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聊城市林业局大法弟子齐凤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齐凤芹,女,38岁,聊城市林业局一位科长,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2000年8月份因散发真象材料被绑架,收监入狱。受尽各种酷刑,打、骂、电棍电和吊铐等,身体十分虚弱。10月份,监狱和拘留所内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百名以上。大法弟子为抗议非法拘捕和虐待,集体绝食。可是恶警对绝食者以恶性灌食为手段继续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齐凤芹,就是被灌食而遭迫害致死的。

稀玉米粥掺上凉水搅和搅和就是灌的食物。由恶警指使监中的犯人具体对大法弟子施暴,把大法弟子从牢房里拖出来一个,按倒在院子里冰冷的地上,有按头的,有压四肢的,有坐在身上使人无法转动的,有卡脖子不让头转动的,有把没消过毒的塑料管子往食道里插的,有直接往里灌的。一大帮人整治一个大法弟子,简直象宰杀一样。将大法弟子折腾得浑身是伤,头发里、脖子里、满身都是泥土和粘糊糊的稀玉米粥。大法弟子稍有反抗,犯人就扇脸、打头、踢打身躯和任意谩骂。

在10月中旬的一次灌食中,将大法弟子齐凤芹的食道和胃用塑料管插烂,当时就痛得齐凤芹无法忍受,身躯不由自主地扭动。犯人看她扭动,就使劲按着她,另一犯人任意地踢打,边打边骂:“再叫你动!想死啊!上边说啦,打死炼法轮功的人,不犯法,没有人管!”当天晚上齐凤芹就咳嗽、吐血、吐脓。大法弟子费了好大劲才把恶警喊来,对他说:“插管子灌食,把齐凤芹的食道和胃插烂了,又咳嗽又吐血吐脓,把她送医院治疗吧。”恶警把眼瞪得滚圆,否认说:“别造谣啦!要是塑料管能把食道和胃插烂,应该是你们每个人都烂,为什么别人没事呢?吓唬谁呀?真病了,也没人管你们炼法轮功的!”说完就走了,再怎么喊人也没人理了。

第二天灌食的时候,照样将齐凤芹拖出去插管子灌食。齐凤芹浑身无力,任凭犯人摆弄,犯人都高兴地大笑着说:“要是都像她一样就好了!一动不动多听话呀!”大法弟子们从恶警拖齐凤芹开始,就要求恶警说:“你们就放过她吧,不要再给她灌食了,她的胃已经被插烂发炎了!”恶警开始理也不理,看大法弟子一再要求,才说:“只要你们都保证不绝食了,我们再向上级汇报,经上级批准我们才能停止灌食,今天还是得灌!”

齐凤芹的病越来越重,到了晚上,和齐凤芹在一起的大法弟子,七十多岁的刘老太太感到齐凤芹身上的热气很浓,脸上烧得通红,用手一摸前额,热得烫人,而且齐凤芹呼吸困难。刘老太太将齐凤芹拉起来放在自己身上,想使她缓解一下呼吸的困难。齐凤芹一阵剧烈地咳嗽后,接着大口喷吐浓痰和血水,溅得到处都是脓块和血水,牢房内的大法弟子都围了过来。随后齐凤芹一头栽倒在铺上不省人事,浓块和血水从她的鼻孔里和嘴角向外流。大家一边给她擦着脏物,一边大声呼喊:“快来人呀,这里要出人命啦!齐凤芹不行啦!快来人呀!”这时外面雷电轰鸣,风雨交加,从远处传来喝酒行令的吆喝声、笑声、吵闹声。大法弟子们喊破了喉咙也听不到回音。为了救人只好边喊边敲打门窗,邻牢房的大法弟子也帮着呼喊,这才惊动了前面喝酒行乐的人!

终于来了一个恶警,边走边骂,意思耽误了他喝酒行乐的好事。来到牢房门口对着窗子大骂:“你们都活得不耐烦啦!都给我滚出去,淋死你们!要造反啊?干什么拍门打窗子的?想挨揍啊?”大法弟子们说:“别骂了,齐凤芹快要死啦,送她上医院吧。”恶警道:“吓唬谁呀?再说啦,下这么大的雨,谁陪你们去看病呀?你们不是真善忍吗?忍着点吧,明天再说!”说完转身就走,大法弟子们厉声呵道:“站住!你不能走!”恶警停住了脚步,怒吼道:“反你们了,还敢管我!”大法弟子们齐声说:“我们知道你的名字,今天晚上死了人,就是你的责任!知情不汇报的就是你!跑了谁,也跑不了你!”这时恶警真的害怕了。打开门锁,进牢房里面一看,齐凤芹已经失去知觉,脓块和血水还是止不住地从鼻孔和嘴角往外流,用手一摸,前额滚烫。恶警倒打一耙,用手指着牢房内的大法弟子们说:“你们都死啦!为什么都这样啦才喊人?!”说完恶警慌忙跑出去喊人。

牢房内的大法弟子眼巴巴地望着就要失去生命的同门弟子,心里在流血,眼里在流泪。等了很长时间,才盼来人,公安局长也来了。和齐凤芹睡在一起的大法弟子刘大娘七十多岁了,她对来的人说:“各位领导,齐凤芹已经不省人事了,不能动了,得把她背出去才行。”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一言没发,背起这位就要离开人世的同门弟子走进暴风雨中。公安局的白局长边走边说:“那就叫他们炼法轮功的也跟着去一个人吧。”五十多岁的老人背着齐凤芹钻进车里。汽车开到医院门口,还是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人背着齐凤芹向急诊室走去。天上电闪雷鸣,道道金光好像要把天空划破,阵阵雷鸣好像要把大地震裂,真是惊天动地,在为齐凤芹的冤魂申诉,申诉人世间邪恶坏人对好人的残暴与不公平!

齐凤芹变得很沉重,大法弟子老太太一下子被压得坐在了地上,她说:“领导们,我实在背不动了,换个人把她背上去吧。”一群年轻力壮的恶警没有人动,公安局的白副局长只好背着齐凤芹吃力地上楼。到了急诊室,看到值班大夫,白副局长说:“这个人得了急症,请看一下。”跟着来的老太太大法弟子急忙向大夫申诉:“大夫,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她叫齐凤芹,是在监狱里被插管子灌食,给插烂了食道和胃,发炎了,你们要对症治疗啊!”老人家边说边哭道:“你们一定要救救她啊!如果人死了,你要作证啊!她真的没有病,是插管子插的啊!”恶警急了眼,吼道:“有你的屁事!把她拉出去!”两个恶警就往外拖,老人家大声哭喊着:“大夫,你们一定要救救大法弟子啊!她真的没有病啊!是监狱的人把她的食道和胃给插烂的!上有青天可以作证啊!”

又是一位大法弟子失去了生命,齐凤芹真的死了。

她的家属上诉法院,拦住火葬场的人火化,齐凤芹的尸体被冷冻在火葬场里。当然结果是不了了之,就这样齐凤芹的冤魂就长眠于地下。

后来,山东省的高级官员于2001年3月来聊城视察。到“洗脑转化班”对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集体训话时,却脸无羞愧,大言不惭地说:“看你们炼法轮功的那个齐凤芹,有病就是不去医院治疗,结果死啦!事实证明法轮功是害人的,你们千万不要再炼了。”真是贼喊捉贼,反咬一口。跟社会上的流氓恶棍有何区别?这就是以江××为首的邪恶坏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造谣、诬陷的铁证!是靠造谣惑众欺骗蒙蔽民众,使民众仇恨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惯用伎俩。为什么要对做好人的百姓这么狠毒?为什么造谣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使民众仇视大法和大法弟子?是谁一手制造了这场残酷的迫害?谁是这场杀害无辜百姓的罪魁祸首?!

请听下面一段讲话:

山东省聊城市610恐怖组织头子李玉功在2001年3月12日,对非法关押在“转化洗脑班”拘留所的大法弟子集体训话时,恶狠狠地讲:“治死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不犯法!白死!活该!没人管!整治你们用什么办法也不过份!对杀人放火的判了死刑的要是死在监狱里,我们也要负责任!就是对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例外!治死你们,就说你们是自杀!谁也不能管!这些在国家法律条文上虽然没有。可是上面有指示:对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就是要狠整狠治,往死里治!治死一个少一个!你们要是忍受不了啦,想死呢,说一声,上吊给你绳,喝药给你瓶。你们要是怕死怕苦说不炼了呢,就得写保证书,光写不炼那不行,必须得写你们的师父,必须得写法轮功,还必须把你写的当着大家的面念出来,你们不是要做好人,不会骂人吗?我教给你们……”不堪入耳的农村泼妇骂街的脏话都从一个国家干部“610”办公室一把手李玉功的口中宣泄出来。

所谓“上面的指示”,不就是那个最高决策者江××的指示吗?这就是江××惯用的两面派的手段。当面是人,背后是鬼!

从19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以来,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具体姓名、住址和迫害过程的就多达886人(截止至2004年2月18日),还有那卑鄙流氓的所谓“洗脑”,使大法弟子导致精神失常的人数更是无计其数。“杀人偿命”是天理。以“群体灭绝罪”把江××告上国际法庭不应该吗?现在全球公审江泽民已成网络,世界上已经有6个国家的大法弟子把江泽民告上法庭!不管江××怎样在中国一手遮天,凌驾于法律之上,对百姓继续镇压迫害!江泽民的罪恶已经被钉在了道德法庭设立的耻辱柱上!

大法弟子齐凤芹,就是为了揭露邪恶的谎言,向民众讲清真象散发真象,洗去民众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而被恶警绑架残酷迫害致死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