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弟子在马三家被迫害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日】本溪教养院副所长郭某把我的手用手铐扣到后面。电视正在播放焦点访谈节目,让我蹲在那看电视,我就势坐在地上。一会司机、队长丁××、所长郭××三个恶徒便把我的腿硬盘上,用布条勒上,手也用布条勒住挂到脖子上,脖子上的布条又绑到腿上,直不起腰,只能低着头。我疼的前仰后翻,他们便用手揪住我的头发往后拽,问我:“转化不?”我一直摇头。每隔一段时间问一次,问了5、6次,丁邪恶见我痛的往后仰,因见我腿也抬起来,便用脚往下踩。

后来我自己把手撑开,把腿拿下,一会郭回来揪着我的脖领子大喊:“谁让你拿下来的,你还欠我5个小时,明天得还我”。一会丁邪恶回来冲我大喊:“还有二盘、三盘、反盘。明天再收拾你”。

我的两手腕被手铐硌出伤痕,右手大拇指到现在从指尖到手腕侧面依然发木。腿拿下来我的腿剧痛,骨髓痛,浑身发抖不能自控,连行走都困难。

第三天早上郭邪恶叫我到墙角站着,我拒绝;让我蹲着,我也拒绝,它便往后揪着我的头发大喊大叫。后来便把我手用手铐铐上,用布条绑到桌子的横梁,并保持蹲的姿势。用两脚踩我的两脚往后顶。

郭、丁邪恶便说:“不行,还得把她盘上”。叫来司机,三邪恶合伙又把我腿盘上,我两腿痛得直叫。

郭曾说要把我的两条腿盘废。

郭邪恶对我说:“你以为二大队把你送来是让你享福来了,我不怕你反弹,反弹100次,我让你转化1000次”。丁邪恶甚至问我:“我们迫害你了吗”?

其实在两个月前我曾21天不让睡觉,被打1小时昏死过去。

我曾经对马三家领导揭露他们的迫害行为,他们有的也承认犯罪了,也有不承认的。齐说:为了让你们“转化”,我们宁可犯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