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残人心、毁灭天良的“马三家”(三)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接前文)

5、在怕心和邪恶的淫威面前向邪恶转化

证词说,在去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途中与我铐在一起的学员说:“炼法轮功是我一生中唯一不后悔的选择。”但是,进去后的第二天,在邪恶攻势和压力下,她写了背叛自己和出卖信仰的“三书”(即所谓“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此后,她整整哭了半个月。

还有一名学员,一头撞到暖气片上,缝了九针——她宁可去死也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却在那个时刻,忘记了自己是个超常的大法修炼者,结果把自己的心性和行为都降到了常人的水准,酿成遗憾!

2001年的9、10月份,一批批的法轮功学员被装在四五十人的大囚车中陆续送入马三家。因为人多,走廊、楼道、厕所、饭厅里嗡嗡的说话声白天夜里不绝于耳。

有的学员明知道大法好,不想背叛自己的真心选择,但在马三家邪恶的淫威面前,又不能把自己真正当成修炼人而放下常人的怕心与执著。在痛苦的矛盾中,当感觉自己将向邪恶转化时,她们不禁躺倒在地,翻来滚去撕心裂肺地哭喊:“天啊,我怎么办啊!我可怎么活啊!”

不少人在写“三书”时,汗水伴着泪水,手臂抖得拿不动笔,写不成一个象样的字;

有个学员被逼当众宣读“三书”时,二十分钟过去了,一次次地用力张开嘴,就是念不出一个字。

日复一日,一幕又一幕,人们在违心地向邪恶妥协时那种死去活来、肝肠欲裂,是正念被邪恶吞噬时人感到的绝望,是生命从美好的境界被出卖给地狱时的爆发的痛苦!

一旦向邪恶转化,就如同上了贼船。没完没了的“揭批”材料,一直要写到走出教养院还不算完,回家还要保证:你要保证彻底背弃信仰,你要谤佛、谤法,你要揭发出卖同修。于是,因出卖自己和信仰而堕落的生命,又开始出卖家人和亲朋,上演了一幕幕家庭悲剧:丈夫举报妻子,妹妹告发姐姐,邻人好友被出卖,向邪恶转化后的母亲在极度的失落中疯狂地抽打不“转化”的女儿,姐姐抱着妹妹涕泪横流,白发苍苍的父母竟在女儿面前长跪不起……

6、转化造成的家庭悲剧

在马三家的每个学员,家家都凝聚着血与泪,每个人的心都在苦水里泡着。这里,夫妻离异,丈夫外遇,儿女没人照顾,无家可归的情景比比皆是。

- 在马三家的学员,被判劳教时间是一到三年不等。有的亲属把怨恨都积聚在学法轮功的妻子身上。一朝阳学员,她进教养院后,丈夫离家出走,十六岁的儿子辍学,领着九岁的弟弟外出打工,她哭坏了双眼,我们干的手工活,她眼睛看不见,干不好活,又急得火上加火。
-一个提前解教的学员回“马三家”办解教手续,学员们一拥而上围住了她。说起她的家,她哭了。——19岁的女儿无心上学,泡上舞厅,染了头发,学会抽烟,有时夜不归宿,她丈夫病故。

在“马三家”的学员大多是40-60岁的妇女,上有老下有小,在家中是过日子的顶梁柱,有的服侍病中的公公婆婆 ,年轻的学员孩子日夜哭着找妈妈。许多释放的学员在信中述说着家庭的惨状,让人泪下。

更多家庭的亲人们每天在掰着手指数日子,日夜盼着亲人回家。

多少学员的父母年龄大了,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终于没能等到亲人回家便撒手而去。

这位辽宁女学员在证词中叹道:由此想到那些流离失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她们的家庭更将是怎样的一幅幅惨状!法轮功传遍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却唯独在中国,人们为了维护做人的这基本权利,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7、出卖灵魂者的急剧败坏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为了把放弃信仰的人成为洗脑的工具,针对这些人盼望早日离开马三家的心态以及对人间名利的执著,采取了一些刺激手段。定期评选所谓“优秀学员”就是手段之一。墙上划着插小红旗的表格,诱惑人们为争取减刑早点回家而更彻底地背叛自己的信仰、出卖自己的良心。有些人就象失控了一般,拼命地做别人的“转化工作”,想方设法地迫使别人也沦为自己的同类。文化大革命中那群众斗群众的情景又一次被挑动起来了,在中国的马三家更加惨烈地上演着。

这位辽宁的法轮功女学员说,一个人当背弃了自己信仰的真理时,下滑的速度会使她很快堕入罪恶的深渊。有的学员转化后,对不转化的学员恨之入骨,沦为教养院豢养的工具打手。法轮功曾使她们那么纯洁、善良,转化后却沦为趋炎附势的小人和泯灭人性的恶魔。

她亲眼看见,有一室长,常常口中污言秽语,一掌挥去竟当即把学员的眼睛打得什么也看不见了;恶上心头时,竟用缝衣针扎学员的手、脸。某大学的一名教授专门给警察队长打小报告,帮助出整人的坏点子。

出卖了自己、放弃了信仰之后,人的思想行为没有了严格的心法约束,逐渐地在放纵自己。剩饭剩菜会不知吝惜地倒掉;相互间为一点小事会争吵起来,互不相让,头脑中对神的敬畏被洗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神论的狂妄与残酷的政治。

绝大部分在洗脑转化中向邪恶妥协的学员,性格上都发生了严重的、不可思议的变态,高兴时会大笑,伤心时会大哭。某理工科大学的一名毕业生在听到阿富汗终于炮轰了巴米扬佛像的新闻后,竟高兴得大喊大叫,在室内来来回回地走起了“猫步”,很多转化者不禁也都跟着手舞足蹈起来,为这一灭佛的举动符合了她们洗脑后的思想而欢欣鼓舞。

有时,她们会抱着不转化的学员大哭起来;“为了你,我高血压病犯了,天天睡不好觉。”说着挽起裤腿,用拇指摁着浮肿的腿腕让你看,却完全不去想自己在抱着什么样伤天害理的目的而为邪恶卖命。——修炼的人都知道,那是真的卖命啊,而不仅仅是出力的问题,因为任何时候任何人迫害了大法和大法弟子,都会造下深重的业力,而这种如山如天的业力,无论人是否相信其存在,都会把人拖向地狱的深处!

每当又一个学员被拖下水接受所谓的“转化”,走廊里会响起那些人发出的一片狂妄的欢呼。她们围着拥着刚沦为和她们一样的出卖者的人,唱啊,跳啊,哭啊长久不息。那种变态和阴森的气氛,会令正常人毛骨悚然。

她们很会投机,说话紧跟形势,流行什么政治词汇马上就挂在嘴上,学习讨论发言都是一个模式,行动也是统一的。有一天队长说:谁想入党可以写申请书。于是全室的转化者无一落下,立刻拿起纸笔认真地写着。文化低或不会写的人急得团团转,立即就有人安慰说我写完了帮你。

中共十六大召开后,被转化者情绪昂奋,江泽民的政治报告单行本两元一册,没买到的学员迫不及待的学习、抄录,白天干活,晚上抄到熄灯。她们表现出如饥似渴地学习政治、学马列、学毛选,这些资料谁得到会显得如获至宝。

“十一”节日休息,一名58岁的农村老太太捧着一本列宁选集逐字逐句认真地念,旁边围着学员在听。忽然,她放下书,摘掉眼镜问:“马列是什么意思?”

一名吴姓的农村学员,五十几岁的人了,每当听新闻时,她腿上便铺一硬纸壳(那时还没要求双手放腿上),急忙地跟着新闻记录着。晚上躺在床上,借着微弱的灯光刻苦地学着,天天学到半夜。因为长期熬夜,她眼睛也总是红肿的。

写证词的这位辽宁女学员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室外活动时,她们玩着儿童的游戏,丢手绢,老鹰捉小鸡,以至竟跑得摔断了胳膊,碰破了腿皮。

马三家的洗脑、转化,把一群群向善、有正念的生命,变成了失去灵魂、只知道讨好马三家及其背后的所谓“政府”,以便能够少受折磨、早日恢复自由的变态人。

8、分到马三家工作的警察也成为江泽民迫害政策的受害者

马三家内不少警察都是大学毕业分配到这里的,他们进来前一般地说并不反对大法,有些还曾抱有好感。然而在这个是非颠倒、正邪混淆的环境中,在转化与不转化的矛盾压力中,一方面他们的成绩、荣誉都与转化率挂钩,另一方面他们每天接受到的都是诽谤大法和歪曲修炼的歪理邪说,听的都是怎么“揭批”都有理,自身的变异观念又很强,渐渐变的很坏却不自知,互相学习转化学员的方法,自认为是挽救。

平时生活方面,他们也会关心一些学员,比如有的队长会买水果给大家吃,所以大活动小稿件天天吹捧“无私奉献”、“舍己为公”。逢重大节日,干警和劳教人员一起过节,唱歌跳舞,从表面看,就象一个单位的上下级之间那样,警察通常并不摆出训斥的架子,整人的事情一般由手下那些已经转化的“班干部”去干,然后他来问寒问暖、温言劝说。

有个别队长开始是有正念的,不想为了名利去硬逼法轮功学员转化,但渐渐压力也使他们愈来愈麻木,同时他们也没看见什么恶报,就越来越无神论。有些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如果有地狱,我肯定先下,你看我完了,你再改来得及”。

在马三家,心狠手辣一些的,就很容易被提拔。

在这种环境中,法轮功学员向干警讲真相的也有,但是简直太少太小了,除了个人正念是否强的因素外,一般来说,新进去的没有“转化”的学员很少有机会和警察直接谈,所以警察每天接收的就是“危害,危害”这样的邪恶灌输,大部分也都成为马三家谎言的毒害者。

1999年江泽民公开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之后,马三家因为恶警苏境等人的积极表演,而从方方面面都变成了摧残人心、剿灭良知、吃人不吐骨头的邪恶机器。

9、内心深处的保留地

然而,再残酷,很多人是违心地接受转化,这在马三家是个很多人都明白的事实。但马三家要的就是转化率,不管你真心违心,也不管这转化背后有多少血泪和伤痛!马三家的苏境一伙所看见的,是转化率能给他们带来奖金、带来名利,让他们讨得江泽民、罗干一伙的赏识。

在给别人做“转化”时,有的转化者也会对了解底细的人透出自己的心里话:我承受不了[折磨],心没变,真、善、忍三个字已经烙在我心里了。

上述写证词的辽宁女学员列举了以下一些事例:
- 一次吃饭时,同铺的学员突然大滴的眼泪掉在碗里,饭后,她悄悄告诉我,“今天是我得法[指得到《转法轮》并开始修炼]的日子。”——对身为修炼者时的美好时光的追忆与怀恋溢于言表!
- 一个老学员是个转化的“骨干”,她解教临走时,紧紧地握住我的手,附在我耳边说:“你不转化对了!”
- 攻坚战时,我被折磨得走路打晃。一天,一凌源学员端来一杯水,看着我的眼睛命令:“把这杯水喝了!”我接过来,一口气喝下去,那是一杯浓浓的糖水。
- 离开这个分队时,我发现包里有一包糖、六个鸡蛋,我知道是那个患肺癌的葫芦岛的老太太放的,因她才“接见”(受到探视)老伴。在我们“谈话”时,她告诉我,“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癌症好了,有医院拍的片子。”
- 又到了一个分队,一个大学生“转化”快一个月了,干活时,她反复唱一句歌词——“我心依旧”。不久她当众宣布“反弹”(声明不转化)。(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