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刘忠梅等歹徒野蛮折磨蔡美琴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狠毒,是每一个走出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的。现在,我们将蔡美琴被残酷迫害的事实公诸于众。

蔡美琴因坚定信仰大法,于2001年6月5日由洗脑班被转入劳教所四中队。由于拒绝妥协被当时的四中队队长刘忠梅视为眼中钉,关禁闭,不许睡觉,不让睡厕所,指使吸毒犯打耳光,拳打脚踢等种种惩罚成了家常便饭,刘忠梅还命吸毒犯扒她的衣服,用马扎劈头盖脑在她身上乱抽乱打,她经常被打的脸青紫,头上几个大包。恶徒还经常将她的双手双脚分别捆住强迫她在水泥地上一坐就是一天。冬天在刘忠梅的迫害下,她被剥得一丝不挂按在地上,吸毒犯踩在她身上走来走去;她们还经常揪住他的头发用力往墙上撞,碰的她满头大包眼冒金星,恶徒还用当时做汽车垫用的三寸长的钢针扎她的双手,扎得鲜血淋淋凄惨的喊叫声满楼道都听的见,她手背上针眼密密麻麻手肿得象馒头,有时吸毒犯用脚踩住她拿马扎浑身上下乱砸,吓的同屋的人都哭了,纷纷要求换组。

2003年春节期间,刘忠梅问蔡美琴“还炼不炼功了?”蔡说“炼!”她就抬起右脚(脚上穿着2寸多高的尖跟皮鞋)照准蔡美琴的左脚上猛地跺下去,嘴里还恶狠狠的说:“我叫你练。”当时就把蔡的脚面戳得鲜血直流,痛得她脸色苍白,脚肿得穿不上鞋。一次,刘忠梅强迫她连续5天5夜不许睡觉,还将她的双脚双手分别捆住罚站。让她头顶饭盒盖,并用污言秽语谩骂羞辱她;有一次,另一干警把她叫到办公室打耳光,并把她推倒在地,碰碎了玻璃杯,划破她的手,血流如注,缝了两针;还有一次“护卫队”的男干警江浩用胶皮棒子狠狠抽打她,直到打得她手上裂开血口子,血止不住,去医务所缝合。记不清多少次,蔡美琴被打的面目全非,浑身是伤。就这样,蛇蝎心肠的刘忠梅还嫌不解气,她指使吸毒犯扒光蔡的衣服,让她背对床垫坐在地上,将她的两腿撇成180度,让一吸毒犯坐在她对面,用双脚分别蹬在她的大腿根处使她动弹不得,然后用布蒙住菜的双眼,脖子上勒了一条毛巾捂住鼻子堵住嘴,揪住头发用力向后拉,同时把蔡的胳膊绑在背后,或用脚踩住,或交叉起来往上抬,痛的蔡浑身颤栗,捂得几乎窒息,丧失人性的吸毒犯却淫笑着说“这叫燕儿飞。”用这样的流氓刑罚不知整过她多少次。

从2001年至2002年7、8月间,恶徒几乎每天都把蔡的胳膊和腿都捆成十字绑在二层床铺上,每天让吸毒犯,对其掐脖子,向外扳手指头,用钢针扎,拳打脚踢,冬天浇上冷水冻,几乎成了她的生活的主要内容,她的内衣内裤上经常血迹斑斑,惨不忍睹。为了不让学员看见,她的血衣常被扔进垃圾箱。三年来蔡美琴身上大片大片的青紫淤血从未间断,手背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连成片,体重由入所时的145斤到所外就医时仅80斤,在刘忠梅“榜样”的带领下,当时四中队的干警没有一个没有打过蔡美琴。蔡美琴几次绝食,逃跑,而导致更残酷的折磨。刘忠梅之流欺骗蔡的家人,说可找关系开了精神不正常的证明就能将其放回家,先后向她丈夫要了7、8千元,还强行把她拉到精神病院四次。经十几位专家检测证明她的思维正常,神志清楚,劳教所的恶警们都给她开回了大量的不知什么药,每天按住她强行灌药,插胃管,扎得她鼻子和胃都出了血。

三年来,蔡美琴遭受了无数次的非人迫害。吸毒犯对她说,我们也不愿这样对待你,这是队长的命令,队长只说,只要有一口气,怎么折磨她都行。上边说了,打死她不负责任,这就是头顶国徽,身穿警服的“人民警察”刘忠梅的原话。就是这个毫无人性的恶警险些把蔡美琴迫害致死,非但不受任何指责,反而被评为“五好干警”,打人的吸毒犯也被评为“五好学员”,受到了减少教期的奖励!蔡美琴在被折磨迫害得浑身病痛,伤痕累累的情况下“所外就医”了,刘忠梅等迫害大法弟子的歹徒居然还恬不知耻假惺惺地到蔡美琴家“看望”。身心受过严重摧残的蔡美琴永远都不会忘在人间地狱里的这段经历,我们强烈要求严惩公安败类刘忠梅之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