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真的没有道德底线吗?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明慧记者加拿大报道)这个星期蒙特利尔的唐人街很是热闹,200多名来自加拿大各地的衣着得体的中国人给这个寒冷的城市增添了几分暖意。早晨或中午时分,他们或在高等法院东西两边的大教堂和市政府的空地炼功,或在繁华的路口面带微笑地递出一张张传单。他们大部分是来自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也有自东海岸专程飞来的,还有30几个从美国连夜驱车赶来支持的。

今天是法轮功学员控告华侨时报终审结案陈词进入第三天,被告方的律师作了一天的结案陈词,预计明天还要继续。坐在蒙特利尔高等法院这间最大的法庭室,想听听大家是怎么看待《华侨时报》律师的辩护的。

被告方律师提出:言论自由不应该有任何限制,任何信仰、个人都可以被攻击。

言论自由真的没有道德底线吗?

来自多伦多的刘女士非常不理解地说:“今天被告律师所说的太令我惊讶了,我一向认为律师人格高尚,能为弱者仗义执言,严谨而实事求是的,今天他说的话太令我震惊了,在我30多年的人生经历中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话。如果人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攻击别人,那这个社会还有是非善恶可言吗?会是很可怕的。”

刘女士并不是原告,她是因为关心、支持这个案子而来的。

“任何自由都是有限度的,要不然会伤害到人们的基本人权,”一位来自渥太华的女士说。

被告方律师格林说所有的证人在读到《华侨时报》刊登的何兵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时,感受都是浑身发冷、身体颤抖,恐惧,感觉好像回到了中国,当时不能正常思索……令人怀疑证词的可靠性。

多伦多的一位男士说:“他住在加拿大的漂亮房子里,他理解不了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他们的感受。如果让他拿一本法轮功的书,以普通人的身份到中国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当他被警察抓起来,打上一顿后,他肯定会是同样的感觉。”

被告方律师称出庭作证的绝大部分人所说的话令人“难以相信”,例如张教授的集东西方艺术风格于一身的大量雕塑作品不可能真的是他创作的;去年11月很多原告旁听了历时三周的法庭作证,这次又有200多人参加了结案陈词,这么长时间不上班赚钱很奇怪,肯定他们是被以某种方式付报酬的,而法轮功学员坚持说他们都是花自己的钱,法轮功不是组织,也不接受钱财,所以他称法庭室里就坐的两百多个原告在撒谎。

一位旁听的老妈妈风趣地说,下次准备些材料,让张教授当众塑给被告方律师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一个从波士顿连夜开车6小时赶来的法轮功女学员说:“我觉得很难过,11月我也在这里,这个案子牵动了每个善良正直人的心,所以我请假来了。没有任何人给我们钱,我们住在同修家,吃方便面,睡地铺。就是为了更多的人记住真、善、忍。”

“他可能真的不理解信仰的力量,不理解我们修炼人,如果我们撒个谎说拿了一点点钱、不这么高尚,他可能就不会说我们撒谎了。”多伦多来的一个老妈妈苦笑着说。

正在渥太华读大学的一位女士分析说:“律师是应该有职业道德准则的,被告方律师毫无事实根据地想推翻我们的所有证词,而且用那么绝对的语言,我感觉他当时是不理智的。”

明天将是双方律师辩论的最后一天,当问及对此案的前景有何看法时,好几个人表达了同样的想法:《华侨时报》的诽谤对法轮功学员的伤害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我们主要想利用法律手段讨个公道,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代表法轮功学员的原告方律师博格曼博士在过去的两天里做了非常精彩的结案陈词,今天(26日)他说:“对于明天的辩论,我很有信心,我会尽我的一切努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7/68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