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双城市大法弟子吴宝旺生前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2002年5月17日左右,大法弟子吴宝旺在双城的一个看守所被关押仅27天后,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吴宝旺是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人。他1995年12月份得法修炼,他象久旱逢甘露的禾苗,在法中茁壮成长。他处处以法为师,与人为善,乐于助人。他会理发、写对联,谁求到他从不推脱。他家前边的路很不好走,他主动把路修好,村里人无不夸他是好人,一小女孩说:我要做吴宝旺那样的人。

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受益,他身背录放机,不辞劳苦,走街串户,把师父的大法传到千家万户。几年来,他披星戴月,不顾风霜雨雪,酷暑严寒,足迹遍布青岭大地及周边乡镇的村子,以及靠近青岭乡的五常市的几个村庄,往往是刚放完一个村子,还没顾上休息一下,就赶紧去下一个村。这么好的功法他多么希望更多的人能有缘得到啊。

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不准民众修炼、不许讲真话,全社会都笼罩在白色恐怖中。吴宝旺第一个站出来证实大法。1999年8月1日,宝旺决定进京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看到很多同修都没走出来,宝旺心里非常着急,从北京返双城后,找同修切磋,鼓励大家走出来证实大法。在他的带动下,双城市大批的学员走向北京证实大法。宝旺全家先后三次进京上访。

在双城,他被邪恶势力视为眼中钉。双城市原市委书记朱清文曾在会上狠狠地说:啊?你说这个吴宝旺,把个周志昌(大法弟子,已被迫害致死)给鼓动走了。公安局把他视为第一迫害对象。1999年,吴宝旺第三次进京证实大法,全家三口同时被抓。9月17日被押回双城市看守所,将他锁在铁椅上,然后又给他戴上死刑犯才戴的手铐、脚镣。一戴就是40多天,与死刑犯关在一起。管教还指使刑事犯经常打骂他。他的头被打破两个口子,牙打掉了一个,前胸被打得不敢喘气,咳嗽了好几个月。恶警用各种刑罚和残酷手段折磨他,也没使他屈服。9个半月后,610办公室看他也不签字,就强行判劳教一年送到一面坡采石场,遭受到更加残酷的迫害。

那是6月份,天气炎热,背石头,刑事犯背半筐,法轮功学员背一筐,走慢了就再加一块石头,而且连打带骂,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汗流浃背,张嘴直喘。一天还不许喝水,法轮功学员们受到非人的待遇。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就在这时,几个邪悟的人去一面坡劝吴宝旺,在她们的迷惑下,吴宝旺迷失了,签了字。2000年8月被放。

回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师父的法点醒了吴宝旺,他追悔莫及。2001年5月,他严正声明:在一面坡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决心重新做好。

2002年4月19日晚10点多钟,村公安、乡支书和派出所的两名恶警,非法抓走了吴宝旺。还不许家人到看守所看望,不许送用品。到看守所仅27天,他就被迫害死了,年仅36岁。

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610找来哈市法医做了尸检。人们看到他后脑部有两块淤血,胃里发黑,全是血水,食管和气管破裂。法医却写红肿,他家人质问法医:明明是破裂,你为什么写红肿,你的良心何在?法医说: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根本不许家属说话。光天化日之下,法医竟敢当着死者家属的面,违背事实造假,还理直气壮,那么背地里它们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

出殡那天,双城市出动大批警察将火葬厂全部戒严,并强行把吴宝旺的母亲、妻子、大姐、二姐推上车送到公安局。后据知情人讲:双城市看守所6监号,几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无理关押,要求无罪释放。2002年5月17日,管教李怀新带劳动号犯人几个人抬着吴宝旺出去灌浓盐水,半小时回来后,人不能说话,只剩一口气了,第二天人就去世了。

当家人提出要骨灰时,他们又乘机勒索上千元。吴宝旺的妻子、二哥、二姐都曾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七十多岁的老母,也曾被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家里被恶人迫害得一贫如洗,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现在他的母亲、妻子生活窘迫,连住房都没有。

人们不禁要问:这一切是谁造成的?是谁在扼杀人间亲情、泯灭人性?恶警执法犯法、草菅人命、践踏国法,吴宝旺的父老乡亲希望凶手早日受到正义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