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恶警李继荣凶残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最近,电视上报道了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原天堂河劳教所、新安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李继荣被评为2003年度全国“政法标兵”之一。自从中央电视台播放此消息后引起很多知情百姓议论纷纷,那就让我们看看“政法标兵”李继荣是如何执法的。

李继荣原是一个普通教师,自幼性情暴虐,无法为人师表,在学校里与领导同事关系矛盾重重。改行做警察后,终于在中国最黑暗的地方劳教所里找到了发泄的地方。自从江××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忠实执行江的“旨意”,为了自己的名利先后对近2000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和精神的迫害。一步步当上了十六大代表,全国“政法标兵”,现在在劳教局当干部。

2000年初,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屈服,她的主要手段就是让全队的法轮功学员在筒道里长期罚站,所有学员的腿都站肿了,有的吸毒犯说:“我们看着都掉眼泪。” 李继荣还利用吸毒、诈骗、流氓斗殴类劳教人员强迫坚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放弃信仰,用心险恶。

李继荣为了到达自己的目的,经常编造谎言,撒谎时面不改色。比如她谎称自己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所谓的“神仙”让她不要放过一个大法弟子,并让她用手指戳法轮功学员。所以谁不屈服,她就狠狠的戳谁。周玉玲经常被她戳,有时,脸都被戳青了。管凤玲60多岁,也照样被她戳。因为她知道警察打人犯法,所以就改用手指戳伤,其实戳不还是变相的打人吗?

李继荣还经常用语言侮辱法轮功学员,说出的脏话不堪入耳。

在四大队,曾被打骂体罚的法轮功学员无法计算。她是主抓全面工作的大队长,虽很少亲自动手,却直接指使,暗中唆使和包庇其他类劳教人员和队内其他警察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以对于在她在任期间北京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所发生的一切迫害行为,她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仅举几个在四大队遭受迫害的例子:

-硕士研究生李杉在筒道被罚站两个月。
-大学毕业生肖均、被用床单蒙住殴打。
-赵辉、王立新站筒道、罚蹲、罚飞。
-蔡如芬被连续罚站20多天,很少睡觉,还挨打。
-年过六旬的军队干部张惠英也被殴打。
-张嗣温被打晕后被强迫在“决裂书”上按手印。
-陈丽娜寒冬腊月在水房里罚蹲数月。
-刘祥芬的头被打伤。
-杜荣芬进队就被殴打,她只得在升旗时喊“法轮大法好”,被送进集训队,好几次被打得奄奄一息。
-刘桂芙被连续罚站18天18夜不许睡觉,然后连续罚站3个月每天只让睡1、2个小时。又被经常带到别人不知道的地方殴打,打晕了恶徒往她身上泼水,腰打坏了只能爬着上厕所。
-李明君被那些李继荣转化成打手的张晓杰、孙航打嘴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王海霞连续罚站,被那些李继荣转化成打手的朱秋玲、刘桂平、郭丽芳踢打。
-高级工程师刘杏转老人被几个年青的吸毒犯打得脸上全是暗红的淤伤,连续罚蹲数天。
……
进队后不让睡觉,罚站、罚蹲、罚飞的事更是家常便饭,绝大多数人都经历过。

对于海外弟子,她也同样狠毒。

-爱尔兰研究生赵明在四队关押期间,她一直不让赵明睡觉,每天只能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其余时间不是站着,就是蹲着。她还让四队的打手踢打赵明的腿,踢伤了她反而出面嬉皮笑脸的说这是为他好。而且在赵明睡着时,看守他的少年劳教队的男孩还在他脸上画花进行侮辱。

-日本人的妻子金子容子(罗容)在经历了抓捕她的警察、拘留她的警察和医院的警察的各种迫害后,被送进女所四队。当时金子容子已经被迫害得血压很高,连走路都要由人搀扶,恶徒还要逼迫她放弃信仰。她还经常恶毒的威胁金子容子说:“出国后什么也不许说,别忘了你们家人还在中国!” 金子容子在四大队被迫害的头晕目旋,双眼怕光不能看东西,四队的警察还要求她参加劳动,干不了活也得用手摸着帮别人数数,在队里众多法轮功学员的支持和帮助下才得以免除劳动。并且四队警察扣压了她与日本丈夫的一切往来通信。

在四队外迫害大法弟子,李继荣也同样卖力。

人民出版社的女才子、将军的女儿、烈士子女王粤就在洗脑班上被多次殴打,打得颈椎间盘突出,经常突然晕倒在地。丧失了工作能力,不得不在家养伤,引起了社会各界和一些国家领导人的关注。

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李继荣指使张晓杰、孙航、王玲殴打北京大学的校医、法轮功修炼者袁琳。把她按在地上,几个人骑在她身上用胳膊肘在她身上乱揉。

她还派张晓杰到同劳教所的三队和五队做“帮教”,张晓杰在那里殴打了她以前的好友杨晓京。

李继荣这样残酷的对待大法弟子,到底要把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变成什么样呢?张晓杰就是最好的实例。她最欣赏转化后的张晓杰:自私残忍、唯利是图、丧尽天良!

以前在法轮功中修炼的张晓杰,4.25时曾怀着7个月的身孕和其他法轮大法弟子一样弯腰捡地上的纸片,但在四队被罚蹲42天后她的道德防线彻底崩溃,成为一个无耻的犹大,连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道德与行为标准都不具备。她用脚踢厕所的冲水按钮,仗着有李继荣为她撑腰,打饭时遇上喜欢的饭菜就要双份,把其中不喜欢的部分倒掉。凡是分进她班里的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一律在门后罚站,稍微动一下都必须喊“报告班长”来满足她的虚荣心,否则马上就是当头一棒。她还写信到团河劳教所要求警察用酷刑折磨自己的丈夫林澄涛逼他转化,可怜这位协和医科大学的才子听到妻子变成了畜类都不如的人,当场精神崩溃,回家后张晓杰又要与被自己逼得精神失常的丈夫离婚。这个悲剧就是江××对法轮功镇压实质的最好体现。

赵凌云、韩力文、宫燕燕、贯美丽、雷颖、桂双平、刘桂平、王玲、于平等都是因为承受不住长时间的折磨而转化的,转化后由过去炼法轮功时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变成颠倒是非、人性扭曲,对昔日同修大打出手的邪恶之徒,一边打人一边还对被打者说“都是因为你我都当不了好人了。”因此李继荣的帮凶副大队长徐艳玲声称:必须打转化,转化后被打被罚的事她们就不会提了。

在这种强大的精神压力和肉体摧残下,还有一些人被迫害成了精神病。

席秀明在四队被强制转化后因为说违心的话内心矛盾重重,出现幻视,被诊断为精神病,保外就医。

大专毕业生刘秀萍因为不愿接受强制转化,长时间不让睡觉,变成不会睡觉了,一到睡觉的时候就害怕。说话颠三倒四,面无血色,四队仍然关押迫害她,直至两年的劳教期满。

北京工业大学的讲师章慧蓉在转化班上不愿转化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被送进四队被李继荣视为故意捣乱,让张晓杰之类的打手对她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打骂体罚,天天蹲在门后,蹲不住就连踢带打,使她身上被打得大片大片都是青的,骨瘦如柴。

18岁少女李远东在调遣处被打得乳房、口腔里全是伤,阴部被踢烂,尿血,头被打傻了,看到什么人都紧张害怕。被送进四队后,队里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向李继荣讲她被打的情况,李继荣反而包庇调遣处的罪行,说她本来就是傻子。法轮功学员质问她傻子能上中专吗?她无法自圆其说,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只得让李远东去医务室看病,开始大夫看不到任何伤,经知情者指点才发现全伤在别人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劳教所的大夫含着眼泪说:“他们真是太残忍了!”即使这样,李继荣仍然没有放过李远东,把她一个人关押在一间小屋里,派两三个人日夜包夹,19岁以后才保外就医。

北京密云的王淑云老人因为不承认强制转化,李继荣指使小队长孙明月包庇她班上的打手在班里对她进行殴打,谁不动手打人就被说成是法轮功的表现,以延长劳教期相威胁。后来又把她拖进了集训队,最终在集训队被迫害成精神病,保外就医。

胡淑华因为被警察发现兜里有一张纸条,李继荣、徐艳玲让吸毒的人拉到队部,被打得满脸是血,在大厅里连续罚蹲48天不让睡觉,导致精神失常。

李继荣还在生活方面迫害大法弟子。她为了不让大家说话,宁可让很大的水房厕所空着,也要一个班一个班的洗漱、上厕所,使大家只有很短的时间。四点多就把大家叫起床,摸着黑洗漱,刚一到开灯时间就开始干活,直到深夜12点,1点,而且每当上面来人检查,或发不记名的调查问卷,她都要事先开会命令大家只能说劳动了四小时,谁不照作,就分别叫到队部破口大骂。饮水筒坏了,大家没有足够的水喝,因为大家提出要自己花钱买水壶打水,李继荣怕劳教所发现自己队的饮水筒比其他队的先坏了,就辱骂大家想要自己花钱买水壶是对政府不满,对抗政府。

很多老年人承受不住这样的紧张生活,以前在法轮功修炼时治愈的高血压、心脏病等旧病复发:冯静芝在夜晚因为心脏难受全身哆嗦无法入睡;杨桂萍因为胃痉挛经常突然间摔倒在地上;王春娥半身不遂也经常摔倒;苏秀英年近七旬还被送进劳教所,结果很快就被迫害得一条腿坏了,摔倒后被背到医院,出院后只能瘸着走路,李继荣就骂她装病……

短短一文写不全四年中李继荣对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属所造成的伤害,现在,李继荣这样的不法之徒却被评为了“全国政法标兵”,可见江××对法轮功的镇压完全是对国法的践踏,对人性的摧残,对家庭的破坏,真正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邪教的做法。李继荣就是中国大陆许多为了出名、发财而迫害法轮功的恶警的代表,是江××用邪教手段残酷镇压修炼正法的法轮功学员的标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