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明慧记者正鸣综合报道)1900年,甘肃敦煌藏经洞的发现使世界为之震惊。这里不仅珍藏着书籍、织锦、画像等文物,还有五万余件佛教经卷。从此,敦煌藏经洞和敦煌壁画、雕塑一起,名扬中外,蜚声世界。修炼的人都知道,敦煌千佛洞之所以流芳千古,除了它具有的珍贵的历史、考古、艺术价值外,最主要的是它记录了历史上佛、道、神的修炼故事。

在藏经洞发现近一百年后,法轮大法穿透了千百年历史的封尘迷雾,照亮了甘肃善良人的心。人们“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修者日众,不计其数。他们中有引车卖浆的普通民众,有身居要职的政府官员,有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妪,也有博学多才的教授学者……随着法轮大法的日渐深入人心,千百万修炼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甘肃,这个敦煌古地,社会民风也随之有了改观。

1999年江泽民在膨胀的权力私欲和小人妒嫉心的驱使下,完全违背人民的意愿,于7月20日对法轮大法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开始了残酷的迫害。一时间全国上下报纸、电台、电视台对法轮大法的诽谤和诬蔑铺天盖地。从中央到地方,利用军、警、特务大肆非法抓捕和折磨法轮功学员,大批法轮功书籍被毁坏。整个国家都充满了恐怖……

* * * * *

姚宝荣被迫害致死后遗体被强行火化 亲人难以承受导致精神失常


姚宝荣
姚宝荣,女,52岁,家住兰州市安宁区。1999年因北京上访而被非法拘留,后又曾多次被非法羁押。2000年5月17日,甘肃兰州17名法轮功学员在姚宝荣家学法时被公安劫持,18名法轮功学员全被抄家,抄走许多大法资料,所有人员隔离审查一夜两天;5月19日下午姚宝荣不幸死亡。死因不详,据称不幸从公安分局五楼坠落。

姚遗体冷冻在兰州空军医院,严禁学员看望。兰州市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李文明(原七里河区辅导站站长)即因前去看望被公安非法强行抓走,后被送至平安台劳教所劳教。安宁区法轮功学员符彦飚去其家中吊唁差点被强行抓走,因据理力争,拒不上警车及围观群众的阻拦才平安离去。太平间附近布满警车,不允许其它人靠近看望。尽管看望姚宝荣及关心此事都有被抓、劳教的危险,但众多法轮功学员仍然前去看望,先后送去几十个花圈。

姚死亡后,公安人员先谎称是抽大烟死的,后又统一口径对外宣称自杀,并把知情学员非法隔离关押在甘肃兰州安宁公安分局楼内,即使年长被放的法轮功学员也处于24小时监管之列,失去人身自由;后又有20多名知道事实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走。

姚宝荣死亡事件曝光后,公安非常紧张。5月23日凌晨2点50分左右,公安将姚宝荣遗体装在一个大口袋内,从医院悄悄拉出,消息不准外传。据称当时只有公安人员和民政局的领导在场,家属不在现场。5月24日凌晨2:50分,在家属未参加的情况下,公安将姚宝荣的尸体,由三辆警车和一辆人货车,送往兰州华林山火葬场火化。整个过程秘密而又紧张。

火葬场的正常工作时间一般为上午8:00至下午6:00 。许多学员送去的几十个花圈全被公安拿走。

姚宝荣生前修炼中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认真踏实,兢兢业业,在上访后无正式岗位及工资被惩罚性地扣除殆尽的情况下(有时一月仅发90元),仍然天天认真上班,毫无怨言。同事,邻居都说她是个心地善良、工作认真的好同志。就是这样一个好同志、善良人,却被江氏集团及其追随作恶的不法之徒逼迫身亡。

姚宝荣的家人在姚身亡后即被公安软禁起来,失去了人身自由。姚的大哥因无法面对心地宽厚善良、坎坷一生的妹妹因为做好人追求真理被活活逼迫致死的现实,导致精神失常。

兰州安宁区公安分局电话:0931-7667353

省委办公厅:8417153 省政法委:8417256 兰州空军医院:8976338

刘兰香被罚坐老虎凳、开土飞机、灌食浓盐水,直至被活活拷打致死

刘兰香,女,39岁,甘肃省民勤县中医院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拒绝“转化”,并数次赴京上访和在当地讲法轮功真相,被武威市和民勤县公安多次非法拘留、关押、罚款,并株连亲友。刘兰香被骚扰得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只得离家出走,长期在兰州等地漂泊。

2001年4月初的一天晚上,她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金港城地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散发法轮功传单时被非法抓捕。公安为了摸清兰州及周边地区法轮功资料的来源,企图在刘兰香身上突破。但刘兰香面对残酷迫害,咬紧牙关,硬是一个字没吐。公安气急败坏,使用了非常残酷的手段,直至将刘兰香折磨致死。刘兰香惨死在黎明前的黑夜里……4月10日,公安通知了刘兰香远在民勤县的家属,大意是:刘兰香经抢救无效死亡,速到兰州西果园看守所领取尸体。

台前幕后的杀人凶手们竭力封锁消息,但据政府内部有正义感的知情人透露,刘兰香是在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被活活拷打死的。这位对公安内部刑讯逼供成风深恶痛绝的知情人说:

刘兰香是4月3日夜在兰州金港城临时住所被抓的,可能是七里河分局抓的,估计是跟踪了。因为这一地区法轮功传单铺天盖地,上百栋住宅楼都几乎撒遍了,公安非常头痛,一直在找线索。刘被抓后,4月4日关到了西果园看守所(第一看守所)。根据市公安局掌握的情报,认为刘兰香很可能知道兰州及周边地区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宣传品的来源,于是给西果园看守所下达了硬任务:一定要叫刘兰香开口。可是刘兰香嘴非常硬,一问三不知,根本不出卖自己人,打了几次一无所获。市局不满意,压力越来越大,西果园看守所只得加大逼供力度。4月9日晚戴上铐子吊起来打了几个小时,刘兰香还是不说,法轮功真是铁骨头啊!那几个打手都打累了,睡去了,刘兰香还在那儿吊着。到第二天早上发现人早死了。为此事西果园看守所挨了好一顿批,因为线索又断了。谁打的?不可能查到,人早调走了,公安上上下下统一口径,严密封锁消息。

另一知情者透露,刘兰香是4月4日被非法抓入看守所的,10日就被打死了。在这短短的五、六天时间里,她坚决抵制迫害,以绝食抗议。6日在室外炼功,并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号长马秀花打了一顿,并报告队长给她戴上了手铐、脚镣(穿心镣)。第三天警察叫犯人把她抬到院子里强行灌盐水,一袋盐(一公斤)灌了三次。据从监狱里传出的消息,参与毒打、灌食的那个号长马秀花现已开始遭到报应,嗓子疼得不能吃饭,人瘦得皮包骨,象猴子一样,天天去看病。一次去看病时,走到刘兰香喊“法轮大法好”的地方,突然晕倒,不省人事。

刘兰香于1999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到了身心净化,多年病魔缠身、痛苦不堪的感受很快消失,重新走进了生命的春天。她无论在家庭,还是在单位都严格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任劳任怨,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对公公婆婆悉心照料,对丈夫理解支持,对一对女儿呵护备至,家中事务井井有条。工作中不挑不拣(曾是中医院西药房负责人),即使在2000年初因她炼法轮功被调入又脏又累的中药房也毫无怨言,把中药房积压多年的陈药材筛干净,挑选好。这一切,亲人邻居记在心里,同事领导看在眼里,大家都夸她是贤妻良母、模范职工。刘兰香得法之后深感法轮大法的洪大慈悲,她四处奔波,节衣缩食,把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神圣传到民勤、武威、金昌、兰州等地,让更多的人受益。

1999年7月20日后,大法遭到空前迫害。2000年3月她毅然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后被关押在武威市看守所30天,释放后监视居住。2000年7月,她到武威一功友家送法轮功资料时被蹲坑的武威公安非法拘留在武威看守所30天。2000年8月份,因被怀疑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民勤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民勤看守所30天,并罚款3000元。在三次关押期间,遭到武威、民勤警察及其纵容的坏人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2000年11月2日,刘兰香到武威市一法轮功学员家借宿,被公安盯上,搭车时被强行带到武威市公安局。因带有法轮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拘留20天。期间,武威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陈锋岗多次打电话向其家人逼要罚款5000元。家人东拼西凑只有4000元,交钱时又被从身上搜去100元,没给任何手续。

在第一次被非法关押期间,刘兰香被警察及其纵容的犯人罚坐老虎凳、开土飞机等。在第二次关押期间,她坚持学法炼功。打坐时,犯人几次把她拖倒在地下。实在没有办法,她就抱轮,犯人拿出皮带抽打她的双臂,但她坚持不止,犯人又拿起笤帚把凶狠地抽打她的双臂,直到犯人打累了,也把笤帚打折了。在她金刚不动的坚毅的大善大忍面前犯人们不敢打了,但管教唆使、逼迫犯人继续折磨她。犯人们抓住她的胳膊用高跟皮鞋踹她的肋窝,导致她肋骨断裂。这些暴行,都是在看守所的电视监控下进行的。

无论狱卒和犯人怎样地对待她,她总是一派慈悲祥和,无怨无恨。即使肋骨断了,连出气都困难,还关心着他人。把自己的衣服、食物送给别的犯人,给犯人洗衣服,洗床单,清扫马桶。她的大慈大悲时常让看到的人动容,也从内心唤醒着犯人们的良知。几次关押充分暴露了武威及民勤公安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劣行径,揭示了武威、民勤看守所“人间地狱”的真面目。

2001年4月9日晚上,刘兰香临走的那一刻,沙尘暴又一次从她家乡的腾格里沙漠愤怒地扬起,顷刻间席卷了民勤、武威、兰州和几乎整个中国。随后甘肃气温骤降到零度以下,白雪纷飞,山河挂孝。

高级工程师万贵福遭受毒打含冤离世

万贵福,57岁, 兰州机车厂的一名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2001年4月份万贵福与其他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兰州电机厂家属院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同刘兰香(已被迫害致死)一块被抓。万贵福被抓后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刚进看守所时,人非常精神,住上床,上下床行动敏捷,然而在看守所被折磨了近一年后,身体非常虚弱。在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强逼他和其他犯人一样每天超强度劳动20小时左右,用嘴磕一种大板瓜子,然后再用手剥去瓜子皮,取出里面的瓜子仁。万贵福因年龄大不能完成每天的定额任务,在看守所管教的默许甚至授意下,同号室的犯人经常疯狂毒打他。磕、剥瓜子已使57岁的他双唇肿烂、两手指甲脱落,手指流血流脓,每天吃不好睡不成,干着繁重的体力活,还要遭受毒打,这种非人的折磨一天都没有停止,直到原本身体健康的万贵福被摧残得再也站不起来。

万贵福离开人世前的几天,身体极度虚弱,食欲不好,不太想吃饭(当时并未绝食)。4队队长吕军不但不汇报,反而认为万贵福故意闹事,把他从2号室调到9号室,并暗示9号室的犯人毒打他。万贵福被打得腹部严重受伤,开始便血,饭吃不下去,一吃就吐。即使这样,狱警仍然认为他绝食,继续进行迫害,万贵福出现了昏迷现象,狱警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匆忙将老人送往甘肃省监狱医院。在医院里,万贵福已无法进食,然而大夫还骂他装病,绝食故意不吃饭,万贵福在被送进医院3日后死亡,医生从他的腹中抽出了许多腹液,是被暴徒毒打所致。

西果园的看守狱警一贯叫嚣:人死在医院里是正常死亡,于是可以心安理得。已有至少3名大法弟子(刘兰香、张凤云)被他们以所谓“正常死亡”处理了。劳改医院根本不对已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做任何监护和抢救,在他们眼里,死了就死了,“正常死亡”。万贵福老人死后双目久久不能闭合。

另悉,甘肃省劳改医院已先后关押过很多法轮功学员,这里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邪恶场所,却很少让世人知道。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有的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他们每天被强行灌食或输液,医院等待着他们“正常死亡”。

西果园看守所电话:0931-2750295

女工张凤云遭野蛮灌食迫害致死 被官方说成“自杀”


张凤云
张凤云,原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于2001年7月23日被拘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十四队。当时那里已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与张凤云一同被抓的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张凤云被安排在9号室,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2号室,再一个在十五队。

2001年7月30日张凤云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几个牢头狱霸: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将张凤云用被子蒙上毒打(据说此方法打人打得最歹毒)。张凤云脸上被打得黑青,打完后又给张凤云插胃管,她们借插胃管为由而在胃里乱捣──事实上张凤云是被他们折磨死的。张凤云被迫害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其胃可能被捣坏而不能进食,到第14天晚上张凤云大小便已不能控制,生命垂危。这期间犯人曾向队长反映,但队长说张凤云是装的。那天晚上雷电交加,风雨大作。8月7日时,牢头王香莲在队长张林林的纵容下将张凤云扔在垃圾平台上,下面都是脏水。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发现后抱着张凤云向牢头王香莲警告:再不救人,我们就抱着张凤云往办公室里冲了。这时队长才叫来医生,但此时张凤云已无脉搏,后送到大沙坪劳改医院,2001年8月11日半夜12点张凤云去世。

据了解,张凤云原来身体很不好,修炼法轮功后,她身体状况大为改善。99年法轮功被镇压以后,张凤云曾四次到政府部门上访反映情况。目前她家中留有一14岁未成年的儿子。

张凤云的去世,被官方说成是“自杀”,“悄悄地绝食,不知道”等等。但从上述“抢救”过程来看,张凤云是死于迫害。

西果园看守所一头目被记者问到张凤云死亡的具体情况时,称“我们就是专政机构,上面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分析家认为,张凤云的死极准确地印证了江××、罗干的“法轮功死了白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精神。目前,国际社会已将江泽民政权对法轮功的镇压定位于“国家恐怖主义”,人权律师泰瑞-马什指出“江泽民政权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是在利用暴力和恐怖为手段,企图强制使千百万善良、和平的人民屈从,这是在国家支持下的恐怖主义。”

狂徒逼死修炼法轮功心脏病痊愈的60岁老人黄志义

黄志义,男,60岁,是西北铝加工厂(原国营113厂,位于甘肃省陇西县)退休职工。因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长期折磨。回家后,公安又逼迫他交出流落在外修炼法轮功的女儿,否则就抓他老伴(也是法轮功学员)去坐牢。黄志义修炼后,原本身体变得非常健康,但由于长期的折磨、骚扰、迫害,终使他心脏病复发,于2002年1月19日突然去世。

黄志义于98年得法,他得法的经历较奇特。那时,黄志义的老伴已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她不识字,经常捧着《转法轮》向黄志义发问。就这样过了15天,老伴的一本《转法轮》看下来了,黄志义身上却产生了奇迹。原来,黄志义有严重的心脏病,92年做了一次大手术。由于年龄大了,手术后恢复得很慢,有一处伤口6年了一直没有愈合,造成很大的痛苦。这15天下来,6年不愈合的伤口竟在不知不觉中愈合了!原本对法轮功信疑参半的黄志义惊诧得合不拢嘴。他逢人就说:法轮功好,《转法轮》里讲的全是真的!自那以后,他和老伴一起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而且是义无反顾。

2000年12月,黄志义老两口一起到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提升道德、强身健体,但被非法抓捕。在北京的看守所里,黄志义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警察法轮大法的科学和超常。他扯开上衣让他们看自己一尺多长的伤口,证明法轮大法确实使老百姓受益了,是政府错了。当时警察也被感动,说:“老人家,我们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就他们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非得要欺压百姓,搞这运动。”第二天,黄志义就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每当提起这一段,黄志义就老泪纵横。

黄志义上访回来后,厂保卫处和当地公安就强迫他参加“洗脑班”。在 “洗脑班”上,黄志义继续为法轮功仗义执言:“李老师教我们做好人,法轮大法好,这绝对没错!” 不法之徒看他对法轮功那么坚定,又将他关进了看守所,长期不放,还策划要送他去劳教。黄志义在看守所里长期学不了法,炼不成功,看守所还经常对他施加肉体和精神折磨,使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2001年5月,看守所怕黄志义在所里出事,才将他推给家里。没想到,在家里也得不到安宁。警察以找他的女儿为借口,三天两头来家骚扰、恐吓,甚至半夜三更来抄家,搞得四邻不安、鸡犬不宁。警察还气势汹汹地扬言:“赶快交出女儿来。不然抓不到你女儿,我们就抓她妈,反正都是法轮功!”

黄志义原本已被折磨得十分孱弱的身体,经受不了这野蛮摧残。2002年1月19日凌晨,他含冤去世,走的时候仍在挂念流落的女儿。他那被江泽民集团迫害得骨肉分离、背井离乡的女儿至今还不知道在何方的漫天风雪中飘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