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格拉斯革先驱报:我为什么不放弃修炼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6日】武汉大学的硕士生何宾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困扰他的胃痛和发烧病症都消失了。然而,自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何宾不仅失去了工作,而且被酷刑折磨得差点失去了生命,但这些都无法使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英国格拉斯革先驱报2月24日详细报道了曾在中国因信仰而倍受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何宾(音译)的故事。报道说,何宾虽然看上去要比他30岁的实际年龄年轻,但是饱受监禁和酷刑折磨的经历使他能仔细而冷静地叙述他的故事。何说那段经历几乎夺走他的生命。

报道说,7年前,何宾在中国第三大城市武汉的武汉大学攻读财经硕士,当时他开始受到胃痛和发烧的困扰。他看了几位医生,但是他们都找不到何有任何问题。在何回到广水的老家后,他父亲的一位朋友建议他试一下法轮功,这是一项基于真、善、忍原则舒缓的打坐炼功方法。

报道介绍说,法轮功是众多古老气功方法中的一种,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在中国传播于世。到1999年,在中国各地有超过7千万人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强调说,法轮功是一种道德体系,要求修炼者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报道引述何宾的话说:“我学习法轮功的教导并每天早起1小时炼功一个或半个小时,两个星期后我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1999年7月,我的父母被告知要收看电视上的一个通知,并要保证全家都看。我们得知炼法轮功是非法的,电视上通知完了后便是一个宣传节目,把一些自杀和他杀说成是法轮功学员干的。”

报道说,何被单位解除了他教授经济学的工作,而且他不可能再找到工作。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东亚银行雇用了他,东亚银行能雇用他是因为这家总部在香港的公司没有施行政府要求的面试原则调查他是否是法轮功学员。

报道说,随着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捕及江氏政府不断地推出诋毁法轮功的谎言,何觉得他有义务去请愿。他去了北京,当时法轮功学员经常去天安门进行请愿。他在北京遇到了自己的弟弟何建[音]及朋友李长军。尽管天安门有很多便衣警察,何宾还是设法展开了一个支持法轮功的横幅。

报道引述何宾的话说:“我们立刻被捕了。警察们说要教训我们,在警察局他们殴打了我。之后他们把我送到了一个拘留所,但是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他们想知道谁是组织者,而我一直说没有组织者。他们把我用手铐铐了起来,并踩我的双手。他们用皮带抽打我并用3万伏的电棍电我身体的敏感部位。然后,他们用一根小木条的刃刺我的脚趾,那种疼痛是无法想象的。最后,他们往我的嘴和鼻子里灌辣椒粉。我还是没有告诉他们,于是他们就一起打我。酷刑折磨从下午5点一直持续到凌晨3点。最后,他们说如果我告诉他们我的姓名住址,他们会释放我。于是我说了,但是他们继续关押我。于是,我开始了绝食。三天后,他们把我绑在一张椅子上,将一根管子从我的鼻孔插入进行强行灌食。我开始呕吐,他们意识到我可能会死,于是就把我送到了医院。我后来被送到我家附近的一个拘留所关押,当局通知了我的家人。之后,我又被送到‘转化班’,那是为了洗脑和折磨学员强迫他们放弃法轮功而建立的。”

何宾说,当时转化班有大约七、八十名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被关在一个没有家具的号房里。“他们不准我们离开房间,不准炼功。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我们被强迫收看电视、收听电台广播、读报。所有这些都是用来使法轮功学员相信法轮功会造成自杀和他杀。我认识的两名法轮功学员死在了这个转化班。”

“之后,我们必须写三书放弃法轮功修炼。我不想放弃,他们本打算把我送到劳教所,我的父母通过关系并交了一笔罚金(非法的)将我保释了出来。此前,他们已经被迫交了很多所谓的‘食宿费’。”

报道还说,因为何宾在与当局打交道之前已经有了护照,他得以通过深圳到了香港并最终以学生身份来到伦敦。他在英国获得了难民身份,他的妻子和三岁的女儿在伦敦与他团聚。

报道说,何宾很担心他的弟弟何建。何建今年27岁,未经审判被关押在一个劳教所,但是下个月他将被“判刑”。何的父母因为被迫交纳何建受酷刑后的医疗费用而已一无所有。尽管何宾能打电话回家,但是每当他提到何建,电话就断了。

欧洲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说,他们从“来自中国的可靠渠道了解”,从2003年11月至2004年1月,有64名法轮功学员因酷刑和虐待而死亡。信息中心说,其中23人是在“获释”后死亡的。这是当局为了推卸责任而采取的一种伎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