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2004年2月26日】经常听人说:婴儿一出世就哇哇大哭,也就是说人一生下来就是苦的。此话一点也不虚啊!得法前,我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腹部胀痛,还伴有腰痛、头晕、失眠、胸闷、脚脖子胀得走路象灌了铅一样拖不动。1987年10月份在兰州人民医院做过腹部右侧切瘤手术,遭了不少罪,花了不少钱,事后还有后遗症,经常疼痛,时轻时重,经常打消炎针。身体不好,精神也失落。

93年去医院检查,结果原来手术处又复发长瘤了,并且在左侧也发现瘤子;子宫两侧都长瘤子,看来死神要降到我头上了。我于94年5月份在潍坊市里二院做第二次手术,这次手术连子宫一块切除了。手术后不到一个月就感觉颈部、腰部难受得象压着重物一样,失眠有时一个星期都不能合眼,活得很累很累,没有亲人体谅我,还得艰难的干点家务活,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恨我的命太苦、太苦。

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站不住,去附属医院理疗,作手术的两个大夫是炼法轮功的,他们介绍我去炼法轮功,我当时没放在心上。我的刀口有三个硬结,又去原来作手术的市里二院检查,结果是里面有三段线头,医生说,这种情况真是千里不挑一,真是雪上加霜啊!手术拔了两个线头,还有一处不合口,又贴膏药,渐渐化脓后线头抽出来了,那时牙痛的不敢吃饭,疾痛缠身使我苦不堪言。

在1996年12月份的一天,我家收到一份法轮功的简介,上面写着:“人不炼功功炼人,二十四小时不停,祛病健身是任何功法都比不了的。”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我们先听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带,又学动作,而后又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我真是听不烦,看不够。没有多长时间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开始象得了感冒一样,三天不治自好,后来又腹泻,连拉带吐,次数很频但还能干活,几天后身体感觉很舒服,从此失眠、头晕、胸闷、脚脖胀这些顽疾都消失了。我那阴沉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得救了。师父在讲法中要求我们注重心性的修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我的人生道路改变了,不再为家务事烦恼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和意义。我在我们这里组织了一个炼功点,人越来越多发展到30多人。个个都高兴的不得了,庆幸自己有天大的缘分得到了这大法,风雨无阻在一起学法炼功、切磋、谈论着自己身体发生的神奇变化。“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江氏集团打压法轮功,不让炼功这意味着什么?这不是叫我们死吗?我们能答应吗?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都去北京上访的原因,我要活,生命离不开“真善忍”。所以我在2000年的正月初六去北京上访,被抓回、拘留、罚款;同年10月23日我又去北京讲真象,又被抓,被关押,我们的家人在江氏集团的唆使下,逼我放弃修炼,否则就离开这个家,我被迫在外面租房住,其间公安几次去找我的麻烦。一年后我又回到家,我处处按炼功人要求自己,无怒无恨以苦为乐,尽量为丈夫和儿子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没把自己当作后娘,家人和睦相处乐,8年我没吃一粒药,我活得很自在,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由衷地说一句:“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