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位于宝鸡凤翔县一个偏远山区里面,这里交通不便,人烟稀少,寒风凛冽,就在这人迹罕至的山沟沟里面,四面围着铁丝网、四角安放岗楼的劳教所里,关押着整个陕西省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也是邪恶在大西北的土地上迫害大法的主要魔窟之一。劳教所有四个中队:一大队、二大队、教育中队(三队)、生活中队(四队)。每个中队都非法关押着大批大法学员,被强迫劳动,被侮辱,被体罚,被酷刑,然而无论在多么艰难的形式下,都没有动摇大法弟子坚定的信念。现将劳教所迫害大法的恶人恶行曝光,让世界上的善良的人们看到这场迫害的邪恶。

劳教所现任所长张世禄,紧随江氏集团鞍前马后,几年的对大法的迫害中,多次召开迫害大法的批斗会,逼迫学员转化,开揭批大会,公开侮蔑大法。

劳教所转化办主任杨军,号称恶警鬼头,此人总是鬼头鬼脑,是枣子河迫害大法的总头目,所有的恶事都与他的策划有关。人们背地里称其为“马面鬼”。其人诡计多端,把一生50多年积攒的坏点子全用在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上,在他的密谋策划下,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采取多种卑鄙的手段,诸如精神折磨,罚站通宵,不让睡觉,用绳子吊铐,关小室,殴打,冬季在大水罐中加满水逼迫大法弟子脱光衣服站在冷水堆中进行折磨,并安排吸毒劳教人员轮换将大法学员用被子蒙头进行毒打,进行非人的折磨。

二大队恶警名单及其恶行:

中队原指导员胡新起,现调任劳教所政治部副主任,二大队迫害大法策划者,幕后指使手下对大法弟子进行体罚,殴打。2001年8月胡与恶警魏启明一起策划和实施用手铐吊大法弟子,并指示犯人殴打。2002年初他指示犯人对坚定弟子进行迫害,并鼓动劳教人员说:“加大力度整(坚定的大法弟子)!

恶警魏启明,现调任四队(即生活中队)中队长,因其在二大队迫害大法有‘成绩’而升迁。2001年8月间,魏用手铐将大法弟子铐起来,两脚离地,吊着,并指示劳教犯史春宏等殴打大法弟子邝东亮等;12月份又指示劳教犯刘昌义对大法弟子郑春来、谢新昊进行迫害,四天四夜不让休息,并亲自动手将邝东亮绑在床上'背班’。在魏的指示下,劳教犯罗军歧对大法弟子王乾生进行殴打,罗抓住王乾生的头发将头连续闯击且拳脚相加;陕西延安大法弟子韩涛也受到了罗军歧在魏授意下的殴打,体罚,被剥夺了睡觉的权利。这还不够,魏指示劳教犯杨骏、马骏对大法弟子韩涛进行更残酷地殴打,每天只许韩涛睡一、两个小时的觉,并要每天鼻子贴墙站着,劳教犯张晓兵将大法弟子韩涛打伤,并且殴打大法弟子陈敏敢,不让陈敏敢睡觉。魏还与恶警胡新启指示劳教犯对年已55岁、头发全白的大法弟子王文生进行了灭绝人性的迫害:恶人用塑料鞋底的棱子击打老人的脚踝骨,致使小腿肿得像面包一样,只许老人睡一、两个小时的觉。

恶警窦广庆,指示劳教犯王显民、王天喜对大法弟子王乾生进行殴打、体罚,每天只许王乾生睡一,两个小时觉。

恶警汪军卫,指示劳教犯刘昌义对大法弟子郑春来,谢新昊进行迫害,不许他俩睡觉,进行强制洗脑、体罚。

恶警大队长侯伯成,指示劳教犯冯涛、孙利平、杨伟迫害咸阳辅导站长大法弟子马明海:连续17天不让马明海睡觉,并殴打体罚(‘坐沙发’:两腿半蹲,背靠墙,屁股悬空。)

恶警中队长朱西林,亲自动手殴打一大队大法弟子李文军几个耳光,并指示四队恶人对大法弟子李文军进行殴打。

恶警王文龙,二大队负责‘洗脑’者,给大法弟子施加压力,强迫‘学习”侮蔑大法的材料并指示恶人殴打体罚大法弟子。

教育中队恶警名单及其恶行:

指导员陈超恩,城府极深,原任中队长期间,因其内部勾心斗角,对迫害大法的工作似管非管。2002年1月初开始的以原副指导吕连科实施的“精神摧残”为主的迫害以失败告终后,陈觉得升官机会已到,主持策划并实施了2002年5月底6月初以毒打为主的迫害。为向江鬼头和罗鬼头来陕西省考查献”礼“,陈曾说:“我不给你们下手,人家就会对我下手”,陈挑选了吸毒犯马红星、梁永明、杨军辉、程富忠、张忠安和流氓犯张志民,分两批对大法弟子吴新明、朱显中、石朝辉、汪引文、王小明、谢良斌、任军先进行毒打,强迫写“三书”,给亲人写“悔过信”。为掩人耳目,陈将黑窝移至大院南楼三层教育科的四个空教室(无桌凳),由恶人带着自己的“分子”(两劳中话,惟命是从伺候恶人的人),几个人围着一个施暴,他们用“打柴胡(针)”(即用膝盖猛击对方大腿外侧,使受害人大腿内侧青肿发紫,一般人最多只能挨两个,就受不了了)折磨大法弟子吴新明,吸毒恶鬼程富忠、张忠安往大法弟子王小明额头写骂大法的字,往头上洒尿,使大法弟子王小明屁股肿得近一个月不能走路。

中队长吕连科,原中队副指导员。曾专门负责对大法弟子的“洗脑”迫害。2002年初吕主持了对大法弟子长达几个月的“洗脑”迫害。每天只让大法弟子睡不到两小时,从早到晚“洗脑”。吕坐在办公室的监控器前严密督促恶人对大法的迫害,若不得力必遭其唾骂。吕实施法西斯式的株连式强化“互监”制度,由几个所谓的“互监”跟着大法弟子形影不离,若大法弟子间说句话,“互监”就得受罚挨打,并想尽办法给“互监”施加压力,叫其迫害大法弟子。吕张嘴就骂人,在大法弟子面前却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伸张正义的样子。吕的法西斯式迫害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并不起作用,唯一的“效果”或许能让其“安慰”的是:使陕西省千阳县山区的一位因抢夺而被劳教的劳教人员李宝军变成了疯子。年仅17岁的失足少年李宝军被劳教后,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他曾说:“这枣子河只有法轮功(弟子)是好人!”。面对吕等恶警所带来的高压恐怖气氛和丧心病狂的“洗脑”迫害,年幼单纯的小孩思想崩溃了。精神不正常的李宝军,一会说他是大法弟子,他(炼法轮功)受益了;一会说,他是天兵天将下凡。吕、陈等恶警怀疑李宝军装疯,指示外号”黑牛“的恶人去刺探,恶人折磨他并且打他额头和脸,还美其名曰:灵醒掌。升级的迫害使李的病情雪上加霜,连小便都不知觉了,恶警最终偷偷地将李送回了家。吕还指示恶人流氓打手张志民,刘宝剑毒打大法弟子刘继红、丛学林。

富平劳教所副所长:王志钊,原枣子河教育中队指导员(2001年11月调离)。2001年8月,王以恶警杨亚龙王文辉为左膀右臂,许他俩入党之愿,来充当他的马前卒,掀起了迫害大法的狂潮。王指示恶人将大法弟子吴新明用手铐吊起,毒打了四天三夜,并给口中灌脏水,将吴新明内脏打伤,两个月都直不起腰。

副中队长杨亚龙,因一直卖力迫害大法而被破格提拔。杨批着“正义”的外衣,念念不忘地实施着他的入党升官梦,不料多年的预备党员、上司的空口许诺和同事的勾心斗角确也使他伤透了心 ,但江的个人运动使杨看到了升官的“曙光”,所以杨与枣子河的鬼头杨军沆瀣一气,丧心病狂地“洗脑”迫害大法弟子的正信。只要是他值班就是“洗脑”或变相打探大法弟子的思想动态。在大法弟子孔令新7天7夜“背班”期间,杨使出了卑鄙的小人伎俩:又是偷听,又是搞突然袭击,往往无声无息地摸到隔离室门口,再突然闯入,查看恶人对孔令新的迫害程度是否令他满意。杨在03年4、5月份的所谓“春雷行动“中,直接主持了对大法弟子陈敏敢的迫害。杨看中了47岁的老流氓打手张志民,张在杨的授意下对大法弟子进行了一系列的迫害,因迫害“有功”而被提拔为“大张”(身为劳教人员却直接管理劳教人员的恶人,享有超越纪律的特权)。杨的上台使迫害大法而受提升赏识减教变得明目张胆。天理昭然,非典期间杨受恶报,住医院一个月多,使邪恶乱了阵脚。

恶警:王翔 现调往伙食大灶。王亲手撕了一个被罩,骂骂咧咧的拧了一根粗绳,将大法弟子孔令新捆在床上7天7夜不能动弹,四肢腰间全捆上了王拧的粗绳。
恶警:王文辉,十足的伪君子,多次参与迫害,却不露面。
恶警:王新卫,杨的提拔激励了王的热情,使他感到抓住了一根升迁的稻草。王分担了杨的部分“洗脑”职责,变本加厉地迫害,常神志不清地侮蔑大法弟子没有思想能力却自认有思想性,狂妄而无知。
恶警:侯海飞,多次参与迫害,一度与杨并肩作恶,很狂妄。

一大队恶警恶事:

一大队指导员杨某,原来是劳教所管理科科长,在所内会议上狂言,“不转化就加教期,再不转化就无限期关押,最后枪毙!”,现任一大队指导员,迫害大法弟子的幕后刽子手。
一大队恶警朱队长,表面上文质彬彬,骨子里面狠毒狡诈;因其谎言误导年幼的大法学员邓晓祥“转化”有功,充当迫害大法骨干及幕后黑手。其人虽能言善辩,但面对大法弟子的义正辞严,它便会穷凶极恶,理屈词穷。
一大队恶警张队长,个子不过1.6米,但迫害起大法学员来,极其猖狂,在队内会议上,公开宣读侮蔑大法的材料。大法弟子强小宜与其据理力争时,被恶警杜队长,吊挂在铁窗上,被问及“你是转化还是不转化时”,强小宜坚定地回答:“我就只跟着师父走!”,两脚离地,吊挂三天,致使铁铐入肉三分,双手几乎残废。

生活中队恶警恶事

指导员冯队长,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从来就没有手软过,其人脸色阴沉,曾用鞋底子扇打大法弟子强小宜的嘴巴;和杨军一道密谋策划,把全队大法学员吊挂在窗棂上、铁钩上,把坚定的大法弟子脱光衣服,按在水缸里浸泡。因其迫害卖力,警衔升了一级。

以上所列,仅是能知道记载的部分恶人恶行,这样的迫害现在仍然在继续,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能够关注这里残酷发生的一切,同时正告那些仍执迷不悟的恶人--江氏的殉葬品:且莫坏事干绝,堵死自生路!

恶警电话:
杨军 家电:0917-7237373 办公室:0917-7485318

教育中队 办公室电话:0917-7485329
指导员:吕连科
中队长:陈超恩

一大队办公室电话:0917-7485083
教导员:杨××
大队长:范××

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地址: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董家河镇 邮编:7214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