都有别人搀扶,就这样也不准她们休息。不但肉体上摧残精神上更是摧残,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学员每天手中干着活,还要强迫听高音喇叭播放的歌曲(目的是不让人思考)这样每天下来已是精疲力竭。收工后恶警还要逼迫学员写什么“感想”,不识字的要别人代写,这样搞得大法学员一夜都无法入睡,第二天还要继续干活。

这里生产的大部分产品都出口到世界各个国家,有济南工艺美术工厂出口的墓地摆放的花环,圣诞树;昌邑、文登出口的手绗被;济南天一印务的药品防伪商标,等等。劳教所的恶警们用这些不正当手段搜刮来的血汗钱盖起了办公楼、接见楼、大锅炉房,干警们拿着丰厚的奖金和福利。

在这里上厕所是受限制的,白天每次好不容易等到上厕所,上到一半就往外撵。到了晚上把厕所的门锁起来,恶警们准备了几个桶,大小便都上在桶里边,稍不注意就会弄身上。早上连上厕所带洗漱只有五分钟,晚上最多十分钟,有时不到十分钟,洗衣、洗澡,所有一切都要在这十分内钟完成。有的学员由于没时间洗澡,身上长满疥疮。

负责接见的恶警黄××,到了退休年龄,为了榨取学员的黑心钱懒着不走,不只对学员凶狠,对前去接见的家属也口出恶语,非常凶狠。家里的亲人看到大法学员一个个面黄肌瘦,带点水果看望,被黄恶警扔在地上,只能买劳教所里小卖部的东西,这样它们才能赚到钱。小卖部进的货有些是假冒伪劣,大法学员买到的牙膏、肥皂不但不起沫,还有一股异味,每次接见几分钟就要交几十元钱。就这样,它们榨取了很多黑心钱。

以上所揭露的只是一小部分,以后还会有大量的事实被揭露出来的。恶警们迫害大法学员是违法的,必将受到法律制裁。所有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恶警、恶人终逃脱不了天理、人间正道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5/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90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