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劳教院恶警暴行

更新: 2016年09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非法关押过数百名来自葫芦岛地区男法轮功学员,有的一年,有的两年,更多的则是三年,还有超期关押的。特别是在初期,说是上边有精神(原葫芦岛政法委书记周凤明曾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讲过),到期的如果不洗脑,就给加期;如果加期又到期了,还不洗脑,就送往当地派出所,再劳教,如此反复迫害。就这个问题,法轮功学员在抗议非法关押的同时,曾多次与劳教院警察交涉,其中有警察表示:“不仅你们接受不了,就连我都理解不了。”还有许多让人难以理解的呢。比如在初期,法轮功学员被劳教的理由,填写的全是“法轮功”。后来上边来令了,全部让改成“扰乱公共秩序”,完全是诬蔑陷害。

劳教院为了追求所谓的“转化率”,从院长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恶事干绝。下面仅举几例。

2000年5月30日上午9时,劳教院管教科的恶警张福胜,让南票区大法弟子张璇读诽谤大法的书,遭到张璇的拒绝。张福胜恼羞成怒、拳脚相加,将张璇打得鼻口出血。张福胜打完后去洗手,为了出气就把洗手水全部泼到张璇身上。接下来恶警又让大法弟子王茁、姚彦会、苏洪涛去读,同样遭到三人的拒绝。张福胜气急败坏,强迫他们四人跪拖布把儿(把拖布把儿放在地上,膝盖跪在上面,难受程度可想而知),并指使六、七个犯人看着,这些犯人也时不时地拳打脚踢。四名法轮功学员这一天被整整迫害了12小时。

5月31日,犯人王涛、刘亮等用木板、拖布、鞋等毒打大法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王茁前胸、后背变为黑紫色,双臂、双手失去知觉,双膝麻木。下午3时,犯人王涛等暴徒将姚彦会毒打至昏死。恶警还以为姚在装死,就用电棍电,一看没有反应,这才将姚送往医院。

2000年11月29日晚,副院长姚闯在食堂二楼坐阵指挥,管教科的王胜利、张福胜、佟利勇等气势汹汹,床上摆满了大小电棍,对大法学员郭俊伟、于英楠、梁国满、庞明远、陈立权、王承德等进行长时间的毒打与电击,目的就是想强迫他们转化。梁国满在三天之内被毒打与电击多次,全身到处伤痕累累,其中阴部被电击红肿,导致小便异常困难。于英楠三天之内被毒打与电击六次,用鞋底使劲抽嘴巴,将衣服扒光,用电棍电击身体各处,其中阴部被电击两次,疼痛难忍。而此时在一旁指挥的姚闯则大声叫喊:“今天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就是)转化也得加期一年。”

葫芦岛劳教院恶警们在电击法轮功学员的时候,经常是往他们身上先泼水,然后数根电棍同时电。等到恶警打累了,晚上就把学员们铐在一起,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2003年1月6、7、8日,葫芦岛市劳教院突然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的血腥迫害。邓文兴被张福胜等恶警用4-5根电棍同时猛电,并毒打。邓颈部被电出很大的水泡,面部肿得很高、变形,几乎认不出来了。邓文兴被折磨长达24小时之久,其间恶警一直不许他睡觉。

1月6日晚,刘万利被恶警用2、3根电棍电击。电过后,刘的脸部、颈部肿得很高,浑身多次受伤。由于刘在被毒打与电击期间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把电棍强行塞到刘的嘴里,致使他牙齿松动,嘴里肿烂。

1月7日,大法弟子裴忠华遭到张福胜、宋中天等恶警的迫害。恶警强行给裴灌了几粒药,然后用数根电棍电击、毒打折磨数小时之久,又对其强行灌了药。灌完后,恶警张福胜咬牙切齿地说:“我非把你灌迷糊了。”接着又毒打、电击裴忠华2个多小时,其间还使用过木板、胶皮棒等刑具。裴被打得小便红肿,遍体鳞伤。

葫芦岛锌厂的李广海,大学毕业,30多岁,当时被恶警折磨得奄奄一息,送去市医院抢救。据医院人士透露:李被送来时已经生命垂危,手臂变成黑紫色,不能吃东西,心脏受损,浑身无力,在医院大约住了10天,然后又被遣送回教养院。

以上列举的只是受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葫芦岛市劳教院的酷刑远远不止这些,江××集团就是这样不计后果、惨无人道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恶毒迫害,与它们所宣称的什么“春风化雨”、“感化”、“挽救”之类的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希望善良的人们不要被江××集团的谎言所欺骗。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贴标语等行为,是在揭露迫害的邪恶,呼吁有正义的人关注,而不是参与政治。任何有正义与良知的人、团体都会支持善良制止这场针对“真善忍“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