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惨遭迫害的经历(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5日】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女,39岁,原是个体户。被迫害前承接三环路部分运输业务,月收入达万元以上。家住二环路东三段36号(仁和苑)。原籍:简阳市云龙镇杨鸣村七社。原患有右下肢先天性血管瘤病。95年在陆军总医院手术时抽掉一根血管,不但未治好,而且还伤了小脑神经,便留下了脑缺血后遗症,严重时走路都发飘。97年经华西医大30多位专家会诊结果是:先天性大面积海绵状肿胀型血管瘤病,国际上尚无诊治方法。并且脸部还患有大面积顽固性黄褐斑,食用过国内外各种保健饮品(春不老、珍珠粉、仙尼雷德等)耗资上万元都未治好。在绝望之际,99年3月,她喜得法轮大法,修炼两个月,奇迹出现了,原来的各种病症不治而愈。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第一次健康。


钟芳琼

钟芳琼

钟芳琼与母亲及儿子的合影

99年7月20日后,钟芳琼由于不放弃大法,坚持修炼,被成都市万年场派出所等地非法抄家、绑架、拘留、关押14次。因写文章揭露电视对她的颠倒黑白的报导,被非法劳教一年并加教三个月。

2002年4月2日,由于同修发真相资料被抓,钟芳琼也受到了牵连,户籍警察魏大平把她骗到派出所,同时,610、国安队、云龙镇派出所等十几人已把她的家抄了个底朝天,甚至阳台上的痰盂都翻了一遍,等她回到家后看见家里已经是一片狼籍,还有一些警察在继续翻箱倒柜地查找,她知道这些警察会趁机顺手牵羊,(因他们上次抄家时,拿走了她家装修房子时剩下的空调线一圈),当时便发现手机不在了,他们有的说没看见,有的又说刚才是发现了一个手机,现在不知道了。后来他们便叫魏大平和另一位警察强行把她从三楼拖下去,致使她双膝盖和双脚背在楼梯上擦破,他们在拖的过程中,她大声喊:“警察抓好人了,警察抓好人了……”因她家的楼下是茶馆,当时便围观了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她便向他们讲真相,从天安门自焚事件,讲到四川电视台对她的诬陷,还讲到警察借抄家之机,偷了她的手机。魏大平他们最怕她讲真相,便强行把她往警车里塞,结果把她的旗袍裙衣领上的扣子都拉掉了。后来,警察只好悄悄地把她的手机退回到她的另一房间里,不过手机没偷着,还是偷走了十一岁儿子的570多元钱的压岁钱。

随后恶警强行地把钟芳琼送到简阳市看守所,钟芳琼不屈从,被云龙镇派出所(现所长)郑永强一脚踩在她的背上,踢了进去。在看守所里,钟芳琼抵制邪恶,并善意地向警察和看守所里的保安讲真相,恶警强行给她戴上冰冷的手铐和脚镣。但她还是继续给他们讲善恶必报的天理,并希望他们为了自己的未来善待法轮功学员,却又遭到警察指使姓袁的保安拿来一把大铁锁,把她戴的手铐和脚镣锁在一起,致使她无法直腰,无法吃饭。在这样的残害下,钟芳琼还是通过写信的方式,把她修炼的亲身受益和这几年所遭到的迫害全部写出来,亲自交给了黄警察并转给了钟所长和其他警察传看。他们看后不但没有同情心和善心,反而还借此威胁说:“你过去拘留十几次都是通过绝食出来的吗?可这次不一样了,看着吧!”为了更多的众生被救度,她绝食、绝水抵制江氏集团对她的继续迫害,遭到野蛮灌鼻食,姓袁的保安威胁说:“不吃饭让她朋友付50元灌一次。”就在当天中午的一点过,参与迫害的袁保安就下岗了,显然已遭到了现世现报。

恶警每天给钟芳琼灌玉米糊两次,每次都由七八个人分别按住她的头和手、脚,还有捏鼻子的、卡住脖子的,直到使钟芳琼一点都无法动弹,每次灌食都使她喘不过气,几乎窒息。每次这样的野蛮灌食,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过来。恶警们还长期把钟芳琼绑在死刑床上。手脚分开绑死,一点也不能动,致使她的脖子、背部疼痛难忍、度日如年;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每天给她灌进去却不让她上厕所,一次她的肚子已被尿胀到了极限,想尽一切办法实在憋不住了,疼得她汗水布满了额头,又打湿了衣衫,无奈中钟芳琼告诉功友,让她们把绳子替她解开,却遭到犯人的头儿黎英和另一贩毒死刑犯的毒打,黎英用拳头猛击她的胸部,死刑犯则用手铐(她戴的)猛击她的头部,两人边打边骂“你修真、善、忍就应该忍嘛。”结果她的头被手铐打了两个洞。致使鲜血顺着颈部往下流,浸湿了衣襟、并浸湿了枕头。樊警察进来说“活该,谁叫不吃饭的?”她明白这一切都是警察指使她们干的。

当时钟芳琼已绝食、绝水半个月,再加上伤势特别严重,看守所怕她死在里面承担责任,先通知简阳市法院和国安队经多人确认,她身体实在不行了,才通知万年场警察和办事处主任李强军等人把她接回成都。

派出所又安排办事处的黄××,在她家吃、住进行24小时监视。钟芳琼从简阳被接回来时,派出所让她签字,她看见刑事拘留通知单上是“逮捕”。为了逃脱再一次的非人迫害与非法关押,她不得不当天下午(4月18日)忍痛离开70岁的老母亲和11岁的儿子,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2年12月9日,钟芳琼被跟踪,又被610和光荣小区派出所一起非法抄了她暂租房成都市光荣西路市场公寓6楼22号的家。非法抄走了所有属于她个人的私有财产大法书籍、资料和她的手机,3000元现金(张智说要退),恶徒并把她打翻在地,双手往后背上拉再用绳子绑住,甩在客厅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再用绳子把脚绑住,警察张智并用一寸宽的封口胶布绕头几圈将嘴缠绕封住,再用黑塑料袋把头罩住,被几个警察强行抬下6楼,象扔麻袋一样丢进警车,强行绑架拉到光荣小区派出所。一警察火冒金光地打了她几耳光后,又把她甩在地上。导致她整个身体(包括脸)全是泥灰……过了一小时左右又把她转至白芙蓉宾馆4楼软禁起来。

在宾馆里,恶徒们用手铐把钟芳琼铐在椅子上,光荣小区派出所的警察们24小时轮流监视不准睡觉。警察谢寒生(男,30岁左右)用拳头暴打她,手打累了用脚猛踢;脚踢累了再用改刀把使劲打她的手背,用牙刷来刷她的脸,还觉得不过瘾,又把她的鞋脱下来狠心地打她,边打边骂:“说不说,说不说,不说就打死你,打死算自杀,你……你……你究竟说不说。”见她仍不开口,又继续恶言漫骂、攻击她的师父……打得她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连上厕所都只好扶着墙边,更无法直腰。由于钟芳琼当天又来例假,便请年轻女警察蔡琼去帮她买卫生纸(到时从她的钱中扣除),蔡琼买来后,让她说出姓名、地址、家里所有资料的来路去路后再给她用,她坚决不配合,致使她的所有裤子都被血浸透了;最后她见她始终不开口,才只好把卫生纸给她用。警察从不准钟芳琼睡觉,长期铐在椅子上,只要一闭眼,警察就会无情的用冷水伺候;实习警察胖娃(泸州人)用上鞋器(打人的专用工具)狠心打她,用烟熏她的鼻孔,用酒泼在她的脸上,眼睛被酒辣得泪水直流;警察旦学军指使实习警察彥露(女)和实习警察国庆(男)轮番折磨她,因她当时已绝食绝水第五天,再加上他们三人的通宵轮番折磨。致使她已出现精神恍惚,她想:再这样下去绝对不行了,便横下一条心闭着眼睡觉。这时,他们像疯了一般轮番使劲摇晃她,用带水的毛巾使劲抽打她的头部、脸部、又用冷水从她的头上泼下来(12月份),她只听见警察旦学军命令道:“摇、再摇、使劲摇,端一盆冷水来,再去端,接着端起来喔,使劲整,看她清不清醒。”接下来她只听见他们忙碌的脚步声、水泼在她身上、头上的声音,带水毛巾打她时发出的清脆声和累得他们大声喘粗气的声音,再后来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已经昏死过去了。钟芳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冷醒过来,醒来后发现全身没有一个地方是干的,甚至连手腕都被红毛衣褪色染红了。早上来接班的女警察见状后,还破口大骂。

在绝食绝水、不准睡觉,同时折磨拷打6天6夜的情况下,李科(可)又非法送来刑拘通知书,钟芳琼已无法承受了,为了揭露警察们对她的迫害和为了更好地照顾好老人和小孩,给她们一个正常的家,她曾想尽一切办法逃离魔掌均未实现,第6天早晨8点左右,监视她的两个警察睡着后,她脱掉手铐,纵身跳下四楼……【注:大法弟子被逼跳楼完全是恶警迫害所致,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必将受到严惩。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在任何苦难屈辱的环境下都要珍惜自己的人身,不能既修大法,又违背大法的教导。】

约下午五点多钟,钟芳琼才苏醒过来,见自己躺在一车里,车里有警察在旁边,没有对她进行任何救治措施,也就是说,跳楼之后,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近9小时,她一直呆在车里,他们想等她断气后,秘密火化算了,谁知道她又醒过来了,他们才不得不于下午6点左右把她送到一家医院,医院不收,才把她送到一环路西三段骨伤医院住院部11床,检查结果是盆骨三角区骨折、右腿骨折、左脚摔伤,且下身瘫痪。后来才知道是围观群众拨打120后(后听实习警察说的)才把她送去医院的。当时主治医生杨生文断定双腿只有截肢。再加上她又在医院绝食绝水24天,整个人已变形,瘦得皮包骨头,本110斤左右的她最多还剩下60斤。并且全身脱皮(包括脸部),而且双唇干裂、起硬壳,双腿发紫,肿得无法穿裤子。由于长期平躺着不能翻身,致使双脚后跟溃烂、化脓,更为麻烦的是由于肌肉萎缩输液时根本找不到血管。甚至把手腕静脉血管都割开缝了三针也找不到,最后不得不把本在休元旦假的护士长通知来医院,经过长时间的艰难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根血管输液后,再也不敢拔掉针头,只好每天24小时维持着。便通知金牛区610,经610再次经过多人确认人已无救了。才由光荣小区派出所用担架把她抬回家。

在70岁的老母和12岁的幼子艰难的照料下,加上钟芳琼坚持学法,大法的神奇再次在她身上体现:于1个月能坐起来,2个月能站起来炼功,3个月恢复到可以生活自理。

由于连续四年多的被迫害,非法关押,无法做生意,钟芳琼便让家人到光荣小区派出所去领暂扣的3000元钱,结果李所长以小钟在医院医了那么多的钱为由,不退钱。使得小钟一家现生活拮据,交不起孩子学费,每月基本生活费都成困难。一家老小只好搬出原住处,打算靠出租原居住的大房子以维持生活。可是就是这样,现跳蹬河派出所、“仁和苑”户籍孙勇、跳蹬河社区刘应方仍不放过,多次找到她家人要求交出小钟,并说:她再不回来就通缉,后来又说不准任何人租用她家的房子,否则就将租房者撵出去。

这不是把人要往绝路上逼吗?父老乡亲们,你能相信吗?可它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法轮功学员也是社会的一份子,他们只是想要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就要被逼得走投无路吗?天理不容啊!

善良的人们啊!法轮大法在世间洪传快12年了,修者上亿,遍布五大洲60多个国家,获得了一千多个褒奖。法轮大法修心健身的神奇功效得到了世界人民的普遍认可。然而,在中国大陆由于邪恶之首出于妒忌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了毫无理智的残酷迫害,致使众多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长期被关押和酷刑折磨,现在已知有880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恶夺走了生命,无数的大法弟子被逼流离失所。小钟只因坚持修“真、善、忍”做好人,以自身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就被反复关押,迫害到吃不起饭、无处安身、老母担心,幼儿受怕的地步。人心啊!都是肉长的,谁家没有妻儿老小?谁不希望做好人?难道做好人就应遭到如此悲惨和不公正的对待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迫害大法的首恶之徒已在多国被正义之士告上了法庭,“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已成立,所有迫害大法的恶徒必将遭到正义的审判。那些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政府工作人员、警察和610成员们,看看你们身边那些已经遭了报应的人,想想自己的未来,如果继续行恶,恶报来时后悔迟。

成都市区号:028
跳蹬河派出所仁和苑户籍警察孙勇:13881936443
跳蹬河派出所:84126643
跳蹬河社区刘应芳:13666190200
光荣小区派出所:87656434
派出所李所长:89845906、13708055906
派出所应所长:88151930
派出所警察张智:88012728
万年场派出所:84457853
万年场派出所警察魏大平:88035301
简阳市区号:0832
云龙镇派出所:7761165
派出所所长郑永强:7761116、13088305006
派出所指导员李庆林:13183949385
派出所警察徐长和:776112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