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保证书上写上“作废”二字并且撕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1日】我今年60岁,年轻时身体不好,40岁之后便病魔缠身,心脏间歇、胃溃疡、肠炎、神经衰弱、脊椎两处骨质增生压迫神经而致手脚麻木、经常浑身疼,加之气管炎引起气喘、咳嗽、晚上睡觉躺不下、出气艰难,整天输液吃药,也不见效。

1997年的一天,一个朋友告诉我,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显著,人家学功身体都好起来了,就给我一本《转法轮》让我看,从此我就开始学法、炼功。时间不长我就觉得身体发轻,病症也减轻了许多。而且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对人生有了明确的认识。由于我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心情格外舒畅,给家里带来了欢乐和幸福,我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到江××迫害,我的心情很沉重,我想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条修炼的路,生命充满了希望,师父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问题找自己的不对,处处为别人着想,而且凡是炼功人的身体非常好,思想境界也高,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诬陷迫害呢?我想不通。

于是,2000年12月,我行使公民的权利进京上访,不料刚进车站候车室就被警察拦住,把我送到市看守所无理关押15天,又罚款3000元。回来后,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先是警察和街道办事处对我严加监视、电话被监听。他们还经常到我家来,或来电话骚扰。2001年我母亲病危,我去娘家侍奉老人他们也不放过,经常往那里打电话找我,每逢到我家来或来电话找我,家里人就非常害怕,因而不能正常生活。后来由于家人受到牵连,女儿、儿子的单位领导也找他们谈话施压,进行精神迫害,用令其下岗、扣发奖金等进行威胁。他们回到家开始对我施压、看管我、不叫我炼功,家里气氛变得很紧张。

2001年10月的一天,两个民警和两个办事处的人又来我家,进门他们就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会儿伪善,一会儿恐吓,当时由于我心恐慌,记不清具体说的是啥,只有一条我很清楚,就是叫我签个字,我说:“签什么字呀,我没错,有关法轮功方面的事,我是不签的。”他们欺骗我说:“不提法轮功,签了字以后就不找你了,还把3000元押金退给你。”他们写完后给我看,因为怕心,我违心签了字。第二天我儿子找他们去要押金,他们不给,还互相推脱,掩盖他们的欺骗谎言。我才知他们的一切都是骗人的,我配合了他们的要求和指使,他们欺骗我这个做好人的人,欺骗刚刚摆脱病魔的老太太,天哪!天理何在呀?他们简直就是一群没有人性的恶魔,不择手段地叫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多么恶毒!我的心碎了,我背叛了我心中最崇拜的师父,我的良心哪去了,我还是人吗?我对不起我的师父!这种受骗后的内疚使我感到空虚、失望、懊丧、焦虑、无助……,交织在一起,继而产生的一种难以形容的失落感,十多天之中,我寝食难安,整天象丢了魂似的,完全陷入抑郁彷徨之中。但我心中仅明白一点:我如果失去对大法的坚信,我就失去了生命。要活下去,我决定讨回公道,要回我的签字。

我放下了生死,星期一他们一上班我就来到了办事处,找到了他们,要回了我的签字,当着他们的面,我在上面写上“作废”二字并且撕掉。堂堂正正地挽回了给法造成的损失。

虽然我销毁了他们利用欺骗手段让我写的假证,这种精神的创伤却久久不能愈合。我仍处于抑郁状态之中,眼看身体一天天消瘦下来,我极力克制着这种难言的痛苦,努力静心学法,我感到师父在我身边点化我,大法滋养着我,指明我前进的方向,我也看到了自己在修炼上的问题与障碍。我不断学法、学法,渐渐明白法理,心性一点点地提高上来,找回了我的自信和方向、恢复了往日的祥和、与人为善的心态,终于战胜了邪恶对我的精神迫害,又回到修炼行列中来。

此事说起来简单,可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没有师父,没有大法的洪传,就没有我的一切,江××政治流氓集团制造的这场冤案,不仅诬陷了大法、大法师父、迫害了千千万万的修炼人,也用谎言毒害了上亿众生,他们犯下的罪天理难容,一定会遭到严厉的惩罚。

以上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的亲身经历,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够从谎言中摆脱出来,明白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以便将来有一个好的归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