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悲歌惊四方 善念正行留世间(二)(图)

湖北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纪实报告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本文旨在真实、客观地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发生在湖北省的迫害事实,以使掩盖下的这场最邪恶的浩劫曝光于天下,以唤醒人们的良知,找回善良的本性,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本文内容:
一、武汉——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历经江氏的血腥
二、家庭的苦难 人间的悲剧
三、虐杀法轮功学员 麻城警察恶名远扬 
四、楚天悲歌惊四方——湖北省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五、败坏的人性 疯狂的迫害
六、败相丛生——看看迫害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
七、法网恢恢 善恶有报——曝光湖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
八、正义之剑指向邪恶之徒——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中国高官海外被起诉
九、正信“真善忍” 善心满人间

* * * * * *

(接上文)

三、虐杀法轮功学员 麻城警察恶名远扬 

麻城位于湖北省东北部,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中段南麓,版图面积3599平方公里,辖19个乡镇办事处,也许1958年8月13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消息: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的纪录使得这座城市为国人瞩目,最终称为笑柄。在江氏对信仰“真、善、忍”的人们的迫害中,麻城不法之徒灭绝人性的恶行,更令人民为之震惊。


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纪录

* 35岁女青年王华君被殴打得奄奄一息后被活活焚烧致死


法轮功学员王华君

2001年4月22日中央社报道,湖北警察烧死活人!在白果镇歹徒大面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初期,法轮功学员被分成三批非法强行关进猴子山敬老院,王华君是第一批被关进去的,后被放回家。因她声明在洗脑班上的违心言论作废,又被歹徒带到麻城市公安局,在公安局里她受尽折磨,被打得奄奄一息。2001年4月18日下午1:30分全城戒严,不准车辆通行。第二天一则消息迅速传遍全城,称在金桥广场市政府前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自焚”,面目被烧得无法判别。然而有目击者发现,火刚起燃时,地上的王华君是躺着的,后被火惊起,火刚刚起燃时,奄奄一息的她曾试图挣扎着爬起来……身子动了一下,想挣扎着起来,在场的公安们惊恐万分,怕她叫喊出真相,但那时的王华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无力气起身……当火完全熄灭后,人们发现她前身被烧焦,而后背没有任何燃烧的痕迹,并且她的喉咙前及后脑枕有深深的刀印。王华君仅仅三十五岁。

另外,白果镇公安还将两名法轮功学员绑在摩托车后快速飞驶,在地上拖拉。这些暴徒真是人性丧尽。

美国国会女议员,国际人权行动下属委员会的主席,佛罗里达的莱赫蒂宁在得闻这一惨烈迫害案例后对同僚们说:“中共对法轮功的系统迫害不断升级。法轮功唯一的‘罪状’是希望追随他们的信仰,不受压制,不受威吓。” 她说“……我为今天聚集在这里的和在中共统治下饱受折磨的法轮功修炼者所表现出的勇气喝彩。”

* 麻城鼓楼派出所犯罪警察将63岁的轻工干部李学春折磨致死

李学春,男,63岁,麻城市轻工局干部。99年依法进京上访,被公安非法关押了10个多月,在狱中,原来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老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连走路都十分困难。出狱后仅1个月余,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又因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抓走,在鼓楼派出所受尽折磨,被强迫坐老虎凳36小时。当时是酷暑8月,派出所分六班人轮番审讯,且在此期间不给吃喝,不让睡觉。然而这位可敬的老人毫不屈服。警察看到怎么折磨都达不到目的,于是又非法关押他三个多月。老人受尽折磨,于2000年12月底离开了人世。

* 何行宗因张贴法轮功传单被暴徒活活打死

何行宗,55岁,湖北省麻城宋埠镇大路河村人, 2001年12月8日早上2点,他带着法轮功传单从家里出发在本村大路旁的电线杆上张贴。不料被宋埠派出所的警察们发现。由于何行宗不低头妥协,当即被暴徒在路边活活打死。为了掩盖事实真相,转移视线,制造假象,欺骗世人,暴徒们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并把法轮功学员原来张贴过的被他们撕下的100多张法轮功传单揣到何行宗的衣袋里,说是贴传单时意外而死。

何行宗的家人在料理后事时,发现何行宗的脖子上有两个深凹的用手掐的深印,后脑勺有重伤,下身睾丸被捏破。村里的群众要找警察们讨个公道时,不法之徒说:“这个事情你们不要找我们,我们也不找你们,他是张贴传单而死。”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张贴传单怎么会死?何行宗身上的伤痕是铁的事实,足以证明老人是被派出所暴徒活活打死的。

何行宗之死责任人名单:
湖北麻城宋埠派出所所长: 李解德
副所长: 徐志文
警员: 皱银涛
湖北麻城宋埠派出所办公室电话:0713-2062324
湖北麻城宋埠派出所邮编:431607

* 麻城市28岁法轮功学员黄建勇被迫害致死

黄建勇,系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人,1997年得法。为了证实和维护法轮功,2000年3月他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由于路费不够中途下车,后靠打工挣得路费,继续上北京。被非法抓捕后,在麻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三个月,由于遭受残酷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后被无条件送回家,第四天就死去,死时年仅28岁。

* 麻城公安滥施酷刑 法轮功学员李继菊遇难

继打死、烧死四名法轮功学员之后,湖北省麻城市当局又将麻城市西畈村37岁女法轮功学员李继菊活活打死。

麻城市十余名警察于5月15日中午翻墙闯入李继菊家中,进行非法抄家。李继菊谴责他们的非法闯入而当场被打折一根肋骨。然后把李继菊拖至麻城看守所。 5月20日麻城市纪委书记黎胜国、公安局一科科长杨甘敦、闫稳山将李继菊秘密押至龙池派出所非法审讯。审讯期间由于公安滥施酷刑,李被迫害致死。李死后大睁双眼,身上多处留下被暴打后的伤痕,多处骨折,颈部有明显被勒过的痕迹。死讯传出后,当局造谣说李是跳楼自杀。并派警察威胁其亲朋好友不准多问,不准多说。否则就抓人。

对李继菊之死负有直接责任犯罪恶人电话:
麻城市纪委书记:黎胜国 0713—2926918(宅电) 13907251408
麻城市公安局局长:陈开源 0713—2923468(宅电) 13907250800
麻城市公安局政委:白开宇 0713—2913397(宅电) 0713—8920518
麻城市公安局一科科长: 杨甘敦 0713—2912681(宅电) 13907250716
麻城市公安局一科: 闫稳山 0713—2923432(宅电)
龙池派出所所长: 杨峰 0713—2914477(宅电)

* 身边的渣滓洞:被毒打昏死后又被冷水淋醒

郭金花,女,40岁,2003年元月3日夜晚,白果派出所刘世发、熊文吉等多名警察又将她家门砸开,非法抄家,在什么也没抄到的情况下,将人非法绑架至白果派出所,熊文吉、刘世发、彭宏辉、610首恶徐世前四人对郭金花拳脚交加,电棍电、警棍打头、脸、太阳穴、下巴,将头往墙上来回撞,冷水往衣服里灌,双手铐住,赤脚在地上站着整个夜晚(当时零下3—4℃),歹徒们对她轮番毒打,刑讯逼供,她的手被拧坏,不能自理,头部被打得满头是包,脸上、下巴、全部青紫,肿大,耳朵拧得鲜血直流,满身都是乌紫色。

梁德时,男,58岁,2002年10月23日,白果派出所一伙警察由联盟村书记罗先高带路,擅自将梁德时家院子门和堂屋门锁撬开,将衣、被甩得满地都是,柜子翻得底朝天,在光天化日之下,警察干着土匪的勾当,楼上楼下,到处都是警察,他们还将梁的儿媳陪嫁的彩电和VCD搬上警车,将梁的老伴双手铐住带至白果派出所,将工作证和相关手续抄走。他本人被逼得至今流离失所。

董友才,男,40多岁,2003年元月张贴法轮功真相时被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到白果派出所,非法关押一星期,精神和肉体受到酷刑折磨。他被打昏死后又用冷水淋活,刑讯逼供,惨不忍睹,满身被打得皮开肉绽。警察干着土匪的勾当,向家人勒索一万二千三百元现金,才将人释放。

晏萍,女,28岁,2002年9月29日,遭龙池派出所非法绑架至麻城看守一所关押。她因抵制非法关押,不背监规,不穿号服,绝食二次,每次十来天就被警察指挥犯人强行野蛮灌食迫害,牙齿被撬掉,还遭毒打,上“安全床”,这是最重的刑具。她曾被折磨得昏死过去,麻城610也不放人,后来没有经过任何手续她被非法劳教一年。

* 警察的残忍:开水烫头,火烧脚底,往嘴里倒痰、塞卫生巾……

下面是一位法轮功学员自述在中一镇派出所的遭遇:

中一镇派出所未经任何手续把我抓去非法关押43天。在这一段时间里他们用尽各种方式毒打与折磨我,警察彭腾用皮鞋在我身上乱踢,用手在我脸上乱打,说一些下流话侮辱我;警察李华用大板椅打我时,还要我把衣服掀起来,后来把板椅的板子都打断了。不法之徒刘汉宗现任迎集分社办事处人员,他经常不让我们吃饱,甚至不让做饭,不让上厕所,当允许我们上厕所时,若动作慢了点,就要遭到毒打,还强迫我们下跪。因我不从,打手韩辉贤、曹洁就把我的一只手从后背绕到肩上,另一只手从肩上下去铐着(“背宝剑”刑罚),并用皮鞋踢我的眼睛,再把冷水往我脖子前后淋。打手韩辉贤又把滚烫的开水倒在我头上、脚背上,把痰往我嘴里倒,把例假换下来的卫生巾硬塞进我嘴里,然后往我身上扔烂苹果,用打火机在我脚底烧。就是这样折磨,他们还不罢休,打我们时用的粗棒子不知都不知打断了多少,刘汉宗还骑着摩托,让几名男学员在后面跑,若不从,就往死里打。这些铁证如山的见证都是事实。

* 鬼子进村了!麻城市铁门岗不法官员毒打法轮功学员并拆毁房屋

麻城铁门岗的不法官员自99年7.20以来,或亲自上阵或派人三番五次在无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搜大法书籍。多次非法抓捕学员关押进行洗脑迫害,轮番轰炸威胁毒打,逼骂师父、拍电视、写保证、交保证金及20元一天的生活费,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罚款(1000—2000元不等),拒交或没钱交的学员,派出所所长马兴斌派手下到学员家抢财物,拖牲畜。群众纷纭:鬼子进村了!

2001年正月13日马兴斌授意杨光明拿棒捶(洗衣棒)毒打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梅基刚、李学琴,从上午八点到中午十二点边审边打学员的大腿、小腿及背部,直到棒捶被打断。梅、李被打得几乎晕厥。又一次,杨光明及手下警察王志峰、陈孔谋,对梅基刚拳脚相加,梅口鼻流血,暗伤累累,他们并强行要梅跪下。所长马兴斌与610黄立文合谋,特雇一人将梅基刚、李学琴带到养老院路人看不到的地方。要他们脱得仅剩内衣裤,双腿浸入冷水中,正月的寒风入骨,恶人还命人不断地加冷水,问:“还炼不炼?”答:“炼。”听到这些话,他们就拼命打学员耳光,威胁说要把学员扔进水库中去。

马曾扬言:要搞得这两个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2001年3月8日,李学琴家住房被拆毁,李政权气焰嚣张,扬言:还要拆她娘家的住房!要抓她的丈夫(未修炼)来毒打、入狱,没收她公婆及小叔家的财产。在无一个家属知晓的情况下,住房被拆毁。李政权通知全村的干部参加拆屋。去者,每人可得40元奖励,不到场者,每人罚款20元。梅基刚家的住房亦被拆毁,他的儿女(大的十一岁,小的九岁)无处栖身,至今在老弱多病的外婆身边,妻子只能外出打工。两家家属被逼得无路可走,而罪犯至今仍逍遥法外。

* 人性全无:麻城市夫子河派出所警察轮番毒打法轮功学员

2000年底,法轮功学员戴国民、戴胜喜等三人进京依法上访,被麻城市夫子河派出所带回。警察们把三位法轮功学员分别反铐在树上,在所长的指示下,每人拿一件打人的刑具。第一个警察先用皮鞭抽打,皮鞭打断了,就又换一个人打;第二个警察的皮鞭上有铁钉,打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直冒火花,他打累了,又换上第三个警察又接着打,皮鞭上有许多小铁钉,三位弟子被打得鲜血直流,身上被打出许多小钉眼;最邪恶的警察叫何志,他用橡皮棍使出吃奶的力气打,打得法轮功学员身上青一块、红一块、紫一块,寒冷的天,往法轮功学员身上倒冷水。戴胜喜当时被打得冷汗直往下流,已经快不行了。在这种情况下,几个警察从凌晨4点一直打到10点多钟……

* 敬老院里的罪恶:麻城白果镇610 办公室假话说尽坏事做绝

白果猴子山本是赡养天年的敬老院,现竟变成了人间地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白果镇对所有只要炼过功的法轮功学员,统统都予以非法罚款,少则3000元,多则上万元不等。只要说还炼的,就被送往猴子山非法关押。他们自己讲:“没有经过我们允许不准出去。”把敬老院变成了集中营。

他们调集全镇的民兵连长和 “退伍军人”来充当打手,轮番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用专制的杨木棒打学员的下身,用削尖的条子抽打上身,打坏了好几捆,不够用就用竹扫把抽打。打坏了换新的。他们不让法轮功学员吃饭、喝水、睡觉、洗澡,不让家人探视。逼迫骂法轮功创始人、骂法轮大法,否则整天面壁。镇干部利用公款吃喝,喝醉后就到敬老院殴打法轮功学员,直到精疲力竭才出来。

白果镇的广播、电视天天不断地播出奖励条款,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奖2000元。凡看到炼功的,相互讲话的,串门的都是举报的对象。用金钱诱惑,使一些无知的人害人害己,造业深重。法轮功学员不知有多少被抓、被罚、被打,家人有不满的也要被抓,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人人自危……凡是从猴子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无一块好肉。

鲁新爱,女,被四人围在中间,棍棒、拳脚相加,眼睛被打得看不见,脸肿得象馒头,身上找不出一块好地方来。

杨桂花和童桂花,被逼迫下跪,她们说:“我们没有错,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除遭毒打之外,在冬天零摄氏度以下,要她只穿短内裤,只戴胸罩在结了冰的脚盆里打坐,头上还用桶淋着凉水。

闫绪岭,男,脚被打断,镇政府收罚款,派出所收罚款,还被税务所罚款,总金额达几万元。

王丽娟,女,彭卫香,女,郭金花,女,因拒绝教法轮功书籍,被绑在梯子上抽打。

邱炳乐,男,邓和,男,在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情况下,要法轮功书未果,被绑在摩托车后拖着游街,被罚款8000元,其妻被罚5000元。

* 疯狂已极:鼓楼派出所用风油精往眼里灌,用燃着的烟头烫身体……

鼓楼派出所警察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说:“你以为把你们当人看待吗?根本就不把你们当人看,你们死了好大个事呀,还不如死一头猪,一只狗!一只狗死了还要值几十元钱,你们什么也不值,李学春不是死了吗?又怎么样呢?……” 一位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一边骂,一边对她拳打脚踢,一直到把她打昏死过去了,又用凉水泼醒,再用脚踢,胶皮棍打,打倒后,揪着头发往起拽,往墙上撞,法轮功学员的头发被一缕一缕的拽下来,身上的皮肤都呈黑紫色。

凡是被鼓楼派出所抓去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不挨打的,最起码也要脱掉衣服,铐在室外(冬天冻,夏天晒),然后毒打,用脚在身上踩,用风油精往眼里灌,用燃着的烟头烫身体……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判刑。

四、楚天悲歌惊四方——湖北省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江泽民亲手发动的这场持续四年多的浩劫中,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倍受精神迫害和酷刑摧残,至少造成860(至2004年1月1日)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失业、失学、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到2004年1月10日为止,湖北省已有38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迫害致死。

湖北省38名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名单:
任金焕(28岁,房县)
郭华凤(36岁,公安县)
欧阳明(41岁,黄冈市)
桂训华(38岁,黄梅县)
陈香(55岁,黄石市)
宋万学(48岁,黄石市)
何行宗(55岁,麻城市)
黄建勇(23岁,麻城市)
李继菊(37岁,麻城市)
李学春(63岁,麻城市)
罗开军(55岁,麻城市)
大法弟子(麻城市)
王华君(35岁,麻城市)
陈彩霞(40岁,十堰市)
丁文(32岁,十堰市)
曾宪娥(36岁,十堰市)
吴明芳(36岁,随州市)
蔡铭陶(27岁,武汉市)
付晓云(53岁,武汉市)
李长军(33岁,武汉市)
李莹秀(52岁,武汉市)
刘群英(42岁,武汉市)
彭敏(30岁,武汉市)
彭顺安(53岁,武汉市)
田宝珍(42岁,武汉市)
夏刚(32岁,武汉市)
梅中全(61岁,武穴市)
赵迎凤(65岁,襄樊市)
徐玉凤(46岁,咸宁市)
沈德明(仙桃市)
张爱姣(39岁,仙桃市)
胡友良(48岁,浠水县)
沈德明(仙桃市)
南初寅(53岁,浠水县)
宋华平(43岁,应城市)
詹炜(31岁,应城市)

五、败坏的人性 疯狂的迫害

调查显示,在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的被直接殴打,有的被野蛮灌食,也有的被送精神病院折磨,他们来自于社会的各个阶层,有工人、农民、干部、商人、医生、教师、专家、学者、学生、工程师、军人、家庭主妇、退休老人等。

在1999年7月之前,全国到处都可以看到法轮功的修炼者,他们按照“真、善、忍”修炼为社会带来的道德提升也为人们有目共睹。江氏掀起的血雨腥风,散布的弥天大谎虽一时迷惑了许多人。江氏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及其 “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的一系列灭绝政策,为不法的警察、执法人员杀人仗胆。随之而来的是社会道德急速的下滑,社会走向败坏。江氏对于“真善忍”的打压实质上是在从根本上毁灭着当今的人类。

江及其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610办公室(注:现在有些地方级610办公室可能已经更改名称,但执行迫害政策的现状并未改变)对高层干部以是否和中央保持一致相胁,迫使高层干部以同样手段层层下压,使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中央落实到地方,再到普通基层。

江氏集团对于法轮功的迫害中,污蔑、欺骗和谎言毒化了人心,道德被抛弃;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应不堪忍受巨大的压力,为了自己生活的平静,夫妻可以以离婚来要挟;父母子女因修炼要被迫脱离骨肉关系;贪财的乡人、邻居为了蝇头小利,可以揭发、告密相知数年的邻里;在劳教所,罪犯可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人而获得减刑,警察、管教可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升官,名利双收……

* 摧残性的野蛮灌食

这是一个因偷盗被劳教的目击者写下的发生在武汉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一幕,他曾受减刑的诱惑而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灌食:

2002年4月中旬一天的中午,当时轮值的是管教高军安。他比电影中审讯江姐的国民党特务还要凶狠得多。他披着制服,嘴里叼着烟,一只脚踏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根小指般粗的竹棍,口里骂个不停:“……反正整了法轮功不违法。状都告不进,政府规定法轮功的案子不受理。今天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无产阶级专政硬。你们都赤手空拳有什么了不起,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被打垮了。”他要我们将一位5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的头、膀子、腿分别向五个方向拉着,由他来灌食,他插进去,抽出来,再插再抽,往返无数次,理由是没插好,直到食管上带有血迹他才说插好了。灌了约10cc米饭和水捣成的糊糊。

高军安要我们打这位老法轮功,我们五个人没有动。一来这位法轮功学员年纪比较大,二来我们看到他是条硬汉,不管怎么样他的眼睛都不闭一下。所以我们没听高军安的指挥。此时高军安暴跳如雷,挥起手中的竹棍子乱打我们中的二个,可是我们还是不动手。高军安只得亲自动手,他说:“老家伙几天没吃,消化不好就会出危险,搔痒可助消化。”他的双手在老法轮功学员的腰子处猛力向内抠,并拢五指从两边在腰子部位狠命地向里插。这叫“下腰子”。他至少折磨了老法轮功学员十五分钟。高军安好象气还没消完,要我们又把老法轮功学员按坐在地上,高军安骑坐在老头的大腿上,并拢五指有节奏的在老法轮功学员的腋下用最大的力一顶一顶的,慢慢的高军安由满头大汗到衣服湿透方才停手。好长时间,老法轮功很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后,高军安洋洋得意地问:“你们看见我打人了吗?”

我们哪敢说真话,否则,我们也会遭到一个或几个警察的暴打,所以只能说没打人。高军安得意地大声说:“对呀,我们××党的警察不打人嘛。”

2002年7月上旬的一天,灌食的轮值警察是李靖。他要求每一个被灌的人一次要将二三个干大蒜头、半根黄瓜、三棵小白菜混合捣成浆,加生水稀释后全部灌进去。我们其中有人说法轮功的人胃里是空的,这样会受不了的,李靖却吼道“受不了活该!整死他们都没有关系。”

我们谁也不敢吱声,李靖暗示一定要按他说的办之后就离开了现场。第一个送进来的是20多岁的小伙子,灌食后不多久,这位小伙子双手捂着胃,站也不行,坐也不行,只见他脸色苍白,头、脸都渗出豆大的汗珠。我看见小伙子非常难受的样子,我的心开始软了,后悔自己上了贼船,不自觉地当了迫害法轮功的凶残的刽子手。我开始冷静反思,对照当前政府歌颂自己是依法治国,歌颂××党领导的中国是所谓的人权状况最佳时期的宣传,真有一种被欺骗后的耻辱感。

* 赤壁城见证的罪恶

四年多了,罪恶蔓延至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湖北美丽的小城赤壁,也蒙上了罪恶的阴影。

这有一位六十多老人,名叫刘晓莲。生活的艰辛,劳累过度,使她身体日渐衰弱,得了很多病,操劳一生,到老也没有过上什么舒坦日子。

96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刘太婆遇到了法轮功,修炼后受益非浅,身体健壮了。未学大法前,在58年大炼钢铁时,她的双眼突然疼痛难当,半个月痛瞎了一只右眼。修炼法轮功只有半个月,她的瞎眼睛亮了。

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为一己权力和利益开始迫害法轮功,善良、耿直的刘太婆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她只想告诉政府,“真、善、忍”没有错。 刘太婆并不知道,等待她的残酷迫害是怎样的歹毒、令人发指。

在天安门广场,警察抓住了她,脚使猛劲朝她小便处毒打,流氓至极。后将她押往辽宁海城,那里的公安更是打字当头,不分昼夜时时遭受酷刑。2001年元月17日,刘太婆被赤壁公安从海城市押回,请接着往下看,您会知道什么叫灭绝人性。

在看守所遭受毒打

开始时,刘太婆被关押在赤壁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专门请了一个打手(临时工)叶军来残害她,叶军每天上午毒打她的头部、眼睛、胸部、小腹等部位,有一次,太婆的鼻子被叶军打得凹下去了,过了十多分钟才凸显出来。下午毒打后,罚跪四小时以上,连续一个星期,后来要过年放假了,便将她转到第一看守所。

2001年正月18日,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蔡金平来一所第一次提审她,实际就是毒打,开始打手还是叶军,由蔡某指挥,打得她全身骨头散了架一样痛,看不见什么,眼睛也被他们打瞎了,太婆站不起来了,爬也爬不得,这时叶军用猛力打她时,他也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就走了。

剩下蔡某,他把门一关,然后斜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斜着眼,抽着烟。太婆被打得躺在地上无力起来,蔡某就要她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老子要看看玩玩。”太婆对他说:“你想怎么样?”蔡得意地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干部,你不听党的话吗?党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当时太婆对蔡说:“我现年有60多岁了,我跟你母亲年纪差不多少,听你说你是干部,又是党员,你们宣传党员应该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调查事实,解决群众的大小问题,今天你是来调查我解决问题的,你为什么把调查的事情压下,你指挥别人打骂、迫害我,是侵犯人权,你强制把我刘晓莲的衣服脱下,你等于是侮辱你的母亲。” 蔡恼羞成怒,上来要扒她的衣服,后来有人来了,他才住手。

毒针摧残

2002年6月28日,这是刘太婆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也是蔡金平(市公安局政保科长)、邓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主管女号)、宋玉珍(市看守所女号管教)等人最“关心”她的一天,那天下大雨,他们对太婆下了毒手。

那天,钱玉兰到监狱号子里,对太婆说:“你炼功快瘫了,领导说要给你打点补药治疗。”太婆不打针,对她说:“我不是炼功致残的,是你们用酷刑迫害致残的。”这时,他们叫来两个外劳,(外劳就是罪犯家里出一定钱给看守所后,免关监狱号子,可在高墙内自由活动),拿来脚镣把她铐上,将她拖上车,邓亲自开车,车上有蔡、钱以及看守所狱警宋玉珍,还有拖她来的两个外劳共七人。把太婆押到了看守所对门的妇幼保健院,这里的医生不愿意不明不白地跟着害人,于是,他们又将太婆押到市人民医院,人民医院的医生没问病情,就开始准备药水和针头,警察们将太婆四肢用脚镣手铐锁在病床的四角,不能动了,蔡、邓、钱、宋还叫外劳把太婆压住,眼睛蒙上,使她看不见任何人,也无力喊叫别人。

就这样,一场罪恶就在光天化日下发生着,破坏人体细胞的毒液被强行注射到太婆体内,大约不到一个小时,注射完了。警察们指挥外劳,把刘太婆直接拖倒在地上,一路拖回看守所,太婆在路上被它们拖得受不了了,便在路上大喊:“我是个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罪,被他们迫害毒打。”

毒液注射进了老人的体内,当天晚上,开始发作了,那真是毒啊!老人家头部七孔出血,双耳象爆炸一样阵痛,上吐下泻:上吐,肝、肺、胃好像要从口中吐出来;下泻,大小便先拉血块,五天后,拉的象猪肝色特别腥臭的硬血块,大小便象生小孩一样刮痛,食物不能吃,只能喝点水。他们确实看到太婆生死难料,如放她回家,想太婆肯定就会死在家里。即使这时,警察们也没有忘记发财,就向老人的家人放出口信,说她快死了,骗她老伴3000元,还写了担保,将太婆买回了家。

二进看守所,遭遇“五马分尸”

回去后,丈夫和儿女看见太婆被折磨成这样,敢怒不敢言,太婆家人都是憨厚淳朴善良的农民,老实巴交惯了,面对这般丧心病狂地迫害,唯恐进一步加害,只得忍气吞声,眼看着太婆可能活不长了,大家开始到处借钱,张罗着准备给太婆办后事。 谁知太婆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的奇迹再一次发生在太婆身上,她没有死,甚至还挣扎着爬起来,到外面去揭露这场罪恶荒唐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与镇压,人们都含着泪,听完太婆的遭遇。

风声传到了公安那里,说太婆不但没死,还到处揭露他们干的坏事,于是,在太婆挣扎地爬起来的第二天,当地公安直接把太婆从床上绑架走,2002年10月17日又转到第一看守所,太婆又回到了人间地狱,面对那些曾经给她打毒针想置她于死地的警察们。

2002年12月6日,这一天是赤壁人的耻辱!赤壁城的耻辱!因为这一天,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邓定生为首多个警察,另加4个外劳共18人一起残忍地折磨了一个62岁的妇女。邓想出了一个“五马分尸”的刑罚。五马分尸是中国古代的一种虐杀刑罚。这天,以邓为首的警察们居然采用它来对付60多岁的老太婆,只因为她信仰“真、善、忍”。

他们叫四个外劳抓住老人的四肢,邓抓住她的头,这样五个人就变成了“五匹马”,五个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当时老人的小便处撕开了,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脱节,作恶的人们哈哈大笑,狼心狗肺的警察们疯狂地把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当成他们的玩意儿,玩得“开心”,乱哄哄中,办公室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有好多人也上来参与,先前“五匹马”还抬着老人,其它人轮班用50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打老人孱弱的身体, 几乎打了一天,将老人的全身骨头几乎都打断了,巨大的痛苦中,太婆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太婆缓缓苏醒,邓见她没死,又想出一个恶毒念头,说太婆的脖子(被它们拉得)太长了不好看,他抓着太婆的头用力一塞……,可怜的太婆,又昏死过去……。

神奇的是,太婆还是没死,邓就用50斤重的脚镣锁了她一个星期,半个月连水都没喝一口。

2003年4月29日(农历3月28日),那天警察看太婆坚持“真、善、忍”心不动,想用尽方式“转化”她。什么叫“转化”呢? 那天,以邓为首,围着太婆开始“转化”,一轮毒打,打得老人头上血肉模糊,四肢、脚骨、手骨、胸骨、腰尾骨全部被打断了,凶手以为她死了,把老人丢到花园的水池边,可老人顽强地又活过来了。

凶手们已经完全丧心病狂,老人躺在地上,他们用皮鞋踩着她的四肢,死劲地在地上又踩又搓,将她四肢关节全部搓开踩断,最后,她的手脚上的肉大块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头,有些骨头从中间裂断开,伸到外面……

可是老人仿佛有神助一样,在如此骇人听闻的长时间残暴下,生命的呼吸仍然不停。

不久,看守所通知太婆的家人把老人接回去。放太婆出去时,有警察就曾说:“如果她不死,那就是放出去一颗炸弹。”

疯狂迫害刘晓莲老人的主要凶手:

邓定生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蔡金平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钱玉兰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
宋玉珍 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号管教

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罪恶”两个字来形容了,所有听到这个故事,良心未泯的人,都忍不住想流泪,都可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一切不是人干的!

* 黄冈市几位60岁的老人因坚信“真善忍”被游街示众

黄冈市公安局发现很多真相材料,就到几家他们认为是重点的法轮功学员家里去抄家。2002年6月3日,他们非法抓了五位都有60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6月24日那天,公安局要枪毙一个杀人犯,先在大街上将杀人犯游街示众。公安局把五个法轮功学员陪同杀人犯一起游街,并戴着手铐。当场有观众问警察为什么把好人(指法轮功学员)和坏人搞在一起,警察回答说是“上级”有批示。那么这个下令镇压法轮功的上级是谁呢?不言自明,就是现在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在世界六个国家和地区控告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