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北宁市乡亲的公开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

各位乡亲您好!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曾在北宁市风景局工作,为了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现在已经流离失所37个月。今天写此出信,是想向各位讲一下我的真心话。

法轮功是92年由李洪志师父传出的,由国家认定曾获边缘科学一等奖的高德大法,十二年来传遍了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一千多个褒奖。《转法轮》一书被译成三十几种文字和语言,受众多国家人民的喜爱,世界各地修炼法轮功的人早已超过一亿多,师父教人“真、善、忍”法理,给修炼者净化了身心,普遍使人心归正,道理回升。

99年江首恶出于妒嫉发动了一邪恶的镇压,有841名修炼者被迫致死(截至2003年12月20日)。十多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更有流离失所者有家不能归,无数家庭破碎,妻离子散。可任何强制手段都改变不了法轮功真修者的心。在几年的迫害中修炼者更加看清了邪恶的本质。开始运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信仰的权利。2002年10月江首恶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起诉到美国联邦法院,此案正在进行中,人心法庭,道德法庭,正义法庭已开始审判江邪恶集团。大陆许多正义的官员纷纷收集江首恶的罪证。明白真象的人们也为法轮功鸣不平。法轮功修炼者一定坚强的走正自己脚下的路。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我于95年5月初开始看《转法轮》和炼法轮功。因为当时患有严重的眩晕症,胃病和关节炎病,经常住院治疗,中西医偏方均治不好,在医治无效的情况下,我学炼了法轮功,而《转法轮》书中告诉人们要修心,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别人着想的人,这样炼功才能祛病,否则只炼动作还不能祛病。我决心按书中学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这部高德大法我爱不释手。同时经常告诉别人,介绍给亲朋好友。我后半生选择了法轮功。看书、学法炼功近9年,自99年5月起遭受迫害,至今四年多,百折不挠,这就是我坚持修炼的根本原因。

99年4.25我从北京回来,受到市公安局的重点关照,5月初鲁振富、刘纯华,广宁镇分局崔占刚和办公室刘某司机5、6个人到我家。鲁满脸怒气,情绪败坏的大声问:如果我不让你炼法轮功呢?我正言道:“你办不到,这是我个人信仰自由,你别忘你是干啥的我不是坏人,谁都制止不了我炼法轮功。”他脸色一阵青,一阵黄,坐不住了,站起来吼:“你看着,咱们走着瞧”,从那以后,分局、市局它们没有任何正规手续,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经常来我家骚扰。多半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行动,以崔占刚为首带领数人先是用力拍,大声叫院的大门,随后咚,咚,几个人跳墙地院的人用力敲门和窗户,用手电往屋内照,用手机打室内座机,利用卑鄙邪恶的手段十几次搅乱,闹得四邻不安,犬吠不停。群众对它们的行为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增加养狗的数量来壮胆。

儿子在南方打工,丈夫在学校值班住宿,就我一个人在家。气氛恐怖紧张,我孤立无援。请大家想一想,我一个53岁的老太太,在这种劣况中煎熬着。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

善良的北宁人啊,谁家没有父母姐妹,修炼法轮功何罪之有,只因想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只因不放弃真、善、忍。

7月21日早6点多,分局干警李洪生领一个自称姓陈的人来我家,说“你是赵洁呀,一会儿到分局去一趟”。9点多时,李宝权带人带车进院,让我走,我说:“在这儿直接说,别保密,让大家知道一下也好。”李说,“上头来人了,不让炼了,说是邪的,你跟我们走一趟,一会儿就回来。”这时有位70多岁的老太太到李的面前说,“这功法好,祛病还做好人,咋是邪的呢?到这儿是我们自己来的,分局有事我们去,不用找她。”几十人把几个警察团团围住,你一句他一句,就问:明明好功法,咋邪呢?”警察说,我们是执行公务,又不是我说的。屋、院里外都是人,都说:“不能带她走,有事在这儿说”。我把几个干警让到另一个屋,给他们大声念“一个公安干警的忠告”。他们听完后,一句话都没说走了。在11点,他们又回来,陈生(副局长)说让我跟他走,我没有去。大家都知此事没有完结。

99年7.25古建队会计李X带景区山沂派出所所长张某和车来我家,找我去派出所讯问笔录,屋有许多人逼着我写“保证书”和“悔过书”。

7.26会计李X又带人、车到我家拿走几本书。

7月27、28日分局陈生、郑孝峰电话通知我去分局,在屋有市局李某、刘某、何敏、肖某和分局崔占刚等数人恐吓、威胁我。

7月28日午夜,我又在沉睡中被惊醒。在数次的吵杂、惊恐下,我已达到了难以承受的极限。又来抓我了。此时我心中一个念头:你们折腾吧,法轮功我修定了。此时此起彼伏的砸门声,人喊声,跳墙进院落地声,敲门敲窗户声,电话声,汽车马达声和周围远近住户的狗不停的狂吠声全交织在一起。我静的在屋听着这一切,持续一个多小进之后,跳墙进的几个人打开院门出去了,渐渐静了下来。

凌晨2:45分,我出院,看见两个便衣坐在院旁的台阶上。有一个人问:“你是赵洁吗?”我回答,“是”,两个人站起来跟我进屋,他们是市局的李某和刘某。李某低头笑着说:“哎呀,屋里就你一个人哪”,我看着它的动态,没言语,李又狰狞的笑着说:“跟我们走一趟,调查点事,完事就回来。”我说,“李科长,用不着深更半夜的折腾,这是上班时间吗?早8点以后什么事不能调查呀?”,他低头看地说,“24小时监控呀”,我反问“是那么简单吗?那样何苦等一宿呀”。他低头不语。两个人寸步不离。见此状,我告诉它们,“我洗洗脸跟你们走。”就这样把我带到了分局。

到了分局,进了崔占刚的办公室,他们把崔撵走,门口有人把守。当到早6点时,我抬头看这几个人的面孔、语气全变了,在我家一直低头微笑骗人的李某,此时露出它笑面虎的真面目。阴沉的脸,用力拍着桌子:“交待问题,你说吧”。几个人都站在我的周围。我坐着,平静的问他:“我交待什么哪,说啥呀,就是一个炼法轮功的老太太,其它坏事、错事一律 没有。”李气急败坏的说,“不说别回去了,啥时交待清楚了再回去。”这脸变的快呀!

我平静的说:“不让我回去,得给我老父亲打个电话。”一个女警快速上前捂住了电话。李某凶相毕露声调更高了:“你说不说,不说给你送个地方”。拍着桌子恐吓我。我问他:“送哪儿啊,能不能说出来。”他说,“不用问,到哪儿就知道了,站起来,走,走啊”。我大声告诉李某,“你这样对我是违法的。”他点着头,痉挛的面皮,颤抖的嘴唇,口吃着说:“对,对我……我错了,将来……我进监狱”。就这样我被抓走了,被非法关押在北宁看守所。

牢房的窗户、棚顶的窗户,全部开着,上面安着铁筋。高高的棚顶灯通宵亮着,盛夏的夜里蚊、蝇、蛾各种大小的飞虫飞进满屋。我穿着短裤、短袖衫,被骗、劫持到看守所。从头到脚全身被虫子咬着,爬着,睡不着觉,背对屋顶的监视器双盘打坐到天亮。

8月3日9点多叫我出去,到探监的地方,看见李某也在场,李说,“我把梁德志、印宝忠也抓来,这两个小子太滑了。”我对他说,“李科长,你还是积点德吧,可千万别乱手抓好人,他们是从我这里学了法轮功回去炼的,他们的父母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里活,地里活没有人干哪。”

下午2点多,叫我出牢房,进一辆轿车,问他们干啥,他们也不说,开车就走,完全是用强迫式的流氓手段干着它们安排的事,到大厦院里停下,从楼里走出一个扛摄像机的人。让我下车,问我炼不炼了,又问“沟帮子有家炼法轮功的把人杀了,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我说,“炼法轮功不杀生,怎么能杀人呢?我接触的炼功人比较多,几年中也没有这样的事。”听我说这些,立刻就关了摄像机。它们不要真话,完全是在造假,想在打压法轮功中捞根稻草。

出狱后,群众告诉我,它们想整人,调查你赚了多少钱,盈了多少利,是不是卖书做买卖。大家告诉他,她不赚钱,还搭了许多钱,煤、水、电,不收钱,买书没钱也不要。它们得不到理想的“材料”,白跑数十里地,空手而归。8月17日风景局蒋某和古建队李某来家通知我写揭批材料,逼着我参加市里的揭批会,让我发言批判法轮功。它们的行为让我明白了:它们希望假话,谎话说得越多越好,骗局搞得越大越好。其实法轮功使我身体健康,数年无病,教我如何宽以待人,为别人着想,逼我说假话办不到,永远也不能这样做。

尊敬的北宁人啊,它们多方来人,步步紧逼,做好人这样难啊,回想自己糊里糊涂的照了罪犯一样的照片,印了黑手印,现在又被逼着发言要批判我所珍爱的法轮功。精神受到巨大的打击和无形的伤害。我痛苦万分,嚎啕大哭,风景局蒋某和古建队李某见此状溜走了。

可贵的善良的人们,我只想做一个说真话的,比好人还好的人哪,然而步履维艰。

8月19日清晨,我走出家门,又冒出一个蹲坑的象幽灵一样的便衣,准备第二次批捕,公安内部说,这次是有准备的逮捕。

10月18日北宁市公安局和风景局两个车来抓捕我。公安局车隐蔽不露面,风景局出面找我,想骗我之后再换车。这些我都知道。他们编造各种谎言和不实之词,煽动和欺骗不明真象的群众仇恨我,从而造成社会影响加剧迫害,不择手段寻找借口逮捕、收监为目的。然而谎言不攻自破,阴谋均未得逞。

2000年12月15日公安局内部传出可靠消息,会已开完,定于18日(星期一)按名单开始抓法轮功学员说我是第一名。我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市公安局非要拿我当重点打压,我知道此消息当时想:在家也是被抓,还不如去北京证实大法好,我于12月16日,我走上了上访的路。在12月20日晚得到可靠消息,北宁和沟帮子200多人都被抓了回来,天安门广场就停着北宁公安局的车。听到这些,我对这政府彻底失失望了,说理、申冤的地方没有了,此时我想不能再落入魔掌,在这种状况下,我不能回到我热爱、依恋的生活22年的第二个家乡,流落到异地他乡,没有人看到我,家人和亲友都不知我的去向至今。

广宁分局借去北京找我为理由,从我丈夫手里勒索2000元,风景局蒋某又声称在看守所得到××的证词,说在天安门广场看到赵××,用这个借口从而截断了我3年多的退休金。风景局说没钱,上边有文件,炼法轮功的不给工资,达到经济上迫害的目的,我没有生活收入,应得的退休金不给,有家不能回,各处颠沛流离。北宁市也好风景局也罢,如此做法证明了江首恶镇压法轮功所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政策的邪恶。

2001年公公病故,我不能前去奔丧尽孝,2002年儿子结婚,我不能尽一个当母亲的义务为儿子操办婚事和参加婚礼。在喜庆的婚宴上,当让双方父母入座时,儿子哭了,落下了伤心的泪水。宾朋满座,唯独没有母亲,了解我家庭的人都流露出同情和惨淡的情感。丈夫有病手术,我不能尽一个当妻子的义务,在他身边护理。就在儿子结婚的前一天,几个公安叫门到家查问:老太太回来没有。这三年来,不止一次的企图抓人。

谎言、欺骗,多次搜捕,不择手段的迫害,无非是为了了却某些人的心理负担,怕影响自己的官职,损害切身利益。如能押进监狱或置于死地而后快。然而修炼的人不会影响任何人的官职和利益,相反,如果保护和善待大法弟子是功德无量的事,会有更大的福报和吉祥。我不会怨恨哪位,法轮功修炼者更不会记恨任何人。我们师父在《我的一点声明》中这样说:“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

但有一部分人把打压法轮功迫害修炼者当成了晋级,提升,发财的好机会。错了,这是天大的罪过啊。千万不要为一己之私继续迫害法轮功和善良的人。千万别再助纣为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可贵的北宁人啊,希望您记住“法轮大法好”,因为真、善、忍能给您和您的家人及人类众生带来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