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依法上访被劳教所摧残至生命垂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4日】我叫潘明振,一家三口人都修炼。我是1996年1月1日得法,得法前患有白癜风、心脏病、腰腿疼等病,病发严重时真是痛不欲生,就在得法一个月后,所有疾病全部消失。我决定坚修大法到底。

可是99年7.20迫害开始了,为了证实大法,在99年7月22日我去了省政府,可是政府不听百姓的真心话,把众大法弟子关押在一个大体育场,后分流送回当地。从此大法弟子失去了集体修炼环境,而且当地邪恶之徒总上门干扰。

99年11月,朝阳乡派出所张洪波和一人来我家,由于我爱人没在家,钥匙在她那,正赶上无法进屋的我当时站在院子里,他们不容分说把门撬开进屋,到处乱翻,把大法书、师父法像、录音机等都拿走,并把我叫到大队,逼我说对不起师父的话,我拒绝,他们就打我,我告诉他们真象他们不听,后来又把我拉到派出所,司机赵玉琪骂很多诽谤大法的话,在派出所,他们轮流来说,我就是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真象,当天他们就放了我。

2000年3月我第一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当地接回关押在双城拘留所,一个月后,被释放,乡干部赵秀侠勒索1000元钱。

2000年5月1日,我爱人马国荣进京证实大法,拘留所非法关押20天后又关在朝阳敬老院,已经交给拘留所500元伙食费,可乡政府还管家里要钱,由于我不给,邪恶之徒把在家的我抓到敬老院,家里只剩下9岁的孩子。在敬老院乡长李悦立、武装部长魏丛还有刘喜臣、曲德民、王志远和一人,迫害我,坐地下打累了,让我撅着打我,拔我的胡子,把我浑身打的青紫,后来勒索我7000元钱才把我和爱人放回,钱交给了李悦立。

2000年12月我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当时朝阳武装部长魏丛和王书记去北京接我,在办事处,魏丛用拳头打我两腮,把他的手都硌出血了,又用皮鞋跟打我,逼我喝啤酒,魏丛想找没人的地方(上边二楼)打我,被别人拒绝。我又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5天后,被送哈市平房监狱,天天挨打,晚上被逼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在监狱里受到残酷的迫害,什么掐脖子、开飞机等,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人多挤压,真是难以忍受、度日如年。

一个月后,我被劫持进长林子劳教所,正好是春节这天,我爱人春节也被抓进敬老院去了,孤零零剩下孩子,后来恶警把我爱人送进双城看守所,在这期间她绝食8天,被非法关押2个月,恶警勒索我家3000元钱,说其中有2000元钱是接我的费用,1000元是她在拘留所的伙食费。

我在长林子劳教所受到非人的折磨,整天被迫蹲着、靠墙站着,这里让犯人做活,织手套、编垫子等。我们是用线绳编小辫,早晨起来就开始编,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我绝食抗议,他们就给我灌食,先是捏着鼻子用小盆灌玉米粥,后来往鼻子插管灌,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也不听。

2001年8月,我身上长满疥疮,越来越严重,我手不能拿东西,只好手捧窝头吃,上完厕所得别人帮忙系带,屋子阴冷、被子潮湿,10月份我不能动弹了。他们把我拉医院检查一看,人不行了,于是才把我送回当地,先到朝阳乡政府,我爱人听到消息来接我,一看人不象样了,都认不出我了,这时的我,瘦的皮包骨,浑身是疥疮,不能动弹,像个老头,所有乡干部都看到我当时被迫害的惨状,真是惨不忍睹,就是这样他们还让我爱人签字,因她拒绝所以没签。

回到家,亲朋好友、邻居一看都泪汪汪的,认为我不能活多久,我妹妹特意请一位军医给我看病,大夫说:“这人不行了,治不好了”。我的亲人伤心极了。在师父的呵护下和大法弟子的正念下,我一个月就恢复了,令所有人吃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