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属向哈尔滨市司法局、检察院控诉万家劳教所的变态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6日】现在我们以哈尔滨市民和法轮功修炼者家属的身份,向您并通过您向您这一级的领导团体紧急地反映一个情况,并希望各级领导能站在关心人民的角度,依法管管这件事,帮助我们反映、协调、解决我们目前所遇到的难题,使我们早一天从被压抑和困惑的精神折磨中走出来。

我们的亲人因炼法轮功被劳教关押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的集训队,每月的12日为集训队接见日,我们在2004年1月12日、2月12日去探望亲人时,看到在接见室的门口地上铺着法轮功师父的大照片,每一个去接见的人必须脚踩照片才能进入接见大厅,我们不知道你们听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们的感觉是极其地恶劣,恶劣到不能不拿起笔来给你们写这封信了,因为理智良知将我们从这五年来的精神桎梏中唤醒,我们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我们感到我们也被株连进来遭受着同样的不公的待遇,我们满含着辛酸的泪水和倍受侮辱的心情,向你们、向我们目前还信任的领导诉说我们的心里话。

江××镇压法轮功,五年来我们的亲人有的被判劳教一次、两次、有的竟达三次,每当我们走进万家劳教所接见室时,每个月的那一天都有不同的感受,我们承受着别离亲人的痛苦煎熬,同时又承受着来自警察对我们的不公对待,有时那些警察在我们未登记姓名时就宣布:“今天想接见的让你们说什么就得说什么,你们得配合政府。”他们问法轮功是不是×教,有的家属说不是,他们对家属摆摆手,示意向后站,不允许接见。会见亲人的权利就这样被剥夺了。

我们现在才认识到这对我们也是一种迫害。有的家属见亲人心切,顺着说的就允许见;有时我们赶到劳教所后,他们说今天不让会见了,什么原因也不说,听说那一次次不让会见是因为我们的亲人在里面正遭受着刑具的折磨,警察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劳教所怕我们的亲人带着伤见我们,我们眼看着不少的来自千里之外的家属在苦苦地求着他们而被拒之门外,又不得不大包小包地背了回去,我们的眼里流着泪,心里滴着血,我们真的不能理解,难道一个执法部门竟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吗?给家属制造这样的非难又意欲如何呢?是让我们爱××党?恨法轮功?我们认为这样做会适得其反。五年来他们的折腾倒使我们明白了许多,我们不时地在心里画问号:

1、炼法轮功的这些百姓她们真的对中国政府有威胁吗?好象听起来都是笑话,一个政府怕老百姓,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的。

2、江泽民如果没有另类的指令,为什么到现在万家劳教所还在搞迫害,而且是变换着手段和形式,不由得我们想起“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句血和泪的呐喊。

3、五年来,万家劳教所凡接见日几乎都是让我们家属骂法轮功骂法轮功的师父,说×教,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这是执法部门应该做的吗?

4、这次又让踩法轮功师父的照片进接见室,否则不允许接见,实在是令我们忍无可忍了,我们真的搞不明白这些人配不配是个人?是警察还是土匪?他们让我们踩的不仅仅是一张照片,他们并不明白他们败坏的是他们自身和政府的形象,他们明白吗?钱和官位已经搞得他们已经麻木不仁了。

5、江泽民所讲的三个代表,其实谁也代表不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在哪里?迫害该罢手了,诽谤该停止了,他们这样做到底能得到什么呢?

我们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说句公道话,再这样下去中国真的没希望了,完了,彻底地完了,五年来万家劳教所的警察就是这样不计后果地做着。他们让我们践踏的不是法轮功师父的像,而是在践踏法律的尊严和政府的形象。

有些事情你们也许不知道,我们给你们时间,如果下个月还这样做,我们也尽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和责任,我们将采取适当的方法找个说理的地方——市里、省里直至中央或联合国,别让我们做出我们并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我们忍了四、五年了,那些警察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不顾民族的尊严,不顾人民的利益,不顾百姓的生命和健康,真正让我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是谁呢?只能是暴君的暴政,无疑问的。

各位领导,我们都应该做一个合格的公民,站出来负点责任吧。如果有人真的不顾人格、国格和民族的尊严,我们还怕什么呢?我们真的看到了真正邪恶的正是江泽民和死心塌地跟着他的邪恶打手。

——遭受万家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

2004年2月14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