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一,以下是丹东地区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法院、检察院等司法系统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中的一部分事实:

刘明,男,28岁丹东市纤维厂工人

王喜东,男,25岁丹东市电视机厂工人

1999年7月22日进京上访,被丹东市公安局警察劫持到振兴区福村派出所。在派出所遭到了所长和恶警的毒打,当时被抓的大法弟子有十几人,刘明和另一名大法弟子唐义青(详情见后)被打得最重。当所长暴跳如雷的时候,墙上挂着的《所长职责》玻璃镜框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他大吃一惊,说:你们发功了吧?大法弟子说没有。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会那样做,并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真象。这个所长还骂,逼着念取缔公告,这时他坐的椅子突然倒了,椅子摔坏了,他也摔在地上起不来了。这时这个所长更吃惊了,脸色都变了,忙问大法弟子说,你们又发功了吧?通过这两件事,他再也不骂不打了,也心平气和了。过后找大法弟子要《转法轮》看。

1999年8月,刘明和其他大法弟子二次进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抓捕。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区公安分局、福村派出所教导员刘亚男等恶警去北京将刘明等大法弟子押往丹东。在途经大连地区庄河市时已是深夜,刘明等大法弟子决定跳车继续去北京上访。当时跳车的有刘明、王喜东、王雪梅、刘静、王雪杰,王雪梅摔成重伤,刘静、王雪杰也摔伤并昏迷。关于刘明和王喜东的情况,车上的警察说刘明当时就摔死了,王喜东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当时情况分析,跳车的5人中,刘明、王喜东是男青年,摔死的可能性不大,但当时其他弟子都昏迷过去,详细情况不太清楚。后来刘亚南因为此事被处分,刘亚南不忿,他说刘明、王喜东根本不是跳车摔死的,是打死的。(此事我们还在继续查)

王雪梅,女,丹东市妇女儿童医院护士

1999年8月去北京上访被押回的路上,因想继续上访而跳车以致摔成重伤,被送回本单位治疗。身体刚好一点就被送进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在医院被强行四肢定位,手脚都被铐子铐上,长时间不打开,关节都僵硬了,极其痛苦。不仅如此,还强行灌些对身体有害的药物进行摧残,几个月后因无法忍受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开始绝食抗议。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精神病院怕担责任,通知王雪梅单位来接人,警察也怕担责任,才把王雪梅送回家。后来被单位非法开除。2002年8月,被丹东市公安一处秘密绑架。在公安一处被酷刑折磨得已不能走路,就这样丹东610和法院还非法判王雪梅劳动教养3年。往马三家教养院送的时候,王雪梅因不能走路,是被几个警察拖上警车的。在马三家教养院,因王雪梅坚修大法而遭到了更加恶毒的迫害,被关进小号严管,恶警和恶人用酷刑折磨她,不让家人探望。

吕慧忠,男,38岁丹东市第一百货商店职工

2000年8月,吕慧忠在工作岗位上被丹东市公安一处的恶警非法绑架,第二天就被迫害致死。

吕慧忠身上满是伤痕,头部脸部都被打得变成黑紫色。家属要求验尸,但警察不让验;家属上告到有关部门,但无人受理。吕慧忠的妻子在上告无门的情况下,领着女儿到公安一处门口烧纸并向过路人讲述吕慧忠被打死的真象。有些过路人听了都跟着落泪,就连公安一处有良知的人也偷偷地流泪。

高玉兰,女,丹东织绸一厂职工

2000年10月15日,丹东市公安一处处长曹玉家,副处长于德庆带领一伙恶警闯入高玉兰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并将高玉兰绑架到公安一处进行迫害。在经过了连续5天5夜刑讯逼供和酷刑折磨后送进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5年,投进沈阳大北监狱进行迫害。(现已转至马三家教养院)

唐义青,男,丹东市振兴区福村学校校办工厂职工

1999年7月22日进京上访被福村派出所绑架并遭毒打和几次被非法关押。2002年7月13日,丹东公安一处给唐义青打电话谎称修电视,将其从家中骗出,一直下落不明。后来经家人多方查找,才知道被恶警骗出后绑架,未经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判刑4年。现关押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迫害。

唐诗宇,男,15岁,福春小学学生

唐诗宇从小患有心脏病,1995年,医院诊断后称他只能活半年。1996年唐诗宇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炼功学法他的病一天天好起来了,也能上学了,并且学习成绩非常好。1999年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了迫害,唐诗宇和爸爸(唐义青)妈妈一起走出来证实大法。唐诗宇的妈妈在学校上班时被丹东公安一处绑架,一段时间后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教养2年。由于爸爸和妈妈先后被绑架判刑,年少的唐诗宇的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正是这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打击,导致唐诗宇心脏病复发而死亡,这是江泽民及其帮凶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潘晶,女,丹东电视机厂话务员

1999年进京上访被押回丹东后,永昌派出所的恶警诱骗其家属,将潘晶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将她四肢定位在床上,强行灌药物进行摧残。

2002年,因向周围的人讲真象而被绑架。丹东610、公安一处的恶警采用酷刑逼供,连续10天不让睡觉,还将潘晶吊了3天3夜,使身体受到极大伤害。她来例假恶警都不让上厕所,血流了一地。经长时间灭绝人性的摧残,使她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以致昏迷在厕所里。狱医检查测量血压高达200,脉搏微弱,恶警怕死人才将奄奄一息的潘晶送回家。2002年9月,公安一处又一次绑架了潘晶并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劳动教养3年。在马三家教养院因坚修大法,被恶警酷刑折磨,现双腿已致残。

安立新,男,北京装甲兵学院毕业在大连陆军学院任教

1999年进京上访,被大连陆军学院开除。回到原籍丹东后,于2002年9月被丹东恶警非法绑架,现关押在抚顺监狱。

胡志强,男,丹东空二军某部指导员

因进京上访而被开除工职,从而导致家庭破裂。为了生活,开了一家网吧,但却经常遭到610、公安局等恶警的非法骚扰和监视。2002年11月被610、公安一处的恶警绑架,非法判2年劳教,现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教养院。

于湘莉,女,丹东市电视机厂工程师

1999年10月31日,丹东大法弟子采用集体炼功的形式证实大法,于湘莉因此而被恶警绑架到丹东看守所。恶警逼迫她放弃信仰,于湘莉义正辞严地告诉恶警,自己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没有任何罪过,并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恶警们不由分说开始毒打她,于湘莉被打得昏过去,没有人性的恶警说她装死。刚苏醒过来恶警就又开始毒打以致再次昏死过去。2002年7月8日,丹东公安一处以曹玉家、于德庆为首的恶警非法绑架了于湘莉。经过严刑逼供后,判刑4年,现非法关押在马三家。

盛丽霞,女,丹东市税务局职工

2002年5月被强行送往丹东610办的洗脑班。因坚修大法而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头及身体各部位被严重电伤,手臂弯曲无法活动。在洗脑班回家后不长时间,即2002年9月又被一处和610的恶警绑架,现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里遭受迫害。

刘梅,女,东港市水产纸箱厂职工(东港市是丹东市辖区内的县级市)

2002年4月9日晚5时,刘梅下班刚回家,就被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的王润龙带领派出所十多名恶警闯进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并将刘梅劫持到东港看守所(王润龙原是东港市黑沟乡派出所所长,因迫害法轮功卖力,提升到东港市政保科)。两天后,在送往丹东看守所的途中,由于车速很快,颠簸得厉害,车又没有把手,刘梅带着刑具站立不稳,晕车呕吐后昏倒以致摔伤。刘梅在丹东看守所受尽了非人的酷刑折磨,以致患上了肺结核病。看守所的恶警不许家人探视,刘梅70多岁的老母亲去了六、七次都没让见上一面。2002年11月4日,丹东610串通法院非法将刘梅判刑13年,送往沈阳大北监狱进行迫害。

朱长明,男,大学毕业东港市随机厂保卫干事

2002年4月9日,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王润龙带领十几名恶警对朱长明进行非法抄家,同时将他绑架到东港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酷刑逼供,并被吊铐6天。2002年5月20日,朱长明被非法判刑13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据说现转到马三家)

宋桂香,女,40多岁,丹东市元宝区人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还一个公道,宋桂香进京上访,被北京的恶警非法抓捕。丹东的警察将她押回丹东后,关押在丹东市看守所里,在看守所里受到了残酷的迫害。所长解志英极其邪恶狠毒,她给宋桂香戴上王八铁块子后拉出去游监。王八铁块子是一块长方形铁块,有几十斤重,在铁块的一端引出两根铁链子,在铁链子上有铁环。恶警把铁环套在宋桂香的脚脖子上,叫宋桂香用脚拖着铁块子一步一步的走,有两个恶警一边一个把着宋桂香的手臂往前推,不走就打。走了没几步脚脖子上的肉皮就被铁环拉破了,铁环勒进肉里,血流了一地。游完监后,给宋桂香长时间四肢定位,四肢全部用铐子铐上5、6天才给放开。这种酷刑会使人各个关节僵硬、全身麻木,非常痛苦。由于长时间的四肢定位,造成宋桂香脚上伤口感染恶化以致落下很大的疤痕。

1999年11月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宋桂香在教养院一直坚修大法,无论怎样酷刑折磨和迫害,都没有放弃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两年后堂堂正正地从马三家教养院回到家中,时间是2001年10月20日。可是,宋桂香刚回家29天,即2001年11月20日,丹东市610和公安局的恶警又将她绑架到看守所。由于宋桂香坚持修炼,在看守所里炼功,被所长解志英和恶警毒打和折磨。解志英为了迫害宋桂香专制了一种刑具,将其手和脚都铐上保持一个姿势动不了,由恶警任意打骂和折磨。

2001年12月,宋桂香又一次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由于坚修大法而遭到了更加残酷的迫害,恶警把她双手背在后面长时间铐在床头上或铐在暖气片上,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宋桂香整天坐在屎尿窝里,冰冷的地面和屎尿的浸泡,其难受的滋味不可想象。恶警有时还将她铐在床上长时间不放开,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和床上。恶警怕她炼功,就将她的手背在后面铐上,再用绳子把腿绑起来几天也不给放开,宋桂香疼得死去活来。宋桂香绝食抗议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恶警就往她胃里灌粉碎的大蒜和盐水来摧残她。其他坚定的大法弟子有的被灌辣椒水;有的被灌进两盆子半生不熟的玉米面,涨得人动不了。恶警还把污蔑师父的话写好后挂在大法弟子身上,大法弟子们不能忍受恶警污蔑伟大师尊,她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堵大法弟子的嘴并毒打大法弟子。马三家教养院为了折磨大法弟子,特制了一个铁椅子形的刑具。每当有大法弟子被送进严管号时,就把人给铐在上面。铁椅子的背面有两道铐子,恶警把大法弟子的双臂背过去铐在铁椅子后面;再把双脚铐在铁椅子的两条腿上;胸前是一块铁板,把人铐在上面后一动也动不了。冬天手和脚都冻起了大泡,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铐在上面长时间不放开。宋桂香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马三家的恶警怕人死在里面,半夜打电话叫宋桂香的家人带钱来领人。在宋桂香的家人交了7000元的“抵押金”后,恶警才放人。由于宋桂香长期受到酷刑折磨,长时间坐在地砖上和坐在屎尿中身体受到极大伤害,在马三家教养院时双腿已不能动,回家后,现在正在恢复之中。

以上是丹东地区部分能被查实的法轮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情况,其实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和痛苦是用语言和文字所无法描述的。还有很多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暂时还无法查证,在此披露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二,丹东市看守所除了对以上所述大法弟子的迫害以外,还有对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下面就是查证到的一部分:

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批1999年7月22日后进京上访和同年10月31日因大法弟子为证实大法集体炼而被绑架进看守所的大法弟子。10月31日晚,因为炼功,恶警把大法弟子们吊铐在窗框上和门上。有的脚刚着地,由于长时间吊铐,手铐子勒进肉里很深,又疼又麻。11月1日早8时左右,所长解志英带着恶警马广波、王春梅等,手持皮鞭、三角带、竹板子等刑具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不由分说,先对大法弟子刘梅劈头盖脸地进行抽打。打得刘梅满地乱滚、惨不忍睹,一直打到昏死过去。在王井华身上抽了三鞭子之后,下流无耻的男恶警把女法轮功学员的裤子都扒下来只剩短裤。三个男恶警同时拼命抽打,声声惨叫不绝于耳撕心裂肺,有的被打的昏死过去,很有弹性的竹板子都打断了。被打的有:谢桂英、初华昆、魏丽明、孟凡芹、赵颖、周玉双、曲淑芳。其中初华昆被打得最惨,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鲜血湿透了裤子,粘在肉上都分不开了。即使被打成这样,没有人性的恶警还不罢休,给她戴重刑具,手和脚铐在一起。不能直腰,不能坐,不能睡觉,不能上厕所,还要逼她忍着巨痛缝皮手套。被毒打过的大法弟子的腰部、臀部及其它被打过的部位受到严重损伤,皮肤变成黑色,破裂出血、感染化脓。恶毒的狱医用碘酒直接往伤口里上,有的大法弟子疼得昏了过去。

不仅如此,丹东看守所还强迫大法弟子和其他在押人员无偿高强度劳动,完不成所里规定的任务就不让睡觉,有不少人因此而累得昏迷过去。

丹东市部分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主要责任人的电话:
丹东市市长:姜作勇电话0415—21390280415—2126041
副市长:陈明月电话0415—21269030415—2123734
关永光电话0415—2124991
单志营电话0415—2125837
丹东市公安局局长:林鲁波电话0415—2125655(总机)
朱文杰电话0415—21341540415—2138618(此人现已调往鞍山市)
丹东市公安局一处处长:李学一电话0415—2103279
副处长:曹玉家电话0415—2103282
副处长:于德庆电话0415—3153837
丹东市政法委书记:王保治电话0415—21640000415—2125851(办公室)
传真0415—2127550
丹东市政法委副书记:吴惠民刘文波电话0415—2123536
丹东市610办公室负责人:高苹曾武电话0415—2853955(宅电)
公安传呼台0415—2103455传1678
0415—2103282传1678
公安一处恶警:于国庆孙成伟孙洪烈陈正凯
丹东市看守所(原所长)解志英现任所长:关世宏
看守所电话0415—6134004
看守所恶警、打手:马广波、王春梅(现已调往拘留所)
丹东市教养院院长:孙树科电话0415—4142335
教养院恶警:胡大明、孙殿成、廖平、胡滨
丹东市振兴区公安分局局长:杨进修电话0415—3148301
丹东市七道派出所所长:戴兴国电话0415—2183567
丹东市广播电视局局长:郭连胜电话0415—314278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