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楼劳教所酷刑:反背上绳皮肤勒烂 双臂几近残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柏楼劳教所位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区东南,这里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邪恶的地方。全市被非法抓捕的男性大法弟子二、三十人都在这里集中。开始时是“文转化”,让看听诬陷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等。遭到坚强大法弟子的坚决抵制。恶警见软的不行,就于2002年10月20日晚开始残酷迫害。坚强站出来的大法学员,被恶警们七八个人针对一个挨个“上绳”,然后强行按跪在地上。

接着大法学员张保安、范建平几人被关禁闭。大法弟子魏坤峰和郑青山被带到所外一大队,由科长张某做洗脑转化,见无效果,恶警干事王某就把他们拖到院中,扒光衣服,往他们身上浇凉水。在给他们上绳中,恶警用膝盖狠狠的把他们反背的双手往上猛顶,直到双臂和手皮被勒烂、勒进肉中。但是大法弟子们坚强不屈。回所后,恶警继续上绳,这次恶警们用棍子插到魏坤峰反背双手的绳子里,手背下放上红薯或砖头,恶警用脚踩住他跪着的腿将棍子用力往上抬,还用电棍电臀部,致使魏坤峰的双臂和手几近残废,事过几个月后,双臂还在麻木、手还不能正常拿东西。这次参与迫害的恶警:队长温某、马国奎(管理科恶警,是科长杨洪涛最恶毒的打手)王队长、王三民、赵干事等人。

被禁闭中,魏坤峰被包夹人员把鼻子打伤,不停地流血。为了抵制非法迫害折磨,魏坤峰自己把门打开闯了出来,要求恶警停止迫害。恶警们把他叫到办公室,先让他喝了一碗水,就不顾他鼻子流血,凶狠的对他连上两绳,因他鼻子流血很多,血到处都是,干事张某就用拖把沾痰盂中的脏水给他擦。干事蒋某又威胁魏坤峰:你还自己回去,要不还给上绳!面对毫无人性的虐待,魏坤峰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坚定回答:“就是打死也不回去。”恶警何金钟看事情难以收场,就推说这事俺也不当家,得向领导反映,等晚上查岗时再说。结果因这事又给魏坤峰加了五天禁闭。从那天起魏坤峰的精神开始出现不正常,经常出现幻觉、神智不清,法轮功学员们都怀疑是恶警在他喝的那碗水中加了药物。由于学员们坚定正念,共同抵制迫害,并对警察坚持讲真相,劳教所迫于压力才同意让魏坤峰到医院治疗。

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孙耀民,恶警把他吊在铁窗子上一直五六天不往下放,等放下时手脖的肉都烂了,脸都折磨得变形了。由于孙耀民坚持不配合恶警无理要求,恶警每天给他上绳、电棍电、打骂不让睡觉。这种非人的折磨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

在这里丝毫没有理性、人性可言。恶警对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任意拳打脚踢,强制让跪在地上行走,每天只吃一顿饭、一个馒头、有时只有一碗汤,每天只准睡两个小时,还得强制劳动。恶警不让和家属见面,还从中勒索钱财,凡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包括西大院那里关押的是女大法弟子)连罚款带勒索、抄家每人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不等。有的家属为了救出自己的亲人托关系,甚至花几万元。

有的大法弟子被释放后,为了营救同修、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因散发真相资料被再次非法抓捕,后受到更残酷的虐待,并被非法判刑3-5年不等。被非法判刑的平顶山市法轮功学员现在还有7人在遭受酷刑的迫害中。

平顶山市卫东区参与迫害恶人榜:
朱建民:卫东分局副局长
陈大队长:卫东分局公安大队大队长(特别邪恶)
王二毛:公安大队恶警(大队长面前红人,黑参谋,起作用最恶)
张教导员:卫东分局政保大队教导员(现改为公安大队)电话:13937558469
韩副大队长:卫东分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

柏楼劳教所恶人榜:
徐常:劳教所长,(外号老一,老奸巨滑,平时不出头,暗中操控,但最后两次的的迫害都是他直接指挥的)
杨洪涛:劳教所管理科长(徐常的女婿,每次迫害他都带头)
何金钟:六大队副队长(邪恶)
王三民:劳教所恶警(邪恶)
刘金良:劳教所恶警
马国奎:管理科恶警(是杨洪涛最恶的打手)
赵新生:转化办主任(很多迫害都是他阴谋策划的)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