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劳教所恶警李松涛应对两名大法学员的被害致死负责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李松涛:男,31岁 锦州市劳动教养院二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副大队长。李松涛以对大法弟子的恐吓欺骗、肉体摧残换取了“提升”。法轮功学员肖鹏的被害致死,李松涛是直接凶手。石忠岩的被迫害致死,也与李松涛直接相关。

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李松涛当时是锦州市教养院教育科科员。李松涛在并不了解法轮大法真象的情况下,好似看到了升官“希望”,积极参与行凶,从此走上邪恶之路。2000年10月,教养院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二大队成立后,他来到二大队,成为二大队的一名小队长。锦州市教养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由教育科科长陈立刚指使,落实到二大队内部,最主要的责任人就是李松涛。教养院曾派他去邪恶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学习”如何软硬兼施,如何利用每个警察、邪悟者的“特长”,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转化”方案的具体实施,“工作成绩”评估等方面都是他出点子。在金福利及现任院长张海平的心目中,在迫害大法弟子方面,他是相当卖力的。由于其甘心为邪恶卖力,深得恶人赏识,后被“提升”为副大队长。他的“提升”是靠他的伪善与欺骗,对大法弟子的恐吓与肉体摧残换取的。

以下所列举的就是他的犯罪事实:

1、二大队成立后,马三家的“邪悟团”成员来到锦州教养院,对大法弟子轮番逐人洗脑。由李松涛组织成立了当时邪悟者中的所谓“管委会”,在对“管委会”成员的管理上,李松涛费尽心机,利用减期、家属接见等物质条件诱惑“管委会”成员。在其“转化”工作过程中,每日早晨要对“管委会”成员开会布置任务,责任落实到人头。所有邪悟者,包括“管委会”成员每日都得向“小李队长”(李松涛在劳教中的代称)汇报,对所谓的思想波动者,随时汇报其思想动态及日常生活的行踪,包夹制度的建立,邪悟团体的建立,加减期的处罚等,他都要过问。

2、在所谓的“‘转化’攻坚站中”,他每天都要向教养院汇报情况,每周一次总结,每天找邪悟的关键人员谈话,诋毁大法、分化、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表现极其伪善,采用死缠滥磨的赖皮方法,不让坚定的大法弟子睡觉,每晚要弄到后半夜,其中最典型的是对大法弟子王舟山的围攻,整整磨缠了19天。

3、在用说教、语言欺骗方式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坚定信念的情况下,李松涛开始采用罚站、用电棍电击等手段强行转化坚定的大法弟子,先后有数名大法弟子被其电过、打过,手段极为残忍。2001年3月,李松涛瞄准了学员肖鹏,采用恐吓的方式让肖鹏写骂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揭批书”,肖鹏在极度的恐吓下违心地写了,当他清醒过来后,又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高压迫害下所写的材料作废,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李松涛抓住肖鹏的弱点,以其出尔反尔为借口,伙同恶警杨廷伦将肖鹏带到阴暗、脏乱的空房子里,把他铐在铁椅子上(一种刑具)用电棍电击。3月中旬的一天,李松涛伙同马勇将肖鹏叫到二大队后院平房,铐到铁椅子上,李松涛、马勇一个电胸、腹,一个电脚心,直到胸腹皮肤焦糊罢手。李松涛还曾与冯子斌一起把肖鹏带到办公楼一楼铐到铁椅子上,同时电击他的胸、腹、脚心等处,直至焦糊。几度折磨之后肖鹏精神失常。之后,李松涛用几名助纣为虐的叛徒轮班看管,李松涛还曾将肖鹏绑在铁椅子上,气急败坏地一气抽打十几个嘴巴。2001年4月11日,神志不清的肖鹏被送回家(现已不治死亡)。对肖鹏的死,李松涛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4、大法弟子荣刚在劳教所找来石化公司工人冯守民污蔑大法的所谓演讲时,为抵制其恶行,毅然离开教室。李松涛邪气高涨,将荣刚带到一楼,绑在铁椅子上,为了不让荣刚喊叫,李松涛指使犯人孙维臣用马甲(犯人服)捋成带状将荣刚的嘴勒住,李松涛、马勇二人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荣的颈部,依次向下至腋下、两肋、腹、脚心,反复电击,电棍触及部分均已红肿,脱皮。同时李松涛灭绝人性地取笑说:“你挺胖,我给你查一查有几个褶儿(用电棍在肚皮上查褶儿)”。约20—30分钟后停下,将荣的嘴堵上继续电,这时整个屋子里弥漫着肉皮的焦糊气味。荣刚痛苦难忍,又不能喊叫,挣扎中,手腕、脚腕已被铁环卡得破皮,出血。电完后,仍不让荣刚下来。过了一会儿,李松涛又卑鄙地说:“你坐着,我站着不公平。” 让荣刚下来蹲着,在罚蹲过程中,李松涛始终无耻地问荣刚:“你想不想和转化的人谈?”荣刚拒绝,李松涛一直强迫他蹲到晚上9点,然后李松涛又把电棍和充电器拿来说:“我让你清醒清醒,今天我就陪你了,咱俩没完。”于是他把自己的行李也搬到了刑讯的屋里来,并找来马勇继续电荣刚的胸、腹、颈、腋下及脚心等身体敏感部位,约20余分钟罢手。这时荣刚在铁椅子上已下不来了,不能走路。事后就连李松涛本人都说“荣刚被电时间很长,自己都有些怯手了。”

5、李松涛还逼迫不明真象的家属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由于大法弟子赵连权没有听从不明真象亲人的劝说,李松涛就带领另一恶警把赵带到阴暗脏乱的空房子里绑在铁椅子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赵两肋等处,导致赵昏迷,他们急忙又掐人中又喷水,待赵连权醒来后继续追问他:“转不转化?”赵说:“不转化。”两名恶警又继续电,直至将其弄成脸色铁青,嘴唇毫无血色,呼吸困难,几乎休克才停止。

6、2001年3月28日,李松涛与恶警冯子斌、张加彬三人将大法弟子刘永生带到二大队后院闲置的平房里,他们把刘永生双腿、双手铐在铁椅子上,三人同时施刑。李松涛将刘永生的裤子脱到膝盖处,电击其小便处。

7、从2002年9月份开始,只要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被恶警一个一个的带入楼北侧阴暗的酷刑室,这样的酷刑室有两个。酷刑大体是两种形式:1、恶警先把大法弟子用手铐背铐上,再戴上硬塑安全帽,个别的要带嘴撑子,用大办公桌斜放着,把人堵在墙角站着。两名警察、一名劳教犯人为一组,警察每三小时一班,劳教犯人6小时一换班,6名警察三班倒。警察与劳教犯人对大法弟子轮番问话,满嘴是诬蔑大法的谎言,还配有电视恶毒攻击大法的“焦点谎谈”上各地所谓“自杀”、叛徒的讲话等等内容。大法弟子被24小时罚站着不准闭眼,到48小时,再到72小时……高压电棍随时配合使用。由一根增加到四根同时电。 2、对于不配合第一种折磨的大法弟子就采用大铁椅,手脚全铐上,和上述同等方式,电棍用的就多了,还采用往座下加垫酷刑。

在此过程中,李松涛再次面授毒计,由张加彬、杨庭伦、冯子斌、张春峰等人具体实施,对大法弟子王玉泉进行了残酷地迫害,最后导致王玉泉胃出血,从此落下了胃出血的毛病。王舟山被折磨两昼夜,下来时两腿变成罗圈形,整个下肢是紫色的,精神恍惚。

8、2002年12月30日上午王贵令被恶警押到二大队,当晚10点多李松涛气急败坏的讲要来个“速战速决”,于是把王贵令按在地上,几名恶警(张加彬、杨庭伦、张春风、冯子斌、李松涛)还有一名姓安的犯人,把他两腿双盘上,然后往极限拽两腿。十几分钟后看没有效果,就用绳子将双腿捆绑上,扒掉袜子,用高压电棍电两脚,绳子被两次挣断,他们就把王贵令按倒在地上用电棍电前心、后背,周身同时乱电。

9、2003年,李松涛配合新上任的邪恶大队长白金龙一起制定了侮辱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众多规定,对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以强行把大法弟子的腿盘上之后用绳子捆住、长时间电棍电击、不让睡觉、罚站、戴戒具等各种方式残忍迫害大法弟子。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内被迫妥协过的学员,个个都是在李松涛指使或直接参与下酷刑折磨到无法承受时违心妥协的。李松涛充当的是迫害大法弟子名符其实的邪恶黑手,他曾在所有被强迫转化的学员面前歇斯底里地叫嚣:“谁敢反弹,就朝李队长来!”

10、恶警李松涛还拿带有黄色内容的光盘播放,想以此腐蚀法轮大法修炼者。

11、2003年12月5日,李松涛伙同教育科副科长、恶警李厚玉、恶警张春风、周金跃、韩建军一行五人,带着自己在锦州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时常用的刑具(手铐、电棍、安全头套),与本溪、阜新教养院所谓的专项教育大队的恶警一起,各带刑具来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对那里的七十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长达21天的迫害。12月26日才各自返回当地。锦州教养院内几名恶警不但工资照发,而且每人还得到了司法部颁发的奖金300元,恶警李松涛因此而提升为二大队教导员。

另外,刘常平遭受的电刑,石忠岩的被迫害致死,都与李松涛直接相关。

………

以上事实只是李松涛邪恶罪行的一部分,件件事实,笔笔血债,令善良人心痛,令正义之士发指。

李松涛:家住:205医院第三干休所(宅电:0416——4170721;手机:1360416412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