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第七监区暴行:毒打、冰冻、野蛮灌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2003年4月,为抗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争取人权自由,七监区大法弟子集团罢工,被带回监舍,在走廊码坐。走廊阴冷、潮湿。在狱中得法的大法弟子肖淑珍被关进小号15天,巡逻队队长王亚丽不许送棉衣,还将其棉裤扒下来,亲自动手打人。

5月13日因炼功,大法弟子李景伟、沈景娥、郑金波、孙桂芝等人被吊在床上。郑金波在床上闭眼睛,硬被说成是炼功,副大队长崔艳指挥刑事犯迫害,郑金波被四名刑事犯从二层床扔下来,后抬到卫生所抢救。事后恶警却掩盖事实,歪曲真象,硬说她是自己在床上没站住掉下来的。沈景娥一只胳膊被吊肿,左胳膊被吊肿(沈原为乳腺癌,左乳切除),7个月后仍未好。孙桂芝绝食抗议。宋秀玉,63岁,被打。当天崔艳和王亚丽将拒绝面对门罚坐的陈伟君、陈云霞两手绑在身后。潘庆丽、郑红丽被男干警连踢带打,郑红丽嘴唇被踢破。王淑霞要求与干警谈话,被崔艳、王亚丽打完后吊在床上,脸上缠胶带。在此期间,七监区干警雷蕾不许郑金波说话,令人在她脸上缠胶带,还打其耳光。副大队长崔艳多次暗示、指使刑事犯人打骂大法弟子,激化矛盾。

7月份,韩兴丽睡中铺,夜里坐了几分钟,被说成炼功,在七监区办公室被七监区干警和狱侦(科)男干警暴打,脸被打肿、打青。

9月28日,为声援一监区大法弟子,七监区大法弟子集体绝食4天。大法弟子武丽君为抗议经文被抄,绝食6天,被灌极咸的玉米糊。

10月16日,七监区劫持的大法弟子拒绝点名报数,抵制迫害。七监区恶警开始体罚大法弟子,每晚罚站从8点到11点。10月18日,副狱长褚淑华查岗时,大法弟子武丽君要求反映情况,她不理睬。第二日给监区施加压力,迫害升级,下午20多名大法弟子被带至男监菜窑处强化训练,狱教男干警肖林大打出手,大法弟子铁俊英等被打。晚上点名时,恶警命令所谓的“五联保”(即“四看一”,专门看管大法弟子),强行摁大法弟子蹲下,连续两天。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喊“法轮大法好”。七监区将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弟子王法娟、王桂丽、潭凤英、高秀荣、吕淑芹、宋秀玉、田桂英、王淑霞、铁俊英等反绑,关入水房子。水房阴冷潮湿,没有暖气,刑事犯穿两个棉袄还嫌冷。被推进水房的那天半夜,刑事犯就说:“冻她们,用不上一天一夜,她们全告饶。”但大法弟子以坚不可摧的意志走了过来。

在这期间,犯人辱骂大法弟子,多次扬言要开窗户冻人。田桂英、王淑霞被关8天8夜,63岁宋秀玉被关7天7夜,铁俊英被关整13天。65岁的吕淑芹点名时拒绝蹲下,多次动手打过大法弟子的犯人崔雪,从后面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吕淑芹的腿弯处,她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第二天口吐鲜血。家属来接见,以不报告为由不让见。当日下午就被送到病号监区,听说后又便血,详情不明。

与此同时,在监狱不法官员的指挥下,七监区和防暴队将20多名大法弟子先后拉到菜窑迫害,时间达7天。让大法弟子在风口站着。当时正值11月下旬,天很冷,风又大。第三天身着单薄的郑宏丽就被冻晕倒,被抬到屋里地下坐着。第四天,大法弟子孙道颖、陈云霞、廖小露不配合罚站,被干警指使犯人从四楼上拽下来。陈云霞撞得满头大包,廖小露的袖子被拽掉,又被戴上背铐。在挣扎混乱中,拉孙道颖的两名犯人跌倒,干警让孙道颖付医药费,加重迫害。一位大法弟子对监区长康××说:“这里打人不犯法、杀人不偿命啊?!”康不语。

有许多犯人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到如此程度,都很同情,于是就阻止。一次一位很大年纪的犯人给要出去挨冻的大法弟子戴手套,干警林佳说:“她是你小妈呀?你那么侍候她!”没有任何善心。大法弟子陈伟君绝食3天后仍被带到外面罚站,连冻带饿倒在地上,副队长崔艳还给她戴上背铐。在这漫长的七天中,有8、9名大法弟子戴过背铐,只因为罚站时闭眼睛、说话等。手套、脖套也都被抢下。

同时,监区还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用扣分等形式给犯人施加压力,大搞株连。大法弟子为了减少众生被利用对大法弟子犯罪,数次找干警谈话,要求解除“五联保”,即“四看一”。在破除五联保过程中,多名大法弟子被犯人打骂,郑宏丽、肖淑珍、张艳华、徐晓巍等在监舍被打,王桂丽被打,陈云霞被咬伤,孙桂芝在车间被拖、辱骂。

12月4日,因拒绝戴胸签,狱里给监区施加压力,将拒绝戴名签的大法弟子王淑霞、武丽君、郑宏丽、郑金波、孙桂芝背铐后,关入便衣库。廖晓露、陈云霞、李冬雪、陈伟君、管凤兰、王法娟、陈艳梅被反绑关入水房子。撕名签时,两名大法弟子被打,7人绝食抗议。5日后,孙桂芝、王淑霞等也开始绝食,因为戴背铐,又在地砖上过夜,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王淑霞身体极度虚弱,血压、心脏不正常,第二次灌食时无法插管,被强行打针,出现恶心等过敏等症状。换葡萄糖后恢复正常;再次换药后急剧恶心,反应强烈,血压降为零,无心音,出现休克状态,吸氧抢救,送入医大二院。原因有两点:一是绝食后心脏多次出现不正常状态,仍在便衣库被迫害;二是医疗事故,应追查责任。陈伟君、武丽君被多次灌食、插管,头上缠满胶带,惨不忍睹。在水房的大法弟子处境也极其恶劣。辱骂声不绝于耳,背铐极紧,刹到肉里,犯人向地下弄水,鞋都湿了。晚上不许睡觉,数人晕倒。大法弟子铁俊英写信当面给狱长,向狱长反映情况。褚狱长只看了个头,就将信扔下。她走后,监区长康亚珍体罚铁俊英和她的四个“联保”,铁俊英撕下胸签。康亲自动手打她,将她反铐后关进水房,晚上才放出来。监狱口口声声说狱务公开,设狱长信箱,其实只是一个无耻的谎言。

现在迫害仍在继续,8名大法弟子已被关在便衣库达一个多月,每天被强制点名。

希望通过互联网告诉所有的大法弟子家属:我们不是犯人,我们是被迫害的,集体上告,我们在监狱内正念往外冲,希望亲人们抬起头,配合我们,因为我们是最正的。亲人们,不要再惧怕它们,让我们一同携手清除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