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判刑11年的郑州大法弟子宋旭生命垂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郑州大法弟子宋旭,男,31岁,98年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经贸系,自99年7.20以来,数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堂堂正正去,堂堂正正回,不法人员对其又恨又怕。2002年11月,宋旭再次被非法抓捕,后被秘密判刑11年。自被抓之日起,宋旭一直绝食抗议迫害,现在身体极度虚弱,卧床不起,但恶警拒不放人。

* 劳教所的非人折磨

2001年2月4日,宋旭被非法抓捕,送往郑州白庙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这期间,遭到非人折磨。2月9日晚恶警们把宋旭的手脚拴在钢床的两头,用袜子塞住嘴,然后把床弄翻,整整吊了九个小时,手脚肿得都看不见绳。宋旭疼痛难忍,嘴又被塞着喊不出来。第二天队长才用剪刀把绳子弄断,又用手抱着他的脚恶毒地晃动导致他钻心的疼痛,使他的脚从此不能走路。在宋旭不能走的情况下,要上厕所,当时气温零下十几度,他们把宋旭的衣服脱光,两个人,一个拉胳膊,一个拉腿,把他抬到水泥便池上,解完手后,它们先用木棍捣他的肛门,接着用冷水管冲。这就是全国闻名的“模范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帮教”!

为抗议无辜遭受的迫害,他开始绝食,在此过程中,恶人们用开口器撬开他的牙,向鼻孔灌食盐水。绝食持续了70多天,到6月中旬,宋旭体质越来越差,高血压不到70,低血压20多,生命危在旦夕。劳教所害怕担责任,骗宋旭的家属写个申请,说给办保外就医,可当家属交了申请后,他们却与市公安局、金水区公安分局串通,根本就不给办理手续,直至宋旭生命垂危,他们往医院里一送就不管了。

* 恶徒的狂言成了法律

在2002年底,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不法人员加紧了对宋旭及其家人的骚扰。郑州市公安局、社区的干警和居委会人员三番五次地到宋旭家进行所谓的家访,金水分局国保科警察几乎天天到宋旭家。金水分局局长杨玉章为找不到宋旭,大发雷霆,恶狠狠地说:“这次再抓到他,非判他十年不可!”

2002年11月10日,宋旭去看一位出院康复的朋友,途中被恶警揪着头发,扭住胳膊绑架至郑州市公安局。在那里,恶警用疲劳战术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一瞌睡就打,给他戴上脚镣手铐,拉着脚镣在水泥地上来回拖他的身体,手掌都磨烂了。恶警还用“倒穿羊”的酷刑折磨他。在市局七天,几乎没一天不挨打。除了BB机被他们打坏以外,没有在宋旭身上搜到任何东西,却将他如此摧残,法律被这些所谓的执法者践踏得片甲不留,他们的作为犹如一群披着警服的土匪。面对这种非法和无人性的迫害,宋旭开始艰苦卓绝地绝食抗议。

2003年3月7、8日,在金水区法院刑庭二楼的一个小屋子里,一场践踏法律、人权,迫害善良无辜的罪恶在这里上演了,在不通知家属,没有旁听,仅几个警察在庭,竟非法秘密地对宋旭判11年刑!事后,文化路派出所指导员王某曾告诉宋旭家人:“你们不要上告,告诉任何人都是没用的,宋旭的案翻不了。”为什么不敢公开庭审?也不敢告诉家属,更不敢让百姓旁听?由此看来,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狂徒的一句话就成了法律!

* 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危在旦夕的大法弟子宋旭

据悉,宋旭自2002年11月10日被抓以来一直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整日在床起不来。在他绝食50多天时,曾出现酸中毒,被送往医院抢救,还有众多武警把守,不准人们探视,其中有几位朋友因打听他的下落,被抓进拘留所关押,这是什么逻辑?对这样一个文弱善良的青年和几个百姓他们为什么如此害怕呢?因为他们害怕迫害宋旭的事实被曝光!害怕明白真相的人们谴责他们!更害怕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外漏而被绳之以法!

日前,宋旭被关押在新密县的一座监狱,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生命垂危,其家属曾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均遭拒绝。按法律规定,即使是严重的刑事犯也有保外就医的权利。宋旭只是位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修炼者,想健康身体,做个道德高尚的人,何错之有?就将其人权剥夺殆尽,置之死地而后快?

在此呼吁社会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饱受非人折磨、生命危在旦夕的大法弟子宋旭,让我们为共同维护正义与良知尽一份心。同时在此正告江氏犯罪集团的追随者们,赶快将功抵罪,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和家人赎回未来,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天理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