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喝尿、灌带痰食物 双口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致疯致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我是2001年2月份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下面就把我所见所闻恶警们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公诸于世。

双口劳教所共有五个队,每个队都关有法轮功学员。

三大队指导员叫韩全喜,在2003年3月份的一次讲话上,韩无耻地说:“我们有高压电棒、铐子,政府给我们权力,实际上使用的比这还要残酷……”在3月份的大型转化洗脑班上,他们采取的方式有:把大法弟子绑在床上,用木棍蹭大法弟子的肋条及敏感部位;用绳子吊绑;利用刑事犯拳打脚踢;用烟头烫;用针锥子扎;把牙打掉;在三月份严寒未尽时,往大法弟子身上泼凉水用电扇吹,用高压电棒轮着电;长时间罚站二十四小时、四十八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直到写悔过书。甚至有的大法弟子肋骨被打折。更为可耻的是,恶警在接见日对大法弟子亲属粉饰自己的暴行,称自己如何的“团结、感化、挽救”大法弟子,充分暴露了它们阴暗、虚伪的一面。他们不放过堵塞任何一个能传送信息的渠道,甚至以有经文为名,把学员亲属送来的方便面踩碎。在大法弟子被迫害期间,有些刑事犯暗地里提醒我们注意,并暗暗地保护我们;但也有利用迫害法轮功大捞一把,捞取早日回家的资本,其中贾立文、杨连杰表现很邪恶,助纣为虐。三队的中队长董秀和和小队长师光也很邪恶。

五大队叫魔鬼队,是最邪恶的一个队,队长兼指导员叫杨志秋心如毒蝎,现任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成立的洗脑班的队长。杨对大法弟子迫害所犯恶行,其罪如山。在它的阴谋鼓动下,刑事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愈演愈烈。

大法弟子:唐强、刘钟林、朱刚、王世渊、楚旭东、杜英光、张铁桂、刘子榕、李秀忠、李文刚、许志强、李志强、沈振棋、赵顺来等多人遭到了恶警、恶人的摧残,迫害手段很恶毒。

大法弟子唐坚、朱刚、杜英光长期每天重体力劳动十几个小时,体力不支进行绝食抵制,魔鬼队长杨志秋、恶警杜颖欣用电棍电击、用警棍打,强行灌食。有的大法弟子的食道被胶皮管扎破,拔出的灌食管沾满鲜血,恶人甚至在灌的食物中吐痰。

大法弟子康生春60多岁每天被逼重体力劳动,一个月没睡上两天的觉。

在冬天,刑事犯孙凯把大法弟子唐坚按着头到水缸里灌水,憋的喘不过来气,再用凉水浇身,队长视而不见。队长指使恶人张俊强用胶条把大法弟子捆紧不能动,关在小黑屋。

队长杨志秋指使恶人张俊强脚踩大法弟子朱刚的肚子让朱刚骂大法、骂师父,朱刚宁死不骂,就强行让他喝厕所的尿。

大法弟子刘子榕承受不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的劳动,进行绝食抗议。恶警队长杨志秋和恶人张俊强把刘子榕吊起来打得遍体鳞伤。恶警指使恶人孙凯等人把他脚朝上、头朝下捆在长凳上毒打,灌凉水,一折磨就是几个小时。长期的折磨使刘子榕精神失常,2003年被释放后至今未恢复。

在2001年7月几个大法弟子身上长了疥,队长杨志秋让大法弟子跪在高温37度的太阳下一晒就是几个小时,不准动,不准喝水,有恶警值班。

大法弟子李文刚,因抵抗重体力的刑罚,管教大队长彤秀和、杜颖欣把他用铁铐铐在铁床铺的栏杆上用警棍打,电棍电,打的浑身是伤,再扒光衣服往身上泼凉水。恶人叫他骂大法、骂师父,他不骂,恶人又开始打,李文刚双眼被打紫,眼球有大块淤血。他们用电风扇开强风吹再浇凉水(在02年12月),给李文刚戴上脚铐,脚脖子肿烂高烧不能走路。就这样恶警们也不放过,逼迫他每天干十几个小时。

2003年2月份李秀忠、许志强、赵顺来三人因不写保证书,坚持信仰,恶警开始给他们上刑。他们把李秀忠的衣服扒光,把地泼上凉水按在地上就打,几根电棒一起电,满屋是烧焦的肉皮味,李秀忠下半身被警棍打残,不能自理。对许志强、赵顺来,恶警用同样的手段进行迫害。赵顺来的头被打破,不省人事,当时在场的有大队长、小队长、教导常某、大队长律某。

去年三月份的“法制学习班”(洗脑班)上,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被恶警以背“四板”为名,背不下来时,体罚不让睡觉,连续几天不让睡觉。稍一合眼,拳脚相加,再不写“悔过”,就被往水缸里按,有的甚至不让大小便。

至今在一队洗脑班坚强不屈,仍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朱刚、赵顺来、刘金铎。

恶警恶人:
五大队恶警队长杨志秋,40多岁,1.80米,武清人。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刑事犯有:
张俊强 王仕明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