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知识分子夫妇因信仰真善忍而惨遭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刘晓红,42岁,吉林机电工程学校管理工程学科讲师。她的丈夫王忠富,41岁,大学毕业,原吉林市农业科学院科研人员,助理研究员。自从1997年初学了法轮大法,夫妻二人以前患的病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对做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就是处处为他人着想,因而在工作中更加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由于工作出色,王忠富曾获吉林市科协颁发的“吉林市第一届青年科技奖”。刘晓红曾获“吉林省农业厅优秀教师”称号。在1998年长江洪水泛滥的时候,曾向赞河渠希望工程捐款一万余元,以自己的能力向困境中的同胞及失学儿童,伸出援助之手,献出一片爱心。就是这样一对品德高尚的人,自从1999年7月法轮功遭江泽民一伙镇压以来,夫妻二人受到了一系列不公正的待遇与迫害

1999年国庆放假期间,吉林市农科学院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杨士超因担心王忠富去北京上访,强行将他关押在单位里,不许他回家。白天和晚上由单位保卫处的人轮流看管,直到10月8日那天才允许他回家。99年10月中旬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他去北京上访,被吉林市610驻京办事处拦住,遣回到当地。吉林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九站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对他非法拘留7天。

2000年正月十五刘晓红因去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恶警堵在家里,九站派出所非法拘留她15天。解除拘留后,被直接送进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综合治理办公室(610)办的洗脑班。而此时,在单位上班的王忠富于2000年3月1日也被所在单位送入该区办的洗脑班。3月2日~3日,因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被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610伙同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内保科以和政府对抗、聚众闹事的名义非法劳教一年,送入吉林市欢喜岭劳动教养所。同时被劳教的还有二位功友。在吉林市劳教所期间,受到超负荷劳动、棍棒、电棍等折磨。

2001年2月20日到4月22日期间,刘晓红被当地九站派出所抓入该区610办的洗脑班。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王忠富、刘晓红夫妇都被其所在单位开除党籍。由于上访和多次办洗脑班,夫妇二人被迫交纳了许多费用。这其中进京上访的所谓遣送费用(一次约700~800元)、拘留费(一天10元)、办洗脑班费用全部由本人承担,并由单位在他们的工资中被恶人们扣除。除此之外,去北京上访的时候,他们身上带的钱两次共计5000多元全部被吉林市610办事处恶人们掠走。在这两次时间较长的洗脑班期间,由于孩子小,她的父亲被非法劳教,孩子只好随她的妈妈刘晓红,晚上住在洗脑班,白天自己坐公共汽车上学,生活不方便不说,最重要的是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伤害。这么小的孩子本应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而她不行。只因她父母信仰真善忍!而610的人照顾刘晓红的唯一事情就是白天能让孩子去上学,晚上能允许她睡在妈妈身旁。该区610的歹徒居然说还得让她们母子感谢他们呢。

从2001年5月到11月份,刘晓红所在的学校按市610、区610歹徒的要求,每月从她的工资中扣款500元,作为法轮功人员的抵押金,7个月总计3500元。并从此不准她登台讲课。由于多次的罚款、克扣,给刘晓红家庭生活带来了困难。2001年6月底,经过一年的劳教生活又延期三个月后王忠富被释放。在回来之后的日子里,一再被农科院及开发区610追踪调查,所谓的思想情况及行动去处。王忠富本应当回来后就上班,但他为了今后不再给单位领导添麻烦,经常一番思考后,他向单位主管领导副书记杨士超写了一封辞职信。于是杨士超马上在报纸上登了告示:告诉王忠富在15天之内回来上班,否则予以除名。这样15天过后王忠富被非法辞退。

2001年12月29日,夫妻二人在家洗衣服,打扫房间,准备过年。当日的中午,吉林市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内保科长高文义,刑警队长李队长、开发区社会事业局副局长王松林(主抓610)、市农科院保卫处长姜长青等六人连门也不敲,从邻居家院墙跳进王忠富家院内,进屋翻箱倒柜,搜出大法书籍及手抄经文,并将王忠富带到分局准备劳教。同时将刘晓红送进该区办的洗脑班。在当天的晚上有二个法轮功学员从洗脑班走脱。该区社会事业局综合治理办公室(区610)的潘国利公开叫嚣:说什么办班你不是跑嘛,我把学习班办它15天、20天,反正你也不敢回单位,说炼法轮功开除你影响不好,我就说你旷工15天以上再开除你(劳动法规定职工旷工连续15天应予以辞退)。可见他们的险恶用心与邪恶手段。这次洗脑班只办了4天就于2002年1月1日草草解散。也就在2001年12月29日的晚上,王忠富也在开发区公安分局成功走脱,从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由于跑了王忠富,该公安分局的恶警们并没有善罢甘休,2002年1月2日晚上10点多钟该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李队长,九站派出所姓徐的恶警,另外一个不知名,穿着便装,三人一同翻墙进院,敲窗踹门。刘晓红问他们是谁,他们也不回答,只顾砸门,大呼小叫,这样刘晓红将房门打开,问他们来干什么?他们回答说:“看你上没上北京。”进屋后又是一阵翻箱倒柜,什么也没翻着,然后扬长而去。当时已近深夜,孩子也被吓醒,半天也没睡着觉。

2002年3月王忠富因做大法真象资料被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莲花派出所恶警十多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抓捕,强行摄像、拍照,抢走现金3000多元及大法资料、印刷设备和物品等,总价值达万元。第二天昌邑区刑警二中队的恶警们把王忠富铐在老虎凳上,用拳头打他的脸,用木板猛打他的头、手指甲、脚趾、膝盖骨、脚踝骨。昌邑区政保科长都兴泽把他的手铐使劲往紧扣,并转圈拧,把他手腕的皮肉都给豁开了。接着都兴泽又用塑料袋蒙住他的头使他不能呼吸,最后又扒掉他的衣服用电风扇吹了他一个多小时。后来他又受尽各种酷刑摧残。造成右手中指指甲被剥掉,右胳膊不能动,因不管怎么拷打也不屈从恶警,恶人们把他和郭占德送往饮马河劳教所,但劳教所看他们生命垂危,说什么也不收,于是恶人们把王忠富、郭占德送到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敬老院关押。关在一间宽1米、长3米左右,一半地,一半炕的小黑屋里,屋内终日不见阳光,窗户用木板钉死,门也总锁着。他和另一同修被都兴泽用手铐脚镣铐住,一颠一倒地睡。不给水,不给饭,准备秘密饿死他俩。

后来他俩挣脱手铐、脚镣,踹开门从敬老院跑出。走了一段时间王忠富走不动了,郭占德只好一个人走了。后来一个赶马车的农民把他送到他老家那,就是吉林市昌邑区孤店子镇大红土村亲戚家,随后亲戚把他送到同村的法轮功学员徐香家歇息。谁知不到24小时,又再次被昌邑区公安分局抓住,时间是2002年5月12日。后来家属听到警察的描述:“王忠富满脸胡子象个野人,体重仅剩47公斤,皮包骨,浑身长满疥疮,浑身上下长了虱子。”而原先王忠富体重为80公斤。就是这样,事先也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奄奄一息的他再次被送进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收留他的大法学员徐香也被非法判处一年劳教送进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王忠富抓走三天后,刘晓红和孩子才从收留他的学员家属那得到消息。于是2002年5月14日刘晓红去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询问丈夫的下落,方知丈夫也被劳教。昌邑区公安分局法制科,政保科将责任推来推去,后来政保科科长都兴泽出面,恐吓、威胁刘晓红,说要见人,先拿钱,并给询问王忠富音讯的刘晓红扣上“妨碍他们执行公务”、“去闹事”的罪名。并暗中指使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收集证据抓刘晓红。从这可以看出,恶警们非常害怕刘晓红说出他们毒打折磨王忠富的事。

2002年5月24日,该区公安分局内保科科长高文义,开发区610综治办的潘国利等三人来到吉林机电工程学校刘晓红家,在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下,就闯进屋内,他们以搜查王忠富的物品为名,又一次翻箱倒柜,因一无所获,只好做罢。后来刘晓红才知道恶人们此次来的目的:想搜出与大法有关的物品作为证据,哪怕是几个字也行,一个纸条也行,想劳教刘晓红。王忠富、刘晓红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做个道德高尚的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三次被抄家,而且没有任何理由、证据,公安人员,610人员也不出示证件、指令等,想上家来“看看”就来,想抓人就抓。这难道就是“立警为公,执法为民”的人民警察形象吗?!

2002年7月23日,学校放假期间,该区公安分局高文义、 X 军、房志刚再一次将刘晓红堵在家中。高文义说:“上次昌邑区公安分局让我们劳教你,我没有抓,照顾了你。”刘晓红问:“为什么要抓我?”高回答说:“昌邑分局那边说你妨碍他们执行公务。”刘晓红问:“王忠富是我丈夫,他们把人抓走劳教也不通知家属,作为妻子我不该去问问吗?况且我心脏不好,听说那时王忠富已经快死了,当时听到这一消息吓得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去问问这也叫闹事?!”“我们炼功做好人,道德提高了,身体康复了,有什么不好,他们竟把王忠富打成什么样子了?”面对刘晓红的质问,高文义无言以对。但高又说:“上次照顾了你,说你身体不好,但以前(指2001年12月29日)从你家搜出大法书籍、笔记本,没有处罚你,我不好交待,科长的职位将不保,你总不能让我没饭吃吧。我把处罚减到最低限度,只拘留你三天,这样也好对上面有个交待。”后来听说中央某要人要来吉林市,市610及昌邑区公安局恶人们怕他们折磨王忠富、郭占德的歹毒酷刑被揭穿,也怕刘晓红上访,因而找个理由关押她,可见他们的恶行是多么怕曝光。他们明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在良心与职位的升迁面前,可悲的是他们选择了后者,而且连他们自己都明知干的是坏事、缺德事,不但不往心里去,却又装出照顾炼功人的样子,无可奈何地替你“惋惜”、“同情”,就好似强盗恶霸,将良家妇女劫持后,摆上绫罗绸缎,美味佳肴,如其不从,便对你说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不顺从?这伙披着人民警察外衣,却干着流氓恶霸勾当的家伙明明干了缺德事,却还要编个理由,找个借口,抓个把柄,制造个事端,让不明真象的群众看上去是应该那样,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于是刘晓红在这种软硬兼施的逼迫下,再次被逼迫拘留3天。

2002年9月23日以后,吉林省各市县都相继开设洗脑班,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610和该区公安分局内保科下令抓人准备办2个月的洗脑班。9月24日晚九点钟,该区九站派出所警察再一次来刘晓红家翻墙进院砸门,准备抓人。刘晓红当时正在家中已睡觉休息,听到砸门声,知道这伙家伙又来了,所以不管怎么砸门,就是不给开,这样过了一会儿,警察走了。第二天一早刘晓红被迫离家出走,临走时,面见单位本科室李科长请其转告校长,不是她不想工作,也不是她扔下学生、孩子、家庭不管,实在是忍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迫害。

2002年12月26日她回到家中,学校闻讯后,让刘晓红到校长那去一趟。刘晓红去后发现,开发区房主任、综合治理办公室(主管610)的主任杨庆云、派出所姓徐的警察也在场。肯定是学校通知这帮人来的。校长齐育斌说:“刘晓红你私自离开单位,违反了《劳动法》有关规定,连续旷工15天以上,所以将你辞退。”学校书记张鹏宵说:“刘晓红没有请假。”刘晓红说:“如果不是公安来抓人,我是不会无故离开学校的,有前因才有后果,这后果是无故抓人造成的。”在场姓徐的警察辩解说:“去你家是例行公事。”刘晓红说:“你们例行公事就是抓好人。”书记张鹏宵又说:“虽然你违背《劳动法》被开除了,其实还是因为习练法轮功。要处分你时,学校上上下下都说这个老师非常好,但你太顽固不化了。”修炼“真、善、忍”就被视为顽固不化,这是什么谬论?难道做一个正直的人错了吗?当时刘晓红的亲属也在场,请求学校领导看在她工作多年,勤勤恳恳这一点上,将其留下,却被校领导一口回绝。“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开发区610的综合办主任杨庆云谈到了她们此次来的目的,送刘晓红参加吉林市610在昌邑区桦皮场镇原敬老院办的市第二期洗脑班,时间2个月,并且说要交纳办班学习费用,刚才学校将退给你的抵押金3500,就当作你的学习费用吧。于是开发区610的恶人们当着刘晓红及亲属的面从校长那拿走3500元,刘晓红让他们给开个收据,恶人们拒绝给开,接着又强行将刘晓红送进了洗脑班,直到2003年1月24日春节前才被释放。目前,刘晓红失去了往日正常工作,断了经济收入,丈夫又不在家,她只能给别人干活得点微薄收入来供孩子念书、养家糊口。而丈夫王忠富仍然在劳教所里承受迫害,2003年4月~5月非典期间,在610所谓的强制转化的命令下,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大打出手,王忠富被打碎肩胛骨,后虽打上钢钉,生活仍然不能自理,同时出现心律不齐、全身浮肿的症状,直到今日,劳教所仍以刑期未满的理由,持续非法关押王忠富。

善良的全市同胞们,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悲剧。这些炼功人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们在和平的环境下只是想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健康身体更好地为社会为人民服务。可是在江泽民看来,妒嫉炼功的人太多了,从1999年7.20以后一直到今天江泽民指挥媒体对法轮功进行栽赃、陷害、诽谤,公安机关不断对炼功群众进行打压迫害,不断煽动不明真象的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群众没有退缩,而是怀着对国家、对人民负责,对政府信任的良好愿望进行上访、请愿。这本身是符合法律程序的,而江泽民却把群众上访说成是参与政治,和政府对着干。四年多来,炼功人始终是和平请愿,在什么地方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没有地方上访、投诉无门之下,我们只好散发传单、光碟的方式向您们讲述着法轮功的冤情、法轮功真象。去除你们由于听信了造谣媒体的宣传而对我们产生误会和敌视。其实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每个人都有良心道义上的天平,在正义和邪恶面前,人们都会选择正义的。可是江泽民剥夺了人们心中选择正义的权利,害怕人民知道法轮功真象,害怕人民知道这场镇压是错误的。因而操控媒体一轮又一轮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陷又采取文革期间群众斗群众的方式,人人表态人人过关,采取株连政策对法轮功群众进行迫害,让人民群众跟着江泽民一起犯罪,多么卑鄙无耻啊!

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已经持续四年半了,我们呼唤人们的正义和良知。如今,法轮功已经传遍五大洲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炼功人数一亿多人,法轮功受各界褒奖一千多项,而且法轮大法倡导的真善忍历年受到全世界人民越来越多的赞同和支持。目前,江泽民已被多个国家正义之士在海外起诉,“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宣告成立,将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所有参与这场迫害的人都将像当年纳粹战犯一样受到清算和审判。

再次警告那些没有正义、失去良知的恶人们,你们在这群真善忍的好人面前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恶行,别一味自己干的事别人不知道,否则有朝一日等待着是人民对你们的审判。总而言之,法轮功冤情终有大白天下的一天。“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希望你们立即停止作恶,弥补罪行。如果再一意孤行执迷不悟,将来不仅连累自己,也殃及家人。

恶人榜: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原内保科长 高文义
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 都兴泽
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副局长 王松林
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综合治理办公室原主任 杨庆云(女)
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九站乡武装部长 王有军
吉林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综合治理办公室 潘国利
吉林市农科院原副书记 杨士超
吉林市农科院保卫处长 姜长青 0432-2789543 宅电
13944606554 手机
吉林机电工程学校校长 齐育斌 0432-4846376 宅电
13804421198 手机
吉林机电工程学校书记 张鹏宵

本地邮编:132101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名单:席桂荣、孙慧、潘冬辉、申明莲、金丽华、孙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