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
  • 给青海省民和县政保科马生庆的公开信

  • 给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县长马成龙的公开信

  • 给青海省民和县政保科马生庆的公开信

    马生庆,今天我在这遥远的北方给你写这封信,因为你直接参与、部署了对法轮修炼者的迫害,迫使我流离失所,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与你对话。

    我是本县的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群众的镇压下,你积极追随,直接具体的参与了对本县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是其中的一名受害者。

    你可知道你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将来的后果吗?可否想过有朝一日法轮功平反后你的归宿吗?你应该知道善恶必报的天理。你将来也许会说,那不是我的本意,然而你身为警官,知道受人指使杀人者偿命的道理。

    也许你依稀的记得“文革”的惨痛教训,在“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欢呼声中,人们无所顾忌的参与了批斗老干部,群众斗群众,打、砸、抢,当年的人们又有谁会想道若干年后会为当年的无知而承担一切后果呢?历史的教训应该使人们清醒。

    相信你在收、查大量的法轮功真相传单及真相光碟之后,一定知道恶首江泽民被国外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起诉,罗干近期出访以同样罪名被起诉,以及中国多位高官被起诉;你也一定知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03年1月成立,无论时日长短,天涯海角一追到底;你也一定知道海外“法网恢恢”网站中的恶人榜记载了对法轮功犯下滔天罪行的罪犯的名单,其中也包括你,时机一到定将被绳之以法!

    我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你直接参与了对我的迫害。由于你的迫害使我有家不能归,我那73岁的病重的老母亲,思念女儿,每日以泪洗面,病情加重,痛不欲生;由于你们的迫害,50多岁的我却因经济被你们截断而外出打工维持生活,不能在家服侍及照顾病重的年迈的老母亲;你说李崇峰在电视上插播了法轮功真相就对他进行残酷迫害,酷刑逼供,你们说已将他打坏,又由于你们的迫害被重判15年,你能了解他的祖母、父母、见不到孙子,儿子的痛苦吗?你把好人迫害成这样,你就一点不动心吗?没有江泽民对无辜法轮功群众的镇压又怎能有法轮功讲真相?没有“天安门自焚”等伪案欺骗全国人民,又怎能有插播真相。江泽民在动员全部国家包括电视,广播等宣传机器来陷害法轮功,为什么不允许法轮功群众在电视上“讲话”呢?相信看了那么多的法轮功的真相传单,应该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夜深人静,不眠之夜你们扪心自问,你迫害的这些人是坏人吗?信仰真善忍不对吗?警察本应该是正义的象征,你认为你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够“正义”二字吗?你也有老人、亲人,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后果想一想。

    “三尺头上有神灵”,古罗马帝国皇帝尼禄迫害基督教,故意在罗马城纵火嫁祸基督教徒,与今天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如出一辙,四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沙尘暴、大洪水、大地震、六月飞雪,前几天的雪中惊雷,“非典”等天灾人祸,还不能让人们清醒吗?目前全国各地大量出现因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恶报还少吗?希望你能理智的思考一下,认真拜读一下《转法轮》,停止仇恨,迫害法轮功,为了自己生命的永远,停止镇压真善忍,善待大法,保护大法弟子,为了你生命的永远!希望你能认真的想一想,为自己争取一个好的未来。

    民和镁厂法轮功修炼者  曲淑云 2003年12月5日


    给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县长马成龙的公开信

    我是镁厂的一名退休职工,在恶首江泽民对法轮功近四年半的残酷镇压中,我曾被关押、刑拘、抄家、罚款、劳教,直至目前因县公安局的抓捕仍然流离失所,又因经济被截断无法生活而打工在外,致使我有家难归。我的70多岁的病重的老母亲,因为我被迫害,不能见到女儿而每天常以泪洗面,担忧、思念、痛不欲生。病情加重,而我由于一直受到迫害(县公安局政保科说我一回去立即抓捕)不能尽到一个女儿的孝心,母亲的责任,你能想像这其中的痛苦吗?

    我是96年12月份因患病修炼法轮功的,多年的胰腺炎、膀胱炎、膀胱结石、膀胱肿瘤使我痛不欲生,给国家浪费多少医药费?给家庭造成了多少负担及痛苦?我负债累累,96年院长已给我开了转院证明,可任意去任何医院治疗,手术,回来报销。96年12月份,朋友们不忍看我如此痛苦,主动借给我钱,并亲自联系了医院,主刀医师准备手术,在准备手术的前4天,经人介绍我抱这试试看的想法炼了法轮功,然而使我没有想到的是从第一天听师父讲法后,我所有疾病的症状全部消失,这简直令人难以相信,但这确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从96年12月14日这一天起,我永远离开了疾病的痛苦,再也没有到包括本厂医院在内的任何医院看过病,报销过一分钱药费,本厂医院有据可查,在7年的炼功中,使自己与家人摆脱了痛苦,给国家节约了很多药费。

    以前的我,不但重病在身,而且一切为我为私,自从炼了法轮功之后,我遵循师父的教导:“以前你们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今后做事就要先考虑别人,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在日常生活当中,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因此我从一个患病体重只有70多斤到现在已无病一身轻,体重110多斤,这巨大神奇的变化,如不是亲身经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但这确是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的一个极普通的一例。

    马县长,我极负责任的对你说:法轮功于国于民千真万确的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是真正能使修炼者病体康复,道德升华,毛泽东曾说过:要知梨子的滋味,就亲口尝一尝。确实,只有置身其中,方能领悟个中滋味。

    99年720由恶首江泽民亲自发动的残酷镇压法轮功运动,使多少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即遭非法抓捕、拘留、劳教、判刑,在这种严酷的形势下,在我一直处于被严密监控之下,经过冷静思考后,我认定法轮功是修炼的大法大道,师父是被陷害的。因为我从没见过师面,从没交过一分钱,只因要修真善忍大法即得到病体康复,亲身经历不容置疑,我在大法中受益之大,学大法被迫害,师父被诬陷时,我如果不能站出来说一句真话,我想那连人字都够不上,经过理性思考,带这向政府表达法轮功真相,带着对政府的信任,及宪法赋予我的上访权利,于2000年7月18日去了北京上访。

    然而信访局牌子已被摘掉,周围全是警车,警察,便衣,只要说是炼法轮功的即被绑架进警车,信访局成了名副其实的公安局。见此我只能准备7.22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期间我在北京玉渊坛公园休息时,遭公安便衣非法查抄。将我的所有衣物,放在包中的现金等物全部抢走,其中一穿警服的警察说“你他妈的滚出我的地盘”。过去的土匪好像也只不过如此,可他们却是头戴国徽的所谓的人民警察。

    7.22这一天我刚到广场刚一站定即遭便衣围住:干什么的?法轮大法弟子!哪来的?这不能告诉你!即遭抓捕,被县局戴铐押回非法刑拘34天后被劳教一年,这只是为了修真善忍,说一句真话,使我百思不解的是:宪法不是规定人民信仰自由吗?做个好人却遭到拘留,劳教,判刑,“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所谓的“转化”就上竹签子,老虎凳,辣椒水,灌粪便,死人床,电刑,电棍……直至18名女性法轮功修炼者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此种兽行当年的渣子洞、集中营恐怕也望尘莫及,非要用尽一切酷刑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人人唾弃的坏人吗?

    更令我心寒的是堂堂一个华夏文明古国竟然在独裁者的操纵下上演了一幕耻辱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来栽赃陷害法轮功,欺骗中国乃至世界人民。我们都不会忘记“文革”的张志新因说了真话被江青打成反革命,临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时,怕其喊口号,怕世人知道真相,竟残忍的将她的喉管切开。而“严重烧伤”的小思影在气管切开的情况下竟能面对镜头如此清晰的唱歌,讲话。气管切开能说能唱那当年就不必割了张志新的气管了。江泽民集团用如此拙劣的表演,来欺骗百姓,煽动仇恨。

    修炼法轮功的好人总数超过共产党的总数就不遗余力地铲除吗?好人多了当权者却害怕?我们百思不解,我只知道好人越多,社会越安定,这正是当权者的福分。公安抓住刑事犯等不也用尽一切手段迫使她讲真话吗?当法轮功学员讲真话“法轮大法好”时却要遭受酷刑,哪有这样叫人不可理解的当权者呢?

    本县公民,镁厂职工李崇峰,为法轮功进京上访,因不说地址遭坐电椅等酷刑。据公安说他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而对他用尽了酷刑,最后将他重判15年。我被强行破门抄家,抓捕。

    马县长,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法轮功群众不过利用业余时间炼功、学法,工作在各自岗位上,哪里需要我们去讲真相?江泽民动用了所有的国家宣传机器,制造了众多的伪案,怎就不许法轮功群众向深受蒙骗的民众“说说话”?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在法轮功群众被极权剥夺了所有的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信仰、言论、集会、结社等自由”之后,传单,电视插播真相就成了唯一的讲话方式,如果李崇峰真的在电视上插播了真相,我认为那真是伟大的壮举,他不顾个人安危,为的是使本县人民不再受愚弄。

    马县长,如今国外已有60多个国家炼法轮功,李洪志先生及法轮功在国际上受到了千项褒奖,多国法轮功学员在国外以“群体灭绝罪”将江泽民等罪犯告上了法庭,越来越多的国家及人民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今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在美成立,宗旨是“无论天涯海角,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法网恢恢”网站更是记载了无数对法轮功犯下滔天罪行的恶人和单位的名单,时机一到,必将绳之以法。

    有谁会想到专权者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竟在若干年后“平反昭雪”?又有谁当初会想到自己的无知行为在若干年会被绳之以法?当不远的将来对法轮功犯下群体灭绝罪的首恶被押上人心法庭,道德法庭,人间法庭时,其所有的追随者无一漏网的将承担此时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所有责任,而自顾不暇的首恶不会为任何人承担什么。

    马县长,我并不知道你是否参与了迫害法轮功,我只是想以一个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与你说说心里话,请你关注一下发生在本县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我因修真善忍四年来的时间里,一直在遭受迫害。从99年9月起无端扣发退休生活费(本厂其他法轮功学员也一样),没有生活来源,我们有家不能归,不放弃修炼就要被非法抓捕。

    我们希望本县在你的领导下,人民安居乐业,自由生活,我们不参与任何政治,传单只是在极不公正的对待下的一种讲话形式,请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我们一个平和的修炼环境,营救本县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让我们能在家中,孝敬老人,照顾子女,兢兢业业的服务于社会。相信你了解法轮功真相后,会有理智的思考,请你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你和你的家人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镁厂法轮功修炼者
    2003年12月5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