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遭受的“雷锋精神”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四年多了,我曾被非法教养三年,也曾被暴力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亲身遭受和目睹了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流氓、最无赖的残酷迫害。肉体上的虐待、精神上的摧残使我清楚地理解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这场对民众的迫害和以往的迫害不同,它们迫害的目的、使用的手段之下流与残暴在社会上又极力地掩盖,烂鬼与世上的流氓利用着这个政权的权力,搞了一场最卑鄙下流的、最能反映出邪恶本质的、又用最流氓无耻来伪装的、前所未有的这么一场迫害,完全都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严峻的;对众生的迫害也是严重的。”痛苦的承受烙下心灵上耻辱的印记。

邪恶对法轮功学员背地里是毫无人性的摧残,表面上却伪装成教育、感化、挽救,春风化雨再塑人生。对外粉饰太平,装扮天使,对内再现人间地狱,暴露魔鬼狰狞嘴脸。恶警嘴里讲着“雷锋精神”大公无私做好人,手里却拿着棍棒手铐等各种刑具对法轮功学员往死里整,捞取名利。酷刑迫使法轮功学员违心转化,却还继续强制“转化”学员撒谎造假,为其歌功颂德,称颂教养院、洗脑班是人间天堂。欺骗世人,掩盖暴行,野蛮的迫害中进一步助长着假、恶、暴。仅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唯一能拿得出手、说得出口、可自我标榜的“雷锋精神”来转化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为例,来看邪恶卑鄙下流,流氓无耻。事实上我们所遭受着“雷锋精神”的迫害。

99年7.20之后,江氏选择中国最没有人权、警察素质最低的教养院,来关押绝大部分非法被抓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当时,全国各地教养院出现一道奇怪的现象。从来不学雷锋的教养院,突然一下子开始学雷锋。道德素质低廉的恶警强迫因修法轮大法已经变成真正好人的人学雷锋日记、“雷锋精神”,持久地学,广泛地学,翻来覆去地学。妄图用”雷锋精神”来掩埋法轮功学员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高尚思想境界。

各地恶警经常强制法轮功学员背雷锋日记,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允许差。出点差错,就用雷锋日记书背使劲朝你脸上、头上打,或用棒子打。让你蹲着背、站着背、蹶着背,向雷锋日记鞠躬等。如你不识抬举还不转化,让你头顶着雷锋日记罚站,让你背背着雷锋日记蹶着,让你面靠墙用前额把雷锋日记贴压墙上等,雷锋日记一掉下来就打你。想方设法用“雷锋精神”来折磨你虐待你。中国司法部秉承江泽民安排劳教系统用“雷锋精神”去感化法轮功学员就这样“春风化雨”的滋润着。

在教养院里,那些被洗脑真正“转化”的人,常说的一句话:做一个“雷锋”式的好人。他(她)们更是极尽全力学雷锋,背抄雷锋日记,写体会,谈认识。言必谈雷锋,写思想汇报必引用雷锋话语。就这些放弃法轮大法,用“雷锋精神”武装头脑的人。为了在恶警面前取得一个良好表现,不惜使用一切恶毒手段从肉体到精神来迫害昔日的同门师兄弟(姐妹),手段之狠毒全没人性。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被他(她)们在恶警纵容下折磨致死致残。被“雷锋精神”洗脑的人变成了真正的坏人、恶人。

尽管中国社会上已经没人学雷锋,每年的三月(学雷锋月)党的喉舌只是做做秀而已。中国另一个邪恶地方—洗脑班(正式名称法制学校)学雷锋颇有热情。仅以辽宁省洗脑中心—抚顺法制学校为例:一进大厅,醒目处放着一个大大的雷锋塑像,走廊里挂满了雷锋黑白照片,照片下写着雷锋“名言”,各个屋里挂一张雷锋照片。每天早晨广播放雷锋歌曲,每次必放‘毛主席的战士最听毛主席的话’,仿佛回到了文革时代。安排雷锋生前的战友乔安山、雷锋辅导过的学生程亚娟任洗脑班名誉校长。这里的恶警张口就是雷锋,闭口就是大公无私。欺骗法轮功学员为了国家为了党(大公)无条件(无私)服从它们洗脑转化。

令你意想不到的是法制学校里的“雷锋”式警察根本不讲法律。根本不把毫无任何违法行为的法轮功学员当人看,更谈不上公民了。法制学校的门窗都被焊上铁栏,铁门紧锁,警察昼夜看守,洗脑班花钱雇人24小时“包夹”(两个看一个)看管法轮功学员,剥夺“人”最基本的权利,如人身自由、言论自由,硬性规定几十条,不准这,不准那,直至不准不配合洗脑,连监狱罪犯都不如。它们在张挂雷锋像片、雷锋日记的教室里恶毒地谩骂,肆意地歪曲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全然不讲一点人伦道德。每天强制法轮功学员看听诬蔑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的录像、材料、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谎”谈,和恶人恶毒攻击的谎言。天天地在雷锋(像片)注视下,威胁、恐吓、攻击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找法轮功学员“谈认识”。

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浸泡在威胁、恐吓、谩骂中。如:“不转化就在当地教养”;如:“又下什么文件了,不转化就是反党”;如:“现在是敌我矛盾,形势马上就变,不转化就判刑”……。几个人围攻一个。几天下来不见效就晚上12点之前不让睡觉。被雇人员轮番攻心,穿插警察威胁、恐吓,进行精神折磨。再过几天你还继续坚持信仰不转化,就整宿不让睡觉。白天“上课”,晚上“谈话”。你抗议,他不听。你绝食抗议,它们就在雷锋像片下灌食折磨,一天灌你两次。威胁、折磨、虐待手段逐步升级。让你肉体受不了,精神崩溃。看不出一点“对待同志象春天般温暖”的“雷锋精神”。倒是这些雷锋的信徒能充分领会“对待‘敌人’象冬天般残酷”的“雷锋精神”,可惜这里没有敌人,只有讲“真、善、忍”的好人和知法犯法的警察。

乔安山和程亚娟没有看过《转法轮》,不知道法轮功怎么回事。为了“雷锋精神”的长存,充分体现“雷锋精神”的威力,它们卖力做法轮功学员“转化工作”,先伪善,再不转化也恶狠狠地威胁恐吓。它们在雷锋眼皮底下没有顾忌地虐待法轮功学员,看来它们已能充分领会“雷锋精神”的本质。正如程亚娟所说:“你不跟共产党走,就是与我对立,共产党跟你们斗争到底。”她的逻辑是,她代表着雷锋,不同意她的观点,也就是与雷锋作对。雷锋最听党的话,也就是与共产党作对。有人说:“如果雷锋还活着,不知他会变得什么样。你看这些雷锋代表,没有人性,不讲人权,违法犯罪,做人都不配。”

按照中国司法部的要求和规定,不论是在教养院还是在转化班,法轮功学员被剥夺所有的尊严和权利,身处地狱一般的苦境还不算,那些阴险、狡诈而狠毒的恶警采取各种手段,直至将你内心保留给自己的一点点尊重、清白和信念都要给摧毁。恶警逼他们做了他们自己所鄙视的小人,被迫诋毁他们最尊敬的师尊和法轮大法,反复一遍一遍的写下了自己的耻辱,玷污了他们的人格与灵魂,践踏了他们对美好、智慧的企望。在恐吓、折磨、虐待使法轮功学员肉体和精神承受不住,神志不清所谓“转化”时,它们立即要求(强制)法轮功学员:反复写谩骂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先生的三句话,写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写长篇揭批材料,在反法轮大法的横幅上签字,在国旗下宣誓攻击法轮功,做揭批典型发言上报纸、电视攻击法轮功等等。总之从心理上、精神上将其摧垮。同时乘机再给你灌输“雷锋精神”,讲雷锋大公无私,讲雷锋为了国家为了党为了他人可以放弃一切,进一步要求:“为了你的亲人、为了我们的国家,也为我们(警察)着想,做一个雷锋式的好人,放弃法轮功也就放弃了自私,深刻揭批,彻底决裂,断绝一切私心,就真正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也就有了共产主义思想境界,也就是佛了”。在那种中国特色的恐怖环境里,有少数法轮功学员真被“雷锋精神”洗脑。随后,恶警继续让它们“学雷锋”,为转化学员找到心理平衡和寄托,“修炼人要无私无我,学雷锋大公无私不是一样吗?”

我们且不说其逻辑混乱和荒唐,因为被强制转化的人已经神志不清,做转化工作的警察也被××党江氏流氓集团谎言的欺骗和利益驱使扭曲得神智不清、道德沦丧。仅从他们为了不再遭受痛苦折磨,为了亲人不再伤心悲痛,为了警察不挨批评,而去出卖佛法真理,出卖自己的信仰、良心、人格和道德,不是自私的连做人都不配吗?还谈什么无私,这就是在教养院、洗脑班“雷锋精神”“大公无私”的真实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