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樊市教师刘伟珊在武汉市女子监狱惨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5日】襄樊市汉江机械厂大法弟子刘伟珊,于2002年9月与一名功友外出讲真象,被恶人举报,另一名功友被抓,刘伟珊为营救被抓的功友,四处讲真象,被非法关进襄樊市第一看守所。刘伟珊拒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四十天后,被秘密判刑四年,送往武汉市女子监狱。据跟她一起关押在看守所的女犯人讲,当时刘伟珊绝食四十天,每十五天才换一次食管,当食管拔出时,底下一半长的管子都是黑的。在插管子的极度痛苦下,刘伟珊依然每天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襄樊市第一看守所的邪恶警察唆使犯人掐、拧身上的肌肉,扯头发,打耳光,并被扒光衣服,只给一块被单缠在身上,说是上厕所方便,每一次给她灌食时,专门选择身强力壮的女犯人,十几个将她的头、手、脚摁住,强行给她灌进去,一天两次,就这么折磨了她40天后,在她的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把她抬到看守所大院内,秘密对她宣判四年,并于第二天紧急送往武汉市女子监狱。

刘伟珊是一名教师。她因信仰真、善、忍,曾4次被抓进看守所、拘留所、精神病院迫害,4次她都绝食抗议迫害,在身体极度虚弱下恶警才将她放出来。刘伟珊在襄樊市第一看守所被灌食迫害,曾在明慧网多次曝光,邪恶之徒害怕她进一步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的迫害,竟无视法律程序,在40天内将她秘密判刑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

武汉市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阴毒,一方面凶残地教唆犯人折磨大法弟子,另一方面因害怕残酷迫害的罪行曝光又极力掩盖。最常见的就是强迫大法弟子白天黑夜面壁而站。夏天不让洗漱,不让买生活用品,在40℃高温的太阳下曝晒;冬天不让穿棉衣,开着门让冷风往里灌,一站就是几天、几十天,甚至更长时间,站得全身浮肿,鞋子穿不进也不准换。如果不妥协就反铐双手,关进“反省”监号,继续罚站,恶警唆使刑事犯在“反省”号的地上、墙上写满诬蔑大法及师父的话。夏天40℃高温将门关上,不让透气,闭昏了浇盆冷水,大法学员不妥协,恶警就暗示犯人经常对大法弟子进行肆无忌惮的殴打和羞辱。

一监区二分监区的恶警严丽峰更毒辣,它把中队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关押到中队偏僻的一个小监号,双手反铐挂起来,几天不管,吃、睡最基本的生存权也没有了。

有的犯人发现大法弟子单独关押倍受折磨,向本监区的恶警反映,恶警却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极力掩盖其罪恶。

大法弟子用绝食和平抗议、反对迫害,恶警把犯人吃剩的菜饭倒在肮脏的桶中,用这种腐败发酵的恶臭水野蛮灌食。在这种精神加肉体的残酷迫害下,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甚至死亡。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名字不详,是北大的博士生,被迫害致疯,现每天在监狱中扫地。

刘伟珊也是其中的一个,她现在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身体骨瘦如柴,头发被剃光,因恶警怕她死在监狱里担责任,三天两头强行把她拖到医务室打吊针,她被恶警们用绳子反捆在铁栅上,现在刘伟珊生命处于非常危险之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