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迫害高位截瘫 学法炼功重新站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编者的话:此大法弟子在没用医治的情况下,神奇的站起来并走出去,给邪恶的震撼很大,医院的医生及周围的知道此事的人都知道大法神奇,许多人开始看《转法轮》,据说有的干警偷偷地把收上来的大法书拿回家看。另外,我市还有一位被迫害致残不能走路的同修,经过修炼也神奇的恢复健康。在此也鼓励那些被邪恶迫害致残的同修多与大法弟子交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早日恢复健康,投入正法的洪流。

我叫杨玉珠,今年52岁,1998年下半年幸得大法。得法前患有心肌梗死、心绞痛、供血不足、肩胛痛、风湿、腰椎痛、月经不调等疾病。中药、西药、进口药吃了不少也不见效。经我外甥女介绍,我抱着试试看,最后上一把当的心态走进法轮功炼功场。谁知刚学第一个动作,多年的腰痛立即消失了,使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后来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身上各种病症都一一消失了,真正尝到了李洪志师父所说的“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那种对师父的感激和敬仰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法轮大法的法理告诉人们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一个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道德高尚、人心向善的好人。更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可是,正当我远离病痛,感到精力充沛,能够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时候,1999年的7月20日,发生了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在全国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 。

为了讲清真象,让世人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是无辜被诬陷的,我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进京上访。进了信访局,那里有许多警察,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就不允许填上访表,被无理搜身,搜查私人所带财物,没收大法书籍。并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按照省、市、县家住所在地进行分组,强行押送回当地市公安局,并栽赃上“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

我没有任何一点违反社会治安的行为,更没有口号、标语,我只是本着自己的一颗善心,向国家和政府说一说我的心里话,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电视报导的是不属实的,这样对我师父太不公平了。可是,国家却没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强行将我送进监狱。一进监狱,一名叫李建国的恶警,在没有任何登记、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指使一名犯人将我身上仅有的20多元钱搜走,占为己有。在监狱里,恶警们指使吸毒犯看管大法弟子。一名叫小方(女)的吸毒犯负责看我,不许我炼功,不许学法,还对我打骂。功友家里送来的钱被牢头们占为己有,他们用来吃“小灶”(监狱为了谋取暴利给犯人准备的饭菜,价格昂贵。)

按照法律,违反社会治安应当行政拘留5天,可是他们强行扣上我违反社会治安的罪名。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又非法延长关押我的时间。在关押期间,恶警每天向我索要5元的饭费。一个半月后,又向家属索要700元钱作为不再进京的抵押金,才肯将我放出,至今未还。

2001年5月,因为再次向世人讲清真象我又被抓。当时被带到秦市公交分局610 办公室被殴打。其中一名恶警叫彭鲁严,是副局长,还有几名恶警配合他。他们用细尼龙绳将我两臂捆成“燕飞”,再用脏拖布把穿入两腋下,两恶警站在两头抬起,让我两脚离地,使得我的两臂高度拧伤,疼痛难忍。后来又将我摁在地上。彭鲁严用脚踩着我的头,用大宽皮带双折抽打我的全身,折磨数小时后,因我心脏病复发,才肯罢手。后来又将我反背用手铐反铐在电杆上。夜间又将我送至交警路口处,铐在暖气管上。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靠正念走脱,之后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恶警们为了抓捕我,经常到我所有亲属家骚扰、恐吓,使得我修炼的姐妹不得不流离失所。就在我哥有病需要换肾的紧要关头,恶警都不放过,在只有我嫂子陪床、护理,不能离开的情况下(我嫂子不炼功),用手铐将我嫂子绑架到610,恐吓利诱,企图从我嫂子嘴里套出我的下落。卑鄙、下流的恶警竟从我嫂子手里抢去我哥的手机,至今没给。折腾到夜间2点后才将我嫂子放回。我哥由于受到惊吓,加重了病情而死亡。在我哥出殡那天,恶警们布置了重重暗岗,想要抓到我们炼功的几个姐妹。事后在我三姐家中,将我修炼的两个姐妹抓到公交分局610处。她们受尽各种严刑拷打,逼问我的下落。随后将她们二人送进监狱关押,受尽折磨。

2003年6月10日,我被恶警们抓到,被带到山海关派出所,我绝食两天。后又被秦市公安一处带入610六楼一办公室受刑。在带入途中,公安一处的副处长,一名司机和一名姓林的恶警在车上,由于我喊“法轮大法好”姓林的恶警用拳头猛击我的头部、脸部,把我的脸部打得肿大、变形。到了一处610,有几名恶警连拉带拽,其中一名叫徐英斌的恶警,拽着我的手铐从地上把我拖到610六楼办公室。姓林的恶警喊了一声:“一级杀手上场!”徐英斌拿出两副带绿边的白线手套和白细尼龙绳,一名副处长王宪增,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其中一个50岁左右的胖恶警,一个年轻的,个子不高,大眼睛的恶警,他们共六个人,姓林的和徐英斌用细尼龙绳将我两臂捆成“燕飞”状,用脏抹布将我的嘴堵住,他们6个男恶警便对我群殴。有用拳打用脚踢的,有用双手交替往下揪头发的,有用皮鞋踩着我的手指在地上碾的,王宪增用瓶子往我鼻子里灌水。他们一边打我嘴里边重复喊着:“让你说邪恶全灭……。”夜间,他们将我锁在铁椅子上,用手铐铐着我的双手。他们轮流看着我审问我,由于我什么也不说,他们拿出供词让我看,我没有回答他们的任何问话。

第二天早上,因我要去厕所,胖恶警打开我的手铐,回来后王宪增让胖恶警将我送到他的办公室。再次让我交代,做笔录。并说:“我有办法让你说话。”王宪增到对门找人给我做笔录,我趁这个机会为了走脱,免遭恶警们进一步迫害,从王宪增的办公室、610的6楼跳下,摔落地上,我昏死过去。恶警们怕出人命才将我送到秦市人民医院。北京专家及市医院诊断为“高位截瘫”。

当时从6楼摔落地上,我被恶警们殴打的伤痕和摔后的残状,令路人惨不忍睹。卑鄙邪恶的恶警却对路人谎称我是擦玻璃不慎掉下来的。我的头上被恶警群殴、揪头发时已肿成一个大血泡,多处头发被揪掉,浑身紫青,鼻口出血,胳膊、腿均骨折,软肋骨、肌肉组织严重被扭伤,颈椎多处损伤。醒后我全身丝毫不能动,每一处肌肉都疼痛无比。

为了证实大法,坚信大法的神奇,坚持我的信仰,不为邪恶的伪善所动,我不做手术、不用药,回家后几个月,被诊断为“高位截瘫”的我,经过学法炼功,大法的超常在我身上又一次显现,我又神奇般地站了起来,走出家门,堂堂正正地汇入了正法的洪流,用我的真实经历向更多的世人讲真象,展现着大法的神奇!

世人们哪,清醒过来吧!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佛法的再现。相信法轮大法的善念,会带给您美好的未来!

编者注:该学员从六楼摔下,完全是邪恶迫害所致,610歹徒应该负全部责任。但既然要修炼,我们就一定要遵照师父教给我们的法理去做,而不能采取任何违背修炼原则的过激行为。珍惜我们的肉身,是为了在世间修炼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