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昌乐县610歹徒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2000年10月25日昌乐县610歹徒对许多大法弟子非法拘禁,10月28日,24名法轮大法弟子被陆续绑架到县驾驶员培训基地(原138医院),实际就是私设监狱,内有各种刑具,都是用来折磨大法弟子,殴打大法弟子的。

10月28日县政法委副书记王利民强令大法弟子,坐在地上,并发表不堪入耳的言论,要求每人每天交50元的生活费,就是砸锅卖铁也必须交,说什么“不转化就死在这里”等等恶毒的话。

  每人每天只能吃三个小馒头,喝半碗水,一条小咸菜,并且必须按规定的姿势坐在指定的地方,不准说话,未经批准不准起来活动,出房门必须报告,上厕所恶徒们高兴才能去,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如果他们玩扑克那就要等他们玩完再说。晚上睡觉只许在规定的时间内不准关灯不准关门,所谓的帮教人员晚上数次进房查看进行干扰,白天他们还用强大的活动量进行体罚,每次要做30个俯卧撑,50个蹲站动作,每天都要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读诬蔑大法的文章,强行洗脑。

在这个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大法弟子开始绝食表示抗议。第四天晚上暴徒们开始给大法弟子野蛮灌食,在7天晚上大法弟子郭素萍,因2次灌食未成功,下腹剧痛,帮教怕出人命,才通知单位领导请示王利民,将其送至昌乐县人民医院,经检查为急性尿毒症,大夫说再晚送来人就完了。郭素萍在医院住了8天还没有康复就被送回洗脑班,其余大法弟子绝食9-11天。

  在这期洗脑班上,恶徒们极尽恶毒流氓的手段殴打折磨大法弟子。

  有十多个大法弟子被叫到楼上,4、5个恶徒大打出手,用胶皮棍,橡皮管子,床板(打碎了6张床的床板)床腿,蜡条,竹批等。毫无人性的摧残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十几天不能行走,整个背部、大小腿、脚底等处被打成紫黑色,有些伤处破皮、秋衣、秋裤和肉粘在了一起数天都脱不下来。

  大法弟子赵凤花50多岁,被暴徒打成脑震荡,上厕所都需人扶着。恶警刘雅丽狠毒的说,不要扶他,让他自己爬。

  大法弟子郑福祥,儿子被关在劳教所,女儿在他被关押期间出嫁,老伴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喝下了剧毒农药,郑要求去医院照看妻子,被无理拒绝。郑因挂念其妻,没参加当天的所谓“学习”,遭到王健、赵明涛、刘树德等暴徒的毒打,几天不能起床。

  大法弟子高玉祥遭到恶徒们所谓“挤牙膏”、“坐小飞机”等酷刑的折磨,被恶徒用挂铐、绳子吊在暖气管上吊晕过去,受尽各种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王德勤,被打手王健、赵明涛(五图镇妇联主任王爱方的指使下)强行脱去衣服,王不配合。恶徒凶残的毒打其后背,后用手铐铐在床腿上,用冷水往其脖子里灌,衣服全湿,被脱去衣服(只剩内裤)在用冷水从头顶上浇,罚坐在水泥地上,两腿伸直,用木板压住脚腕,两恶徒用扫帚疙瘩狠抽其身上,不一会便肿起来。还被恶徒用木板打腿脚,用开水烫皮肤,再用咸菜水在破皮处揉。

  大法弟子朱洪德,受帮教刘树德(原乔官镇司法干部)的折磨,被恶徒用手踩头发往墙上撞,受尽拳打脚踢。有一天晚上遭毒打折磨后,被捆住手脚在地上冻到早上才让回房。2000年11月20日上午,刘树德把朱带到2楼,赵明涛、王健、李某某(王利民的司机)手持皮棍,对朱一顿暴打,致使朱洪德大小便失禁。恶徒们还不罢休,让其脱去衣服,提上一桶冷水让其擦身上地上的大小便,之后换个地方再打。在一走廊里四个人分离站着,让朱来回跑,跑到谁跟前谁打,不跑四个人就一起围上打,说是加温防寒。在一个房间里由于朱制止他们的暴行,被恶徒把手和脚捆在一起,两人压着,另两人用木板和皮管狠毒的抽打,打累了,休息一会再打。在经历了一段死去活来的摧残折磨后,到绑得双臂就像断裂了一样疼痛难忍。

大法弟子孙淑芸、王艳美,王艳华、王慧贞、刘翠花、刘金成、刘建、张文东、张成玉、等等都遭受恶徒们的毒打。

2001年1月7日下了一场大雪,赵明涛、王健在王受爱芳的指使下,将关押大法弟子的房间里的玻璃全部卸掉,使本来就冰冷的房间,更加寒冷,有零下十几度。

  大法弟子坚持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最后于2001年元月15日左右陆续闯出,回家后继续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有几名被非法送看守所。


恶人榜
王利民(昌乐县政法委书记)现已遭恶报,于2001年死于肝硬化
李绪春、 全某某(宣传部主任)赵明涛、王健、张继勇、刘 有新、刘春雨、李某某
(王利民司机)王爱芳(五图镇妇联主任)刘树德 张乐金(青龙 镇武装部长)杜海涛(昌乐刑警队)
范涛(138师调至国安科)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