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正念能救度矛盾中的生命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
(一)

爷爷85岁了,当了几十年的村干部,政治观念很重,对大法的抵触很大。父亲和我都修炼,我们都跟老人家讲过真象,但几年来也没有转变老人家的抵触思想。我们都觉得尽心尽力了,甚至从思想上已经放弃了。

爷爷独住一院,几家轮流送饭。直到有一次,爷爷打扫院子,腿软跌坐在地几个小时也没有爬起来。看来爷爷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了,按常理,应该是父辈三家轮流照看。爷爷住到了我家不想走(父亲跟我住在一起),我就说:“爷爷,想住,您就一直住下去,这儿都是您的家啊。”

有时候,我在家里放真象光碟,爷爷碰巧也在家。我当然希望爷爷能过来看,爷爷说:“演的啥,看不清,我不看。”他就是不肯离开那张属于长辈坐的靠椅。我放真象光碟,爷爷在无聊的时候偶尔也看几眼。我没在意什么。

没想到有一天,我们在看光碟,爷爷居然说了一句同情大法的话,我们这才发现爷爷不知不觉中已开始转变了。当然,如果问他,他还是抵触,但我知道,爷爷这种细微的变化体现在另外空间、体现在微观是多大的变化啊。这是正念之场的作用,特别是播放大法真象,这是救度众生的慈悲之场。我明白了,哪怕爷爷真的看不清,只要他看,就是他在要,特别是爷爷没事时不带观念自然而然地看。一看,不就看进去了吗?正的能量就能消除人思想中的邪恶物质啊。这就是大法能量场所起的作用,慈悲的一种体现。我只是有这种认识,相信纯正的场能改变他,并没有想该如何向爷爷讲真象。几次教训使我有点失去信心。

影碟机是借的,还给人家了。母亲不能看电视,头昏,电视机也搬到别屋去了。

(二)

天冷了,爷爷不出门了。整天坐在那张椅子上,眯缝着眼。

一天,爷爷忽然对我说:“你经常出去,我对你很有意见。”我在做大法工作呀,这不是反对我做正法的事吗?我的心失去了平衡,心说:“我对你这么好,你还反对我做正法的事。”我也意识到自己的心不对,及时向内找,归正自身后,我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爷爷为什么到我家不想走呢?不管是常人中再好的理由,那都是假象。他有明白的一面,他也许在盼着得救度呀。以前虽然给他讲过真象,没有效果,但那是邪恶的旧势力在抑制。现在的形势就不一样了,我不能被观念束缚住啊。我的放弃意味着什么?对这个生命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也许有很高的来源,天天在大法弟子身边,盼着被救度,等了那么长时间,看到我们要放弃,他能不着急吗?那么该怎样救度,我有点茫然,以前多次讲真象都没能打开他老人家的心结啊。

当然我们自身做得很好,爷爷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纯正、善良和坦荡无私的胸怀。爷爷表现出很感动。

(三)

巧吗?那几天,有人来到家门口散发广告,原来是镇里的一个家电展销部新近开业,我看到产品单上有随身听录音机,价格很便宜的。我想:这不是机会吗?爷爷不识字,让爷爷听师父讲课录音,多好啊。不想遭到父亲的反对,说什么家里有几个大录音机,还经常坏,缠带。又说文文(我的侄儿)也买了个小录音机,没用多长时间也坏了。又说小录音机带不动磁带,质量不好。我的思想很清醒:这都是干扰,每一个人得法都不容易啊!

我与妻子去买录音机。先到浴池洗了个澡,在那里留了一份真象资料。出来时,漫天雪花纷纷扬扬,我们的三轮车上都是雪。这些艰难,这些干扰,算得了什么呢?救度一个个无量大穹的主、王,那是在救度多少众生啊。

到一家饭店去吃饭,店主人说不营业。我在心里发着正念,然后告诉她那一面:“你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你不是盼着被救度吗?大法弟子救度你来了,好好看看真象吧。”随后给了她一份资料。

又到了一家饭店,我与妻子在等着饭,邻桌一年轻妇女抱着小孩在吃饭,很不方便。妻子便主动帮她抱小孩,并跟我要资料。我也在心里发着正念。我意识到,碰到的人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她不是抱着小孩,如果她不是坐在我们身边,我们可能不会把资料给她。也许她千万年的轮回就在等着这一刻啊。在那种场合,以我当时的心性还做不到公开给众人发资料,但我也尽量不错过每一个有缘的人。离开那家饭店时,又给店老板一份真象资料。

到了那个家电展销部,我们在看着录音机。正好身边有一个小青年好象在退货,质量不好。我手中的录音机的耳塞也有问题。当时还有别的不顺,搅得我烦乱。我已不能清醒地分清这种干扰。幸好,妻子没有反对。事后我感到,如果再增加一点阻力,我当时可能就抵制不住了。

买回了录音机,谁知一试,根本不能听,有两处问题。怎么回事呢?在那里已经试过了,没有问题的。我理清自己的思想,冷静下来想:我这次买录音机,没有一点私心,就是为了救度众生,一路上所到之处,都留下了大法弟子的慈悲。而偏偏就在那个家电展销部,我们没有给他们资料。因为身上没有了。我们在救人,他们明白的一面都看到了,他们看到得救的机会来了,能不高兴吗?终于把大法弟子盼来了!可是我们没有资料了,他们不想错过这个得救的机会呀。

悟到了这些,第二天,我又到那个家电展销部,送给了他们真象资料,并提出录音机有两处问题,根本不能用。结果一试呢,居然没有一点问题。回家来再听,真的没有一点问题。个中玄机,只有大法弟子明白呀!

……

(四)

我装好磁带,要给爷爷听,没想到爷爷说什么也不听。

我正念清除抑制世人明白真象、抑制世人得法的一切邪恶。并把正念打给他明白的一面:“你是为法来的,这不是你要找的吗?你不是盼着救度吗?我知道你很想听,因为这是你得救的机会。好好珍惜吧。我知道现在是业力在控制你不听,这不是你。我可以帮你。”然后我又正念清除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

记得明慧网上有文章中说,有一恶警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看到恶警的主元神在一旁跪着求大法弟子救度。我看不到这些,但我相信。我相信师父讲的法。常人表面都是假象,爷爷真正的主元神在盼着我救度,别说一切抵触的表现不是他,就是那种麻木、不支持也不反对都不是他。因为真正的他在盼着被救度。我不能把这些抵触的东西当成他。这是思想业力在控制他。假如我看到,爷爷的主元神在一旁跪着求我救度,而业力在控制他的肉体表面不让他得法,我肯定会排除假象的干扰、业力的干扰,真正地救度他。现在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相信法理,我就看他真正的生命,我就要做。什么叫“凭悟而圆满”哪!虽然有旧势力抑制的因素,但现在正法的洪势正在渐渐破除这种抑制。这是旧势力在抑制,我更不能承认这种抑制!特别是父母、妻子、孩子都是修炼人,一家人都在修大法,在如此正的场中,旧势力怎能抑制得住?旧势力的抑制只能被破除。爷爷何止该明白真象,他应该被正的场所同化!得法。只要我们做得正。

在强大的正念下,爷爷有点无奈地接受了。

第二天,我又让爷爷听,谁知爷爷比昨天的抵触更大。我一点没有被带动。心想:我不会上你思想业力的当。正念中清除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清除阻碍生命同化大法的一切邪恶。然后再把大法弟子的慈悲留给他明白的一面:“珍惜吧,这就是你要找的。我不执著什么,我是为了你好,路怎样走当然在你自己。”爷爷说:“我昨天头发昏,不能再听了。”我试了试声音说:“爷爷,都怨我,没有把声音调好,今天调好了,没事的。”晚上我又单独针对此事正念除恶。

直到爷爷听完第四盘,爷爷说:“没想到一听呀,谁知这么好,好象都是在说我……”父亲感慨道:“真不敢相信啊!”

这一场救度世人的经历,我始终坚信了一点:法能改变人!在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场中,任何生命,只要他还有善念,就会被同化!慈悲的力量是最大的。这是大法的威力!

(五)

爷爷得法了,又一个生命同化了法!我欣慰,我高兴。这时我察觉到在潜意识中有这么一念:“千万年的等待终于等来了,得到了,来在世上的目的完成了,爷爷可以不带遗憾地走了。”我立即意识到不对头。等我说出这种感受,没想到父亲和妻子都有同感。我们进行了交流,归正自己的不正的念头。同时也感到,修炼太严肃了,一念之差就是不同的结果;一念放松,就又被人的空间所迷。我们只是慈悲生命才这样做,一个生命得到了法,他会知道珍惜的,路是他自己走。

这个问题又暴露了我们人的观念,想想,如果是一个小孩得度了,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吗?不会。如果是一个年轻人得度了,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吗?不会。一个老人得度了,我怎么会这样想呢?还是把他当成了老人,又是观念啊。别说他是很高层次上的王、主,就是他真正的主元神说不定很年轻呢,常人的一切都是假象,不能被假象所迷,我们救度的是他真正的生命啊!

再想那一念,不是邪恶在干扰吗?不是邪恶在钻观念的空子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