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依兰县恶人几年来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我是九八年十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没修炼以前身体不好,抽烟喝酒什么都干。学法以后,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教人心向善的,对大法的博大精深的内涵有了更深的了解,学法炼功非常精进,对大法充满了信心。

然而99年7.20以后,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我们村的炼功点被支书马立春和村长刘现福给强行取消了,集体炼功的功友们都被赶走了……。

7月22日晚,我们村炼功的人被召集到学校,由乡政法书记李传付、乡委员、村支书马立春、村长刘现福、治保马金山及全体党员逼迫我们写“保证书”,并且不让炼功。当时只有我们四人没写就被押送到乡政府办班,由于学法不深,被迫写了所谓的“保证”被放回来了,到家后觉得不对,还继续学法炼功。[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2000年2月份,我去珠山开交流会,被恶人举报抓到乡政府,我们十多名功友被非法关押在乡政府会议室。他们给县公安局打电话,政保和刑侦科来的人对我们连打带骂、面壁罚站、开飞机等,后来政保科的韩去杰、郑天龙把我和杨东、尹立新三人送到第二看守所。第二天,号长孙辉叫我们背监规,我们不背,副所长林忠就骂我们,孙辉和打手李勇打我和宋瑞义、吕慧林等几名功友。在号里他们不让我们说话,还罚坐、开飞机,拳打脚踢,毒打我们。我们要求无罪释放,并进行了绝食抗议。号里关押三十多人,睡觉时每人只有二十五公分大的地方,吃的是带土块的玉米面窝头和不洗的冻白菜汤。我们每天都会遭到毒打和各种非人的折磨。我被非法关押了58天后,正念闯出了这人间地狱,家里被公安局勒索了800元钱保金,300元伙食费。

回来后,又投入到学法、炼功、讲真象的洪流中,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村里经常来我家骚扰,怕我进京就不让上地里干活。我和李春丽去乡里上访,乡政府李树山对我俩破口大骂,马金山打假证言,王志刚就做假材料,把我们送到了第二看守所。我们要求无罪释放,找610谈话,没人管,后来进行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所长郑军和副所长林忠将我绑在刑椅上用牙刷撬我的嘴,捏着我的鼻子,灌了四瓶浓盐水。后来政保科科长全立民提审问我是不是宁淑贤和刘维良带头绝食的,我说没人带头,都是自己自愿的。全立民打我一拳说:“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把我放回了号里。我被关押期间,家里种的九亩地西瓜因没人卖,都烂在了地里,使我损失了一万多元钱,给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困难。

2000年12月28日,我去北京上访,被便衣绑架到天安门分局后被押到省驻京办事处,又被依兰刑侦科姓成的把我身上带的160元钱都翻去了。回到县里后他把我押到县政保科,我们珠山派出所所长李树山正在那等着我回来呢。我一进政保科的门,李树山就对我破口大骂说:“因为你进京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说:“怨你自己迫害法轮功。”李树山和另一个警察就给我上大背剑,由于师父呵护,他们没背上,我又被送进了看守所。由于坚决抵制它们,经常遭到毒打和各种迫害达6个多月。期间每天三点多钟出去干活,晚上九点多钟回来,非法强迫超负荷劳动,我仍坚信大法。后来郑天龙提审问我:“江泽民是不是大魔头?”我说是,他就上报说我辱骂国家领导人和煽动号里绝食,就于2001年7月2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万家集训队,整天在室内电视洗脑,背所规所纪。7月25日被押送到长林子劳教所(共有十五名功友)五大队。每天罚坐、电视洗脑、犯人包夹、背所纪所规,不许随便说话……大小便都要受限制,更别提学法炼功了。

为了争取无罪释放,我们十五名功友集体绝食。第四天警察让犯人两人架一个把我们拉入医院灌食,医院恶警护士大杨用手指粗的管子往我鼻子里插,使劲往里拧,拧的疼痛难忍,灌的浓盐水食盐很多,我们受的其它迫害就不用说了。在五大队,人多监室小,卫生条件又不好,很多人身上长疮,疼痛难忍,每宿睡不多少觉,后来都变了脓包疮。

9月份为了争取释放,我又开始绝食。我十天没有吃没有喝他们给我强行灌,在灌食时医院的马大夫辱骂我,对我人格进行侮辱。他对我们炼功人,不但肉体迫害,精神上也进行迫害。

11月份,我和赵岩被调到四大队。四大队是长林子的先进队,天天早三点起床,晚上十点多钟睡觉,每天学习《刑法》、《宪法》,看电视洗脑,不许学法、发正念,有时来人检查就把我们炼法轮功的都安排到他们的工厂里呆着,不许接触外来人员。一来检查就把行李一切用具都藏起来,造假欺骗上级,说他们造假,刑事犯就骂我们大法弟子。警察说“这是一级骗一级”。

2001年12月31日,我的劳教到期,他们也不放人,说县610没来接我。我要求自己回家,他们说市610不让自己回家,怕半路上京。所里给市610打电话。市610一个姓王的女的和我见面,我给她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真象,她说过几天来接我就走了,过了半个月也没来接我。后来我要求家人来接,村里干部不给开证明信。这时,我身上的脓包疮更严重了,满身都是,我放下了生死,进行绝食。他们害怕了。第二天他们用车把我送回依兰县,县610招待长林子警察一顿饭花了三百多元钱,后来镇政法书记马桂山和派出所所长孙成林把我接回来,马桂山告诉村治保对我进行“监管”。

2002年我在依兰打工,马桂山去施工单位告诉工头不让给我借资、开资,怕我进京。

10月20日正是秋收大忙季节,马桂山、孙万杰等十多个人闯入我家,强行将我绑架上车,于保福一拳打在我头部,王志刚和孙万杰给我戴手铐,将我的手脖子刮破了,鲜血直流。孙万杰和于保福还辱骂我师父。当天半夜12点,把我送到第二看守所。我们炼功和发正念,所长李清泉破口大骂孙培臣我们和大法。在关押期间,县610和国安大队由郑军带队十多人来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电影“转化”我们。非法关押50了多天才放我回来。

12月15日马桂山、李广春等人又来逼我写保证,我不在家让家人代写。

2003年3月12日,两会期间,派出所和乡里一伙人把我家门强行拉开闯进屋说:“两会期间不许乱走,每天向镇里报告一次。”

11月10日,县公安局、镇里和派出所又来干扰我,说不许我出去串联、不准出门远走,严重地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

参与迫害我的人员名单:

黑龙江省依兰县宏克利镇马鞍山村爱民屯 郝运书
依兰县公安局副局长:张焕友
原看守所所长(现政保科科长):郑军
原看守所副所长:林忠 王禹涛 管教:尚德忠
依兰县副局长:宣德江 李波 郭营 
原政保科副科长:韩去杰 
政保科:郑天龙 全立民 李清泉

珠山乡:谢占林 宫加林 解子录 付立君 李树山 王志刚 于宝福 李广春 马立春 刘现福 马金山 白景祥 李云丰 于丙海 张伩 王艳伟,宏克力:马桂山 孙万杰 李存学 吕洪汉 苏正茹 杜小忱 杨森林 李勇 孙辉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王凯 张副队长 陈管教 马大夫 护士大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