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市仇庄乡大法弟子刘桂梅自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修炼后全身的疑难病症痊愈,在99年7月20日突然铺天盖地的镇压下,我于99年9月进京上访证实法,上访无门,在天安门广场警察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他们便把我抓上了警车。第二天廊坊市仇庄乡派出所把我接回廊坊,拘留了一个月,派出所所长刘建国给我的丈夫施压,让他替我写保证书,交2000元保证金,因没有那么多钱,最后交了1000元才将我释放。仇庄乡政法委书记刘凤军带人到我家把我的大法书籍全部抄走。我回家后他们经常到我家来骚扰。

2000年2月4日我有一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说一句真话,又被非法抓捕,拘留两个月后被廊坊市区公安非法判劳教3年。在廊坊拘留所因背法,李所长和邢所长对我大打出手,整整铐了一天。

2000年的3月分李所长和邢所长又把我和另外20名大法弟子送到霸州市看守所进行迫害,霸州看守所所长赵所长,外号“电脑”,非常邪恶,它骂师父,骂大法,侮辱大法弟子。一天它突然带着6、7个恶警闯进我们监室,我们正在干活,它让我们排好队,问:“你们还炼不炼?”我们回答炼。它们一起动手对我们进行疯狂的拳打脚踢。还揪着头发往墙上撞,打的我们鼻青脸肿,嘴角流血,头上撞起一个个大包。

4月5日被廊坊市区公安局非法送进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在开平劳教所里,那些正邪不分、死心塌地跟随江泽民的恶警,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2000年9月份,处长李强带人对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强行灌食。还指使一帮警察和犯人对我们进行毒打。11月份恶警魏群把我们在早上三四点钟拉出去冻着,并用电棍电,恶警闫红利指使犯人赵丽君、李俊青在清晨三点多对我毒打三个多小时,闫红利经常打骂大法弟子。恶警们还经常在监室里播放污蔑大法的广播,强行让我们看攻击大法的书,不许大法弟子之间说话,后来让那些在压力下走向反面的人骚扰我们,每天24小时不让睡觉,罚站,打人,我遭到洗脑迫害后,身心受到严重迫害,又疾病缠身,于2001年10月24日保外就医,回家后重新开始修炼,身体又恢复健康,我深信只有师父和大法能够救我。

2003年4月廊坊区公安指使仇庄乡派出所又一次到我家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还欺骗我的丈夫说一会儿就让我回来,我丈夫信以为真,还劝我跟他们走,到晚上把我丈夫接到派出所,其实是被恶警们骗去进行审问。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看我不说,暴跳如雷,嘴里骂着,把师父的法像撕下来给我贴在脚上,几个人强迫我踩,还说书有的是,把相片全撕下来,贴我身上,让我在地上滚拍成照片寄给炼法轮功的,就说是我自己愿意这样做。我当时质问那个大队长:“你们对法轮功除了栽赃陷害,酷刑折磨,对家庭欺诈蒙骗,你们还会什么?” 当时它哑口无言,把一瓶矿泉水泼在我的脸上。

在拘留19天后,我因绝食抗议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不敢再关押我,那个大队长还想乘机诈钱,让交2000元。我丈夫说没有,最后又让交1000元,还没有,又要几百,我丈夫仍说没有。就有几元钱乘坐公共汽车,它怕承担责任,告诉我丈夫,在半路上给我打一针,出事了可别找我们,你就找看守所。

2001年6月,承受巨大身心压力的丈夫带着11岁的女儿去劳教所看我,孩子满以为能见到妈妈。可是当天值班的警察却不让见。就说了不让见就将父女两人轰出了劳教所。满以为能见到我的女儿当时哭了,我丈夫忍着巨大的痛苦,失望的带着孩子回到这个破碎的家。

今天,仇庄乡政府副书记又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名义上是看看,实际上是让填一张转化表,被我严词拒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